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界人物 > 正文

浅淡吴獬其人
2012-09-23 11:33:50   来源:吴獬文化研究会   评论:0 点击:

浅淡吴獬其人

李东雄

吴獬(1841—1918年),号子长,字凤笙,又字凤荪、凤孙,谱名熙藻,榜名獬。今湖南省临湘市桃林镇三合村昼锦堂人。十八岁补县学生员,中秀才,三十二岁选癸酉科拔贡,三十五岁举丙子科亚元,四十八岁中进士,入广西巡抚马丕瑶幕,五十岁任广西荔浦知县,五十四岁挂印返籍,辞官从教。著有《不易心堂集》和《一法通》等书。是一位学识渊博的才子、学者,又是一位以民为本的清官,更是一位杰出的楹联家、教育家。号称“文章雄九郡,桃李遍东南”。

吴獬一生中最为值得称道的有五个方面:

一是淡泊名利,长期从事教育事业。先生从二十二岁开始教书,先后从教五十馀年。曾主持创办广西正谊书院、岳州府中学堂(岳郡联立中学)。曾在岳阳金鹗书院、沅州敦仁书院、衡山研经书院、衡阳石鼓书院、湖北通城青阳书院、南京三江师范、长沙岳麓书院、湖南高等师范等十馀所高等院校担任教习、山长。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七月十二日同熊希龄、黄胄等五人向湖南巡抚陈宝箴具名上呈《公恳抚驾整顿通省书院禀稿》。所提七条建议,几乎全部为陈宝箴所肯定。先生在衡山研经书院任山长时为勉励学子,自觉遵守作息时间,在书垸大门上书有:“当代需人才,正望着岣嵝山七十二般云气;自家定功课,莫等他清凉寺一百八下钟声”的对联。符定一、刘洪等名流曾在此从学。

二是博学多才,能诗善文,擅书工联。己丑年秋(1889年),先生前往北京参加会试,途经武昌时,湖广总督张之洞与其交谈竟日。后对僚属说:“学问有如洞庭一湖水,风笙可算饮了一杯,余与诸君不过尝其点滴而已”,足见其钦佩之忱。先生有登黄鹤楼题联:“有所愁便写,无可道便罢休,君若问神仙,试想象崔李本事;一自下故深,百能容故博大,客来望江汉,长殷勤官胡替人。”吴恭亨在《对联话》中评价:“黄鹤楼联分见各卷,似已无美不俱。兹见临湘吴凤荪獬一联,又若别有思想,谓文翻空而奇也。” 1917年,北洋直系军阀首领吴佩孚任师长驻军岳州时,耳闻湖湘名儒吴獬在岳阳金鹗书院任山长,特往拜访,临别时请先生惠赐墨宝,先生挥毫题赠:“民国正需廉耻将;吾家曾出广平侯。”联语劝勉吴佩孚不要做寡廉鲜耻的一介武夫,要象东汉光武帝时的名将吴汉。吴佩孚一生奉行“四不”主义,深受先生当年赠联影响。
[page]

三是身体力行,倡导民俗文化。先生从光绪九年起,经常怀揣一支短笔、一个墨盒及一叠稿笺,收集民间流传的俗谚、谐联和格言名句,经过十馀年的努力,稿笺装了几竹篓,最后编纂成《一法通》,作为启蒙教材,在湘、鄂边区流传。毛泽东少年时亦曾读过此书。先生创作的《李官歌》、《大家想想歌》、《戒烟歌》、《戒赌歌》、《放足歌》、《破除迷信歌》,可谓开近代文风、民风的杰作佳构。例如《戒烟歌》开头写道:“鸦片烟,罪恶渊,吸上瘾,面黄连,倾家荡产泪涟然。”对于吸烟的后果写得入木三分,可谓韵味浓郁,形象生动。

四是关心国事,亲近爱抚民众。 清光绪十五年会试,因文中有关心民生,指斥庸吏的“耕不问奴,织不问婢,各取盈于编户之家,何堪不晓事长官,转使穷年冻馁”等语,被主考官李鸿藻视为“伤时之作”,予以压抑,只列为二甲第十一名进士。两副岳阳楼联,亦可显见其忧国亲民思想。其一,“每眼前望吴楚东南,辄忧防海;只胸中呑云梦八九,未许回澜。”此联系先生光绪二十二年,对清廷被迫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割让台湾,感到十分气愤,故“辄忧防海”。其二,“楼阁莫便登,先看文正记中,某条似我;江山只如故,试数燕公去后,得助何人。”联语摒弃浮词俗套,格调新颖高雅,以范仲淹先忧后乐精神自励,以张说才气自许。

五是诙谐有趣,妙语故事遍湖湘。有一年先生造访聂家市亲家方志盛(方西甫),方家少甫、永炳、济初出来接见。先生问三兄弟何以为业。少甫回答:“贩卖红茶,往来汉口、内蒙,盈利少且辛苦艰险”;永炳回答:“虽已中秀才,但刚起步,还要寒灯苦读”;济初回答:“七哥喜赚钱,八哥爱读书,我爱在家指挥千军万马驰骋沙场(下棋)为乐”。先生笑着说:“老九,我送你几句话好吗?”随口吟出:“红茶得利原非易,青灯攻读也是难。两个哥哥不如你,白布一块画棋盘。”有次先生带学生到忠防访友,行至响山,触景生情吟出一副地名联:“响山山响鹿难藏,鹿奔麓岭;干港港干鱼欠水,鱼去渔潭。”对联切地切景,奇巧佳构,宛如天成。

民国总理熊希龄曾挽吴獬先生联云:“八股时文天下重;一身正气九州名。”著名历史学家、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周谷城赞赏:“先生一生最值得称道者,一为长期献身教育事业,二为致力于倡导民俗文学”。已故岳阳教育学院王自成老师称先生是清末诗联文化的改革者。鄙人则认为先生具有南船山北板桥之精神。在五尖山国家森林公园吴獬先生纪念碑两侧我撰有赞颂联:“八斗才华藏傲骨;三湘桃李沐春风。”


编辑:长歌

相关热词搜索:吴獬 楹联人物 李东雄

上一篇:李文郑:事非常也,人散漫乎——— 首届“梁章钜奖”获得者李文郑先生小记
下一篇:陈韬:丹心浇灌“名联之花”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