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东楹联 > 正文

薛会兵:撑一支竹篙漫溯——写在崔玉龙先生联作《联溪细浪》付梓之际
2018-01-18 16:26:56   来源:    评论:0 点击:

薛会兵:撑一支竹篙漫溯——写在崔玉龙先生联作《联溪细浪》付梓之际春风十里,联坛佳讯。作为资深联家,崔玉龙先生又一部文集《联溪细浪》即将付梓,可喜可贺!我与先生算是忘年交了,缘由当然是文字。蒙先生抬

薛会兵:撑一支竹篙漫溯——写在崔玉龙先生联作《联溪细浪》付梓之际
 
 
春风十里,联坛佳讯。
 
作为资深联家,崔玉龙先生又一部文集《联溪细浪》即将付梓,可喜可贺!我与先生算是忘年交了,缘由当然是文字。蒙先生抬爱,嘱我写个评述。平心而论,自己于联律全然不通、信口雌黄,只会贻笑大方。但古语说得好,长者命,不可违。尽管底虚心怯、功力未逮,也只好不揣冒昧、觍颜而为之了。
 
夜阑人寂,在电脑上翻阅厚厚的文稿,《联溪细浪》的书名自有谦勉之意,更鲜活了我的思维。想起了徐志摩《再别康桥》里的一句,“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如同游弋在先生的心灵空间,不仅对其“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的创作历程心生敬畏,亦从字字珠玑、匠心独运的神品逸品中感受到其云水襟怀、松柏气节、兰竹雅趣。
 
在国学回潮、联教待兴的今天,作为一位坚韧持重、责任如鼎的作家、诗人和联家,崔玉龙先生“不羡悠悠乘轿客,甘做苦苦驾舟人”,以自己高雅情趣和作为,正在赓续着楹联文化的薪火。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希望,一种文化传统喷薄的大希望。
 
王国维曾言:“昔人论诗词,有景语、情语之别。不知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玉龙先生在两行文学的天地,以严谨的艺术态度,厚实的人文素养,娴熟的文字功夫,明心述志、咏物抒情、叙事绘景、怀古颂今,构造出超越具象的楹联艺术空间。吟咏之间,吐纳珠玉之声;眉睫之前,卷舒风云之色。其联作大气沉稳,渊美朴茂,意境宏衍,情韵不匮,进而启迪读者的联想,引人入胜,生发共鸣。
 
撑一支长篙,在联溪漫溯,倾听浪花的欢畅。那山那水,那人那事,那年那月,已是联香里陈藏的故事、未央的情深……
 
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方魂牵梦萦的土地。得意时想到它,失意时想到它,逢年逢节,触景生情,随时随地想到它。辽阔的空间,悠邈的时间,都不会使这种感情褪色:这就是乡土情结。真诚真挚,乡情绸缪的玉龙先生心里自有自己一方感时溅泪的地方,那就是他所钟爱的故乡夏县。品读其楹联,一行一行,跳动着的是对故土的无比钟情,赞美的是钟灵毓秀。
 
比如《咏夏县》联:
蚕桑祥地,夏禹故都,有介子温公先哲,智慧忠勤传百代;
绿化名乡,红燃热土,布瑶台涑水佳图,雄奇灵秀壮千秋。
 
《赞嫘祖》联:
遑论帝妃,遑论村姑,为是蚕神名百世;
且看中国,且看寰宇,总缘丝路谊千年。
 
《温公祠》联:
少年救溺,中年著史,老年拜相,英名伟业传中外;
机智过人,才智生辉,睿智赢心,粹德忠清铄古今。
 
《瑶台山》联:
孤峰兀立,俯瞰禹都,览百代风云人物;
双水夹流,卧眠商相,钟千秋日月精魂。
 
《金楼山》联:
金楼奇崛,秀若黄山,灵比昆仑,触摸云中树;
禹甸吉祥,梦回远古,心驰大道,升腾胸底歌。
 
林林总总,形而外,言由衷,故乡心、故土情与楹联这一载体合辙押韵,同频共振。联语充满诗情画意,句式结构考究,节奏递相舒展,声律流动如水,终以大视角赢得大气势、抒发大赞美,成功地塑造了令人心驰神往的家乡艺术形象。细细品读他即将付梓的联集,我们不得不感动他的一颗为时代、为故土、为文化上下求索的执着之心。
 
一个大作家绝不能有一颗印章,在不同的作品上都盖着同一的印章,这就是暴露出天才的缺乏。玉龙先生就是这样的具备多面手创作实力的联坛大家。
 
从语言风格看,有的行云流水,飘逸得让人空灵;有的色彩斑斓,像水墨画映入眼帘;有的墨香味浓,厚重得令人蔚然击节;有的铁马金戈,激越得让人气吞山河;有的鞭打批判,讽喻幽默,微妙得令人掩卷三思。
 
从意象表现看,集子中大部分联作,联中有画,画中有情,融视觉、听觉、感觉于一体,意象密集,张力扩张,充溢空间,让人目不暇接,撞人心怀,给人耳目一新的艺术效果。
 
从表现技法看,其娴熟地运用抒情、记叙、描写等基本章法,并采用比喻、拟人、象征、联想、对比、渲染、反复、抑扬、铺陈、隐寓等表现手法,创作出一副副魅力四射的联作。文集中有很多思想精神与艺术技巧相融合的精品佳作,就留待读者诸君自己去品鉴吧。
 
对玉龙先生联作的肯定评价,文集中自有行家里手的专业公论。我只是停留在文字表面而没进入其心底,走马观花而没揣摸领会,一目十行而没融会贯通,又如何走进联作本真,从而解读玉龙先生所表达的深刻寓意,感受到的也只是春花秋月的浮光掠影了。
 
最令人敬重的是,作为夏县诗联学会的会长,玉龙先生不忘初心,肩扛责任,为夏县打造全国楹联传承基地不懈努力。文集中收录其大量的理论文章,秉承旧学,兼采新学,有许多独特的新视角、新看法、新观点。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当然是同作者具有丰富的经历、渊博的学识、风趣的语言,以及不盲目崇拜,不人云亦云和入木三分的洞察力分不开的。而作者的这些新视角、新看法、新观点,也不是枯燥无味地灌输给读者,而是让读者在严谨的格律中、和谐的音韵中、风趣的谈吐中,轻松自如地去感受、去学习、去传承。
 
值此玉龙先生《联溪细浪》付梓之际,作为晚学之辈,我为其写几行文字,以承教于其与诸位方家;行文中不想过多引用其作品,一者不想掠人之美,二者不想画蛇添足。因为一册《联溪细浪》在手,犹如撑一只长篙,两岸的风景足以让你大饱眼福、受益匪浅。
 
聊作一副联,是以为贺,妥帖与否,尚祈先生斧正。
一身平易,不显锋芒,痴情圆就桃符梦;
七秩厚积,频收硕果,文苑迎来联对春。

相关热词搜索:薛会兵 撑一支竹篙漫溯 崔玉龙 联溪细浪

上一篇:助推楹联文化成为全民文化——运城市楹联学会2017年年会小记
下一篇:从“点票子”到“对对子”——杨振生应邀到临汾人行宣讲楹联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