首页 > 联界人物 > 正文

杨勇:《诗风词骨续芬芳》--我所认识的鄂明尔先生
2018-12-05 20:15:40   来源:    评论:0 点击:

有诗人说:万物静默如谜。也有诗人说:万物生而有翼。《道德经》里这样阐释: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罢了,罢了!万物皆是我们眼中的万物,没有我们,万物如何称之为万物。所以,我们对于万物的抒情,彰显着
 
 
有诗人说:万物静默如谜。也有诗人说:万物生而有翼。《道德经》里这样阐释: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罢了,罢了!万物皆是我们眼中的万物,没有我们,万物如何称之为万物。所以,我们对于万物的抒情,彰显着人类心中的智慧。说至此处,我觉得,中华古诗词无疑为万物增添诸多想象力,既给万物以神秘的底色,又为万物插上飞翔的翅膀。想想吧,我们的古人,用诗词把我们带入怎样梦幻般的精神境界。“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有位伊人,在水一方。”“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不胜枚举!
 
而今天,仍旧有许多人热衷于古代的诗词、歌赋和楹联,他们孜孜不倦地钻研和传播古代诗词,创作律诗绝句,填写古赋词牌,酝酿楹联佳对。如大多数国人一样,我也十分热衷于古诗词,虽人过中年,仍旧时常背诵古诗词,偶尔还仿写几句,但是不合格律,只是聊以自娱。因此,我尤其敬佩那些专心于古代诗词楹联研究的学者,鄂明尔先生便是其中之一。
 
聊以恣所适,此外知何求。
 
鄂明尔先生对古代诗词歌赋楹联十分热爱,自己认真钻研,编写多篇相关文章和课件,还写诗填词做楹联,出版多部诗文集。他出来讲课,不计回报,他传播和颂扬古诗词,自己也乐在其中。鄂先生授课时语言风趣,用词讲究,互动又十分随意,颇具带动性,讲至高兴处总会浮想联翩,诗文勃发,这可能与他的民族特性有关吧。鄂先生是达斡尔族人,这一民族属于北方少数民族,“称铁血而流芳,骋英风而勇冠”(鄂明尔《达斡尔族赋》),能歌善舞,现有人口仅为13万。达斡尔族人口少,而像鄂先生这样善写诗词楹联的学者也是凤毛麟角。
 
与鄂先生接触多了,发现他为人随和,性格真爽,而且十分低调,没有他诗词里面表现出的那些宛转或跌宕。他的生活简单,为人处事也简单,基于简单,其诗词的风格才会那样无拘无束,收放自如。生活中,我们会遇到言语犀利,慷慨激昂的人,当时觉得十分突出,“粪土当年万户侯”一般,可是,过后并不喜欢。鄂先生则言语不多,即使你向他请教他在行的诗词,他也是言简意赅地表达自己的知识和看法,决不会“占尽风情向小园”,显示自己的博学多识。据我所知,他很长一段时间的工作和生活都在鹤城齐齐哈尔,那里浑然天成的自然风景和淳朴民风,一定赋予了他宽宏的胸怀和无尽的遐思,使他不屑于当年恶劣的政治环境,而潜心探究诗词歌赋和楹联的玄妙。读他的《游虎峰岭》:“徒步云霞入画屏,清溪翠谷鸟幽鸣。山藏大美钟灵秀,虎啸林泉第一峰。”诗文中展现的细腻和广博,正是他娴熟的写作风格,既会柔对清溪翠谷,亦能直面虎啸林泉。
 
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人们常常以有用还是无用来评判一些事物,但是,这种评判首先是基于你个人的“有用”或“无用”,所以就偏执了许多。客观地讲,即便用现代人的理念来看这个世界,我认为,服务产业在整个GDP中的占比,说明这个社会的发达程度,而文化产业在整个GDP中的占比,说明这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一个人也应该是这样,“琴棋书画诗酒花”与“柴米油盐酱醋茶”之间的占比,说明这个人的幸福程度。我们既是这世界的创造者,也是这世界的享用者。依我的感觉,中国人喜欢古诗词的一定比现代诗的多,写古诗词的一定比现代诗的少。这是由现今人文环境所决定的,就如同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一个道理。我们学习古诗词,不是与古人一较高下,只是给生命一份厚重,这种厚重,不见得立竿见影给予我们什么好处,但让我们的“生而为人”有了一种自豪。
 
“记得早先少年时”,曾经看过一部电视剧叫《联林珍奇》,至今还记得里面的楹联:“独角兽”对“比目鱼”,“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对“东当铺,西当铺,东西当铺当东西”。黑龙江有个方圆诗社,以书写古诗词为主,倡导格律古韵,社长叶闻莺更是经常在线上讲授诗词韵律规则。哈尔滨市作家协会主席唐飙先生,每每参加活动,都会自创一段朗朗上口的短赋,虽是平平之作,随意间也烘托文雅之气。双城有位女作家韩文联,专注楹联创作,还出版过一本自己的楹联文集。这是我所知道的,我不知道的则更多。中华文学艺术不拘一格,比之现代诗、散文和小说,诗词歌赋楹联的容量小,其蕴涵的哲理却很大,脱口而出,升华自己,陶冶他人。
 
鄂明尔先生讲:“诗者,根情、苗言、华声、实义。”他还表示,自己写作是有感而发,不写无病呻吟之作。我大有同感,所以,我写下这篇评论也是情郁于中,发之于外。笔墨行至此处,本应以几句诗感慨一番,以示对中华诗词的崇敬,对像鄂明尔先生这样的学者的钦佩,奈何琢磨几日,仍未能挥毫落笔,只好作罢。而中华的诗词歌赋和楹联,自会源远流长!
 
2018年11月

相关热词搜索:杨勇 诗风词骨续芬芳 鄂明尔 楹联人物

上一篇:房家维:弘扬楹联文化 努力把“根”留住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