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东楹联 > 正文

慈容宛在恸长夜 英魂猝失忆深情——追忆恩师王登科
2017-03-18 20:57:21   来源:    评论:0 点击:

慈容宛在恸长夜 英魂猝失忆深情——追忆恩师王登科作者:景兴隆一声霹雳从天降,万里恸惜盖地来。2016年11月4日,山西省新绛县诗联学会会长、我的恩师王登科先生突发心脏病,不幸去世。得此噩耗,眼泪顿时夺眶而

慈容宛在恸长夜 英魂猝失忆深情——追忆恩师王登科

作者:景兴隆 

一声霹雳从天降,万里恸惜盖地来。2016年11月4日,山西省新绛县诗联学会会长、我的恩师王登科先生突发心脏病,不幸去世。得此噩耗,眼泪顿时夺眶而出。

我与王会长的首次相识,是在1999年他从农机局刚退休而创办“育才学校”的时候,当时是学校雇佣我驾车宣传招生。开车宣传两天后,我向校长提出:“车上喇叭里播放的广告文章写得不够好。”校长说:“这是‘马首山下一支笔’写的,怎么不好?”我自告奋勇,要另写一篇给他看。校长看了我的稿子,果然说好,让我再给原作者“王局长”看一下。我心中忐忑,人家“大笔杆”能采用我这个“小人物”的稿子?不料,王会长看后很热情,欣然采用了我的稿子。我这才知道,他竟然是一个非常谦和、平易近人的长辈。

进入新绛县诗联学会后,王会长常常耐心教导我。我意识到自己的诗联知识和文化素养与他相差甚远,于是我努力学习,刻苦钻研,不懂就问。不管我怎么问,他都毫不厌烦,而且经常鼓励和表扬我。他有学习资料和工具书就赠送给我,出去学习培训就把我带上。我一有作品就让他看,他就认真给我修改并讲解。通过他不断地传授帮助和指导带领,《联律通则》在我心里逐渐扎根、开花、结果。我的作品时有获奖,成了学会的骨干。后又由他提名,让我担任了学会秘书长。

在学习上,王会长是我的引路人;在生活上,王会长更是我的贴心人。他对我无微不至地关心,对我视若亲儿一般地呵护。我家里不管有什么事,他都跑前跑后、想方设法、上门求人,把我的事当作他自己的事来办。每一次在饭馆吃饭,他都劝我少喝酒,注意身体,注意形象。我深切地感受到他对我时时处处的关爱,简直胜似我的亲生父亲。

十多年来,不管是我的诗联,还是文章,王会长几乎每篇每条都认真过目和仔细修改,有时为了一个字,他都反复斟酌、叮嘱。我编著的《联话弟子规》《联话三字经》《联话论语》《小学语文一课一联》等书稿,字里行间都渗透着他的智慧和心血。他的作品也经常找我一起讨论修改。有时为了一个字,我俩往往争论不休,然后先放下,隔一两天后,经过冷静思考,我俩就统一了认识,谁说的对,就按谁说的定。我俩在他楼上经常熬到深夜,每次若不是他老伴叫,他都不喊停。

王会长对我如此,对别人也是这样。不论是学会的事还是公家的事,不论是熟人的事还是非熟人的事,不论是大事还是小事,他都有求必应、尽心尽力:打电话联系、骑摩托奔波,风里来、雨里去,经常不在家,中午不休息,时常熬半夜。王会长联墨双馨,德艺兼备,不仅诗联作得好,还写得一手好字。从新绛县城到农村,好多家的红白喜事,他既搭功夫又搭纸墨,往往还要再给人家上份礼。每到年关腊月,他总是白天黑夜地为众人编写春联,往往忙到除夕日。记得有一次,一个在外地工作的朋友过年回不了家,委托他贴春联。他不仅编好、写好,还连夜带着一个年轻帮手,亲自搬上梯子去贴。当发现年轻人将上下联贴反了时,他当即要求扒掉重贴。这种严谨和热情,无人不夸赞。他去世后,成群结队的人不请自到,纷纷敬献挽联、挽诗、挽词、挽幛和花圈,以表示衷心的敬仰、悼念、恸惜和悲伤之情。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副挽联是这样写的:“马头山下一支笔,汾水岸边大好人。”如此称道,一点也不过分。

王会长虽已年逾古稀,但他思路清晰,反应敏捷,精力旺盛,挥笔成章。新绛县荣获“全国最佳楹联文化县”后,他本应歇息歇息,可他又提出“正视最佳、追求更好”的口号,毅然一如既往,奋耕不辍。如此情形,谁能料想到他才74岁就与世长辞了。从马首山到峨嵋岭,从乡村到城镇,从省市县到全国各地,凡知晓他的人,一闻噩耗,无不万分恸惜、哀声长叹!

慈容宛在恸长夜,英魂猝失忆深情。王会长的去世,使我失去了一位最敬佩的好领导、好老师;他的去世,使我失去了一位最敬爱的好尊长、好搭档。我将永远怀念他,并秉承他的遗志,在楹联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景兴隆/文)


相关热词搜索:追忆恩师王登科 景兴隆

上一篇:一座小城的千年诗词传承
下一篇:把运城建成楹联文化传承发展示范区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