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界人物 > 正文

诗人·联家·学者 ——常江先生艺术成就探微
2015-05-24 17:06:10   来源:    评论:0 点击:

 

诗人·联家·学者

——常江先生艺术成就探微  

 陈伟明

年逾七秩,学富五车。用这样一句近似楹联的语式来形容常江先生的艺术成就最贴切不过了。坦白地讲,这里除了本人对常老发自内心的一种敬重之情外,更多的还是全社会对传统文化工作者应有的尊重和肯定。这样讲或许在有些人看来不屑苟同,其实并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特别是在大师帽子满天飞的当今社会,捧杀和棒杀早已成为常态。然而,人们若能透过浮华静下心来,认真地翻捡一下常老在诸多领域所取得的成就时,你会悄然发现那分明是一座知识的宝库:从自然科学到社会科学;从诗联散文到工具辞书;从书法碑帖到杂项收藏;从图书目录到版本研究。他把自己的室名叫做“两栖轩”,自谦为“两栖动物”,不是没有道理的。由地质工作者到大学教授,再到国土资源部作协主席、中楹会名誉会长,每一次华丽转身他都显得那样从容不迫,且成绩骄人。这些,正是本人不揣浅陋来探讨常江先生艺术成就的真正动力所在。但愿本人的一孔之见,能激活全社会对那些至今仍无怨无悔、苦苦守望民族精神家园的老一辈传统文化工作者那份敬畏之情。

哏,可以说是常老给我的第一印象。记得2009年春节前夕与常老在北京第一次见面,着实吓了我一跳。当我定下神来仔细端详眼前这位慈祥的“耄耋”老人时,顿觉似曾相识,继而自己竟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好一个“启功”!但见其面似银盆、鹤发童颜,书卷之气溢于言表。尽管他“老人家”身材不高,却气场十足,极具人们意念中的大师范儿。当常老得知我这个后生就是接掌津门联坛的当家人时,面带欣慰地说:“年轻就好,但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能够加盟到楹联队伍中来。从他那不无期许的眼神中,我似乎读懂了老一辈联家对楹联事业那份深沉的情感寄托”。

一、青山无语诗作证

或许是中楹会名誉会长的特殊身份,抑或联坛学界泰斗的显赫地位,人们似乎早已忘掉了常老著名诗人的本真和歌者的身份。凭心而论,是常老对中国楹联文化的突出贡献才有了本人撰写此文的冲动,也因此才有了得识“庐山”真面目的机会。从《庐山放歌》、《大山醒来吧》、《流浪歌》等等诸多诗集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常老一路前行的铿锵脚步。正是祖国的大好河山,激发了他骨子里流淌着那份创作激情,进而点燃了他作为诗人心中的那团火。当我们今天有幸读到记录着常老心路历程的一行行敲人心鼓的诗句时,仿佛走进了那广袤无垠的戈壁沙漠、连绵不断的山川沟壑;似乎看到了寂寞旷野那一轮凄美的明月、让人浮想联翩的点点星光;恍惚领略到了诗人与草木窃窃私语、与溪流娓娓道来的那份恬淡。从常老的笔下,我们时时会强烈地感受到诗人心底的岩浆在不停地聚集着、涌动着,并终于喷发出一代地质人一浪高过一浪的深情呐喊声。于是,我哭了。一个不曾被磨难所击倒的未亡人,竟被一行行诗句整得泪眼模糊。十六年的青春岁月,十六年的流浪人生,青海高原不仅铸就了常老坚毅、慎独、率性、达观的高尚品性,更为他成为当代楹联的拓荒者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可能是职业使然,常老的诗作带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职业特点,激情燃烧的岁月使得他把一腔怀抱都赋予了祖国的山山水水。所以我们读他的诗,会有一种自然的亲近感,山有情、水有意,自然万物都有了灵性。正是那一行行隽永的诗句,为我们勾勒出一幅幅鲜活而又生动的生活画面,在给人们以视觉上强烈冲击感的同时,对每个读者的心灵亦无异于一次彻底的洗礼。他的诗,曾经进入中学课本和大学文科教材,也曾在几十家电台吟诵。时至今日,有些地质队的晚会上,人们还能听到他那极富感情和韵律感的诗句,从中仍能感受到这个“老顽童”那颗赤子之心依然滚烫。我们不吝赞美,是因为常老的诗真实地记录了历史,也还原了人性的本真;我们不无感动,是因为常老的诗不仅历久弥新,而且更是我们身处这个时代亟需重温的那份激情。

二、联田拓荒始作俑

由诗而联,这是常老由现代文学转向传统文化领域的又一次飞跃。从表面上看,这种跨越是相对较大的,而从实质上讲,这又与常老的家世基因和深厚的文化底蕴不无关联。从他萌动探索楹联发展路径的那一刻起,便将楹联作为一项事业纳入了自己人生远景规划。从创建第一份油印楹联刊物、发起建立全国性的楹联组织,他都是谋划者和直接参与者。他身体力行、游说八方、上访下联、呼朋唤友,终于使全国性楹联活动在沉寂了几十年后又重新扬帆启航,开始了她复苏整合、发展壮大的艰苦旅程。作为“始作俑者”,在中楹会成立之时,他毅然决然地挑起“秘书长”这一操心费力的重担,主动承担起学会大量事无巨细的基础性工作。为此,他甚至不惜将自己的“蜗居”搭上作为学会的办公地点,为新生的楹联文化事业拓路开荒。当我们回望当代楹联文化事业发展历程时,不难发现每个历史阶段都有常老清晰的足迹和身影……那一份份仍散发着油墨芳香的小报、一盘盘讲座录音磁带、一册册联友通讯名录。电视里他娓娓道来的学者风范,人们至今记忆犹新,仅央视就有近400个小时的楹联专题节目,这对楹联文化的宣传无疑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如果说常老的前半生是以地质工作为轴心的话,那么他后半生明显地将自己的绝大部分精力和情感都投入到楹联这方沃土。从一部部楹联方面的辞书编纂,到各种题材楹联作品的整理,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常老在楹联方面的精深造诣,更多的是其间所渗透的他那一腔热血。正是常老对中国楹联文化事业的殚精竭虑和倾心奉献,因而赢得了全国联界和广大联友的尊重。

作为中国当代楹联界的学术权威,他从不以专家自诩,始终以谦和的心态、忘我的工作,为楹联文化的传播和发展默默地奉献着。从电台、电视台的讲座,到全国各类楹联大赛的评审和点评,他都能以自己广博的知识、鞭辟入里的分析,高屋建瓴,解疑答惑,充分展现出一个传统文化守护者的历史责任感和人生大智慧。《评联规范化之路》所写的,正是他为楹联界确立公正公平、科学有序的评审制度所做的重要贡献。《走向对联图书馆》,彰显了他不计名利、甘当铺路石的高尚品德,更是被联界传为美谈。为圆自己心中的梦想--创建中国对联图书馆,他毅然决然地将自己大半生精心收藏的几千册图书,毫无保留地捐赠给中国对联图书馆。他和郭华荣、刘太品两位联书收藏家,为此签订了“生死协议”。他的义举感动并带动了一大批楹联人将自己的一生挚爱无私地奉献出来,分别捐赠给中国楹联博物馆和中国对联图书馆,为中国楹联文化事业的大繁荣、大发展和构建楹联文化艺术殿堂贡献出自己的光和热。

三、兼收并蓄更通融

文理兼备、古今通融,是一个学者毕生追求的终极目标,而真正做到这一点并非易事。常老以他独有的智慧和极强的变通能力,游走于文理、现代与传统之间,且驾轻就熟、成绩斐然。我们在探讨某一领域集大成者的学术成就时,往往会发现他们的成功绝不仅限于他所从事的行业。他们大多能以自己的智慧博采众长,让自己的目力所及变为知识的延伸,并以独到的视角和解读方式做出相应的注解和判断。在中国当代楹联界,可以说常江先生就是我们心目中的那一个。就其阅历而言,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地质工作者,是一个以青山为伴、大地为侣的地质工程师。在其所从事的专业,能从一个普通的地质队员一步步走上大学教授和中国地质图书馆副馆长的高位,足以证明了他在本专业上卓荦不群。但同时我们又看到,他不仅以诗人的身份扬名文坛,尚能身兼国土资源部作协主席的要职。他的研究成果,更是让人振聋发聩:古代著名地学家都是文学家,古代著名的非地学科学家基本都不是文学家。这种在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却在他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可以想见,其光环的背后是怎样的一种淡定,一种付出。无独有偶,他人到中年之后,又一脚迈进了传统文化领域,依然故我地用地质科学家那独到的眼光,瞄向楹联这朵传统文化耀眼的奇葩。在搜集、整理、占有大量的楹联典籍和资料的前提下,开启了向楹联高峰探索攀爬的艰苦历程。正是作为一名地质科学工作者所特有的超强辨别能力和严谨的工作态度,使得他在探索楹联文化这座宝藏的时候,一如他探矿寻宝那样充满干劲和激情。所以,常江先生作为当今楹联学术界的领军人物也就不足为怪了。当然,判断或界定一个人的艺术成就时,其影响力的大小、成就的高低,往往取决于全社会的认可度,在这些方面常江先生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

诚然,我们在探索常江先生艺术成就时,不可回避地强调了文理兼备、古今通融这个前提。而客观地讲,楹联本身就是传统文化最高艺术表现形式之一,它以凝练的语言、隽永的句式、超常的思辨性,标新立异,在传统文化领域可谓一枝独秀。他有一副登鹳雀楼的名联,“上去果真穷远目,下来依旧放平心。”历史地看,每一副传世经典联语都是作者苦其心志、人生历练之后的大彻大悟,更是其一生学识修养的集中反应和高度概括。在此,我们有理由说常江先生楹联方面的成就并不属于他个人,而是属于以他为代表的一大批当代楹联人,更属于我们身处的这个伟大时代。

相关热词搜索:常江 艺术成就 楹联人物 陈伟明

上一篇:遗憾留待成追忆——泪别夏茹冰总编
下一篇:王家安:八零后中的资深爱联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