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界人物 > 正文

与联结缘四十载——陇上楹联名家艾叶访谈录
2017-04-24 17:40:32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与联结缘四十载——陇上楹联名家艾叶访谈录特邀撰稿人:赵晓玲在陇上联坛,提起艾叶先生,大概都不会陌生。他中等个子,白净皮肤,戴一副眼镜,温文尔雅,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形象。他的言谈举止,也非常谦和。在

与联结缘四十载——陇上楹联名家艾叶访谈录

特邀撰稿人:赵晓玲

在陇上联坛,提起艾叶先生,大概都不会陌生。他中等个子,白净皮肤,戴一副眼镜,温文尔雅,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形象。他的言谈举止,也非常谦和。在他的书案上,除了诗联书籍外,还摆放着笔墨纸砚和各种法帖。看来,他于书法,也有相当的爱好。我随手拿起一本由陈琳、陈凯二位先生编著的《羲皇故里联话录》,话题也就从楹联开始了。


记者:艾叶先生,您是怎样走上楹联这条道路的?

艾叶:说来话长。也许是缘分吧,我从十岁开始,就与楹联结缘。当时,是小学三年级学生,过年的春联,祖父就已经让我自己去写了。那时,字虽写的歪七扭八,联语也都是毛主席诗词里的现成句子,但毕竟要自己写,所以也觉得是一件十分重大而了不起的事情。从此,也就时常关注起对联了。不论走到什么地方,就喜欢欣赏人家门上贴的对联。不但看书法写得怎样,还看联语是什么。渐渐的,就记住了不少联语。再过几年,不但给自己家里写,还承担起给邻居写春联的义务。通过这种潜移默化的学习,便逐渐摸索起对联的规则来了,有意无意地试着做些对句的训练。上了中学以后,写春联便不再用成联,而是自己现作现写。工作以后,接触楹联的机会也随之多了。外出旅游,每到一地,别人都忙着看景拍照,我却忙着抄楹联。几年下来,积攒了不少的名胜楹联。在这过程中,我总是把自己创作的楹联和别人的楹联加以对比,从中找出不足。这个过程,也是不断学习提高的过程。再加上写律诗的原因,故此也就刻意加强了对仗的训练。渐渐的,对仗便成了生活的一部分,随时给自己出个词语或句子,自对自乐。比如随口用“厚黑”对“轻红”、“白下”对“红中”等等。别人感到不解,自己却感到其乐无穷。刻苦的训练,成就了一番真功夫。


记者:您的楹联作品,在社会上产生较大影响的是什么?

艾叶:进入新世纪以来,外界逐渐对我的楹联作品有了较高的评价。2005年,有感于天水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丰富的旅游资源,我萌发了创作一部能够全面反映天水人文、自然景观的集诗、联、文一体的作品。通过翻阅大量资料,走遍家乡名山大川,几易其稿,终于写成并出版了《天水名人百传》和《天水名胜百景》两书。其中《天水名胜百景》为每一个景点创作一首七律和一副楹联。作品脱稿后,于2006年至2007年在《天水晚报》上连载。后因反响较好,读者强烈要求,又于2008年至2009年再次连载。两次的连载,在社会上引起较大反响。当时,读者中也刮起了一股不小的收集这连载报纸之风。后来,该书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印数达2.5万册。2006年至2007年,又应《天水日报·教育周刊》之邀,在该报上开辟了“百联巧对”有奖征对栏目,每期由我出上联,读者对下联,从中优选出佳对公布。通过一年的公开征对活动,在社会上又引起了一股不小的“楹联热”。近几年,《天水日报》每年春节之际,都要出一期“迎春楹联”专版,以方便广大群众书写春联时选用。具体内容,都委托我创作和组稿。天水市楹联学会组织开展“楹联进校园”活动,为广大师生举办楹联讲座,也多由我担任主讲。通过一系列的活动,客观上推动了天水楹联的发展,培养和造就了一批楹联人才,为天水楹联事业的发展提供了人才储备。


记者:请具体谈谈您在楹联创作方面的成就。

艾叶:近年来,我开始关注和参加一些楹联赛事和采风等活动。2012年,在由中华诗词学会等单位主办的“黄河之都”诗词楹联大赛中,创作的318字长联获奖。2016年,由省楹联学会组织的成县裴公湖采风、鲁土司衙门撰联活动中,自己参与并创作楹联3副,均被选用刻挂。同年,参加了在舟曲举办的在“一带一路”中国楹联文化翠峰山高峰论坛,并提交了楹联研究论文1篇。在甘肃省楹联学会成立三十周年庆祝大会上,被省楹联学会授予甘肃省首届“刘尔忻楹联奖·提名奖”。这些荣誉的获得,对我都是极大的鼓励和鞭策。

自己所创作的楹联,仅在本市各名胜景点木(石、砖)质刻挂的就有20余副。许多楹联作品,在多家文学、诗词刊物上刊载,被多家新闻媒体、电视台录制介绍,并获得一致好评。著名作家马伯庸先生在其所著的《文化不苦旅》(重走诸葛亮北伐之路)一书中,对成都、剑阁、五丈原、祁山堡等地武侯祠楹联颇多臧否。而在天水木门道武侯祠,对山门砖刻的拙作楹联有一段颇为中肯的话语:

“正门有今人艾叶撰写的对联一副,有点曲径通幽的闲致味道,颇和我此时心境:古道映斜阳,纵一脉秋云,两山翠屏,难赋诗愁,问村边牧童,可知诸葛否?小溪荡曲岸,觅三国遗韵,十里红叶,堪作画本,望天际归雁,又过木门耶!

“这是极好的对联,比起其他武侯祠里长篇累牍的歌颂、评议相比,这副对联着眼点在后世游者,勾勒出一幅闲情逸致的美好图景,让人读之如嚼橄榄,回味无穷。

“与故史合,与时景合,与游人心合,能做到这三点的对联,才是真正的好作品。”

拙作偶入马伯庸先生大著,并作如此高评,作为作者,颇觉慰藉。


记者:在天水市楹联学会成立上,您做了哪些工作?

艾叶:天水市楹联学会的成立,凝聚着几代人的心血和期望。2014年,在省楹联学会换届大会上,我荣幸地当选为新一届理事。会上,我和刘玉璞先生一起,受省楹联学会诸多领导委托,共同担负起成立天水市楹联学会的重担。其后半年时间,我协助刘玉璞先生,从办理手续,到成立机构、筹备会议,一直到成立大会圆满召开。可以说,自始至终,任劳任怨地做着具体工作。当年,我们还编辑的《天水楹联》第一辑,我作为具体负责的编辑,从编辑到校对,也一直认真负责地严把进度和质量关,保证了会刊的顺利出刊。当然,天水市楹联学会的成立,是在省楹联学会直接领导下,是在所有关心学会的老领导的具体关照下共同努力的结果,我在其中,只做了微不足道的具体工作而已。


记者:请谈谈您今后的设想打算。

艾叶:楹联是一种独具魅力的文学艺术,她正在焕发着蓬勃的生机与活力。现在,我作为中国楹联学会会员、甘肃省楹联学会理事、天水市楹联学会副会长,首先要在楹联创作方面,加强交流学习,不断充实提高自己,创作出更多高质量、上档次的楹联作品。其次,要积极推动天水楹联事业的发展和楹联人才队伍的培养工作,为下一步天水打造楹联文化基地,楹联进校园 、进社区等工作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如今,自己已进入知天命之年,“老牛自知夕阳晚,不待扬鞭自奋蹄。”在楹联艺术之道路上,我要不畏艰难、不知疲倦地永远走下去。

相关热词搜索:艾叶 访谈录 楹联人物 赵晓玲

上一篇:陈琳:陇上楹联事,缘来四十年
下一篇:为联痴迷为联忙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