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界人物 > 正文

莫非:我的老师常江先生
2018-01-28 17:48:56   来源:    评论:0 点击:

我最早知道常江先生,大抵都是来源于我的父亲。我记得是1998年的时候,中国楹联学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湖北黄梅召开。我父亲作为广西的代表出席那次楹联界的盛会。这对于父亲、对于我们全家来说,都是一种荣耀
我最早知道常江先生,大抵都是来源于我的父亲。
 
我记得是1998年的时候,中国楹联学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湖北黄梅召开。我父亲作为广西的代表出席那次楹联界的盛会。这对于父亲、对于我们全家来说,都是一种荣耀。回来以后,父亲和我说起这一趟下来所遇到的人和事:
 
我这一次收获很大,遇到了好几位神交已久的对联界的老朋友,相处得很愉快。特别是近距离看到了北京来的马老和常江先生,他们虽然是中央下来的领导,但是很平易近人,我们要求和他们合影,他们都欣然同意。
 
父亲说这些的时候,真是一副津津乐道的神情,我也听得很入迷。
 
过了两年后,在一个秋日的下午,父亲兴冲冲把我领进他的书房,拿出一本厚厚的书,对我讲:
 
这是我刚去邮局取回来的书,《中国当代楹联艺术家大辞典》,马老题写的书名。我们两个的对联都入编了!
 
然后父亲小心翼翼地翻开前面的几页,接着说:这是常江先生写的序言《今夜星光灿烂》,很精彩的一篇文章。你看这段:“望夜空,我看见了一些双星、伴星。这是互相映衬的亲情之光,家族之光。父子楹联家、夫妻楹联家、兄弟楹联家,更有祖孙三代的老寿星和小神童,在社会上广泛地传为佳话。”——他写的“父子楹联家”,应该就是在说我们两个吧。
 
父亲脸上满满的幸福笑容,我边听边看,心里也是一阵激动和窃喜。
 
从那以后,我对常江先生一直就怀着很崇敬的心情,心里想着,要是能见到常江先生,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五年后,那时的我已经来到河南郑州工作了。赶上河南省楹联学会成立十周年庆典,李文郑老师把常江先生从北京请来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鹤发童颜,与之前父亲给我看他们的合影一样。当时很激动,到吃饭的时候,我去常先生坐的那桌敬酒。因为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后来,我自己喝得酩酊大醉。
 
那次我虽然失态又失礼,但接下来的几年里,在北京、郑州都和常先生有不断的来往。他对我依然是那份从容和温和,仿佛他那份儒雅的气度就是出于对年轻人的包容。这种感觉,我一直在我父亲那里体会着——我每次犯了错,父亲都未曾对我一味斥责过,甚至没有指责。或许在他心里,相信我是能慢慢学会做好的。
 
从2005年的第一次见面开始,我是断然没敢想过10年后会有这么一天——我能荣幸地拜在常先生门下,成为常先生的学生。先生给每个学生的邮箱里都发了一封信《致弟子书》,不是训话,也没有说教,就好比是一席朋友之间喝茶聊天的记录。先生说:咱不搞敬茶拜师那一套形式的东西,以后大家多联系,互相学习就好,有空给我攒点邮戳,空闲再多一些的话,也可以到家里来看看我。言语随和,语气坦诚,字里行间都渗透着一种鼓励,让人读着很轻松,很温暖。想不到先生对于师生之间的情谊,居然是这样处理的。
 
让我更没想到的是,先生要出一套文集,按照文字的内容和体裁分为好几册,每一册都想让自己的学生来作序。当我收到先生发来的《第八册:评论鉴赏集》书稿时,我才彻底感觉到,原来先生说的都是真的。言出必行,是我在先生身上看到温柔敦厚外的另一种师者风范。
 
关于写序,先生还专门写了一篇文字发给我们看。大意是:写序不能一味地吹捧,那是套话、场面话,没用。也不能把书中的一些作品摘出来加以点评,那是赏析,没必要。写序要起到带着读者继续翻开书读的作用,好好说话就成,实话实说就好。
 
先生早期的楹联活动经历,已有文章专门介绍,我在这里无须赘述;先生所撰写的评论和鉴赏文字,不是我所能评论和鉴赏的,也不需要。但我仅凭和先生相处的这十多年来,我觉得有一点很深刻,也很重要——文字就如同说话,是心声的表露。文字也好比走路,是人生的体悟。“眼要看着路,嘴要对着心”,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2017年9月9日于郑州
 

相关热词搜索:莫非 我的老师常江先生 楹联人物

上一篇:联·人物|闫宏伟:学高为师,教化人生——我对马长泰老师的印象
下一篇:隆冬寒梅更芬芳——回顾与高宝庆老师往来的二三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