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东楹联 > 正文

英魂猝失忆深情
2016-11-30 09:15:04   来源:   评论:0 点击:

英魂猝失忆深情
新绛县诗联学会  景兴隆

一声霹雳从天降,万里恸惜盖地来。11月4日下午5时许,我突然接到执行会长闫安生的电话,说王登科会长不在了。我难以置信地再重问了一遍,他说不在没多会儿。我顿时眼泪夺眶而出,立刻骑着电摩就往王会长家奔。一路上泪流不止,一手抹着泪水,一手狠拧电门,恨不得一秒钟就扑到王会长的怀里。

快到王会长家时,便看到大门口就有不少人进进出出,疑意递降。进屋后我见王会长已躺在床上,几个人正给他穿寿衣,他眼睛紧闭就像熟睡一样。我彻底相信了这一不幸的事实。遂将这一噩耗传送给学会所有理事和各分会长以及相关上级领导。

我与王会长的首次相互认识,那还是在1999年他从农机局刚退休而创办“育才学校”的时候,当时是学校雇佣我驾车宣传招生。开车宣传两天后,我给校长提出:“车上喇叭里播放的广告文章写得不够好。”校长说“这是‘马首山下一支笔’写的,怎么不好?”我说“我另写一篇你看看吧。”第二天,我把稿子给了校长一看,校长果然说比较好,让我把稿子给原作者“王局长”(当时我对他的尊称,直到他去世也没改口)看一下,“他如果也说好,就用你的稿子。”这时我才第一次接触王局长,心想“马首山下一支笔”就是他呀!我今天恐怕要不落好脸了,人家“大笔杆”能采用我这个“小人物”的稿子?不料,王局长看后很热情,欣然采用了我的稿子。我才知道王局长竟然是一个非常谦和、平易近人的长辈。

后来,王局长就动员我加入县诗联学会。他说“我以为你光会开车,原来你还会写两下,你加入我诗联学会吧?”我问“加入学会挣钱吗?”他说“不挣钱。”我说“不挣钱,我就不加入了。”过了一个月,宣传招生结束了,他到我的农机配件门市部去了,进门便问“你门上的对联“商景兴隆在兴隆里寻商景;友情真挚从真挚中结友情”是你编的吗?”我说“是的。”他又说“你不但会写文章,而且还会编对联,你必须跟我加入诗联学会!”后来他又三番五次动员,我被他那为工作一丝不苟的精神和对待人谦和热情的人格所折服,随即就正式加入了县诗联学会。

进学会后,他常常耐心教导我。我才知道,我的诗联知识和文化素养与他相差甚远。其实,我那篇招生广告词,只是在他的主干上添加了几片叶子而已,我门上那副对联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当时根本不懂联律规则。于是,我就努力学习,刻苦钻研,不懂就问。不管我怎么问,他都毫不厌烦,而且经常鼓励和表扬我。他有什么学习资料和工具书就赠送给我,一到哪里学习培训,他就把我带上。我一有作品就让他看,他就认真给我修改并讲解。通过他不断地传授帮助和指导带领,《联律通则》在我心里逐渐扎根、开花、结果,作品时有获奖,成了学会的骨干。后又由他提名,让我担任了学会秘书长。

在学习上,王会长是我的引路人;在生活上,王会长更是我的贴心人。他对我无微不至的关心,对我视若亲儿一般地呵护,我家里不管有什么事,他都积极主动、想方设法、跑前跑后、上门求人、说尽好话,把我的事当做他自己的事来办。每一次在饭馆吃饭,他都劝我少喝酒,注意身体,注意形象。我深切地感受到他对我时时处处的关爱,简直胜似我的亲生父亲。

十多年来,不管是我的诗联,还是文章,可谓是成千上万的作品,王会长几乎每篇每条都认真过目和仔细修改,有时为了一个字,他都反复斟酌、叮嘱。我编著的《联话弟子规》、《联话三字经》、《联话论语》、《小学语文一课一联》等书稿,字里行间都渗透着他的智慧和心血。他的作品也经常找我一起讨论修改,有时为了一个字,我俩往往争论不休,然后先放下,隔一两天后,经过冷静思考,我俩就统一了认识,谁说得对,就按谁说的定。我俩在他楼上经常熬到深夜,每次若不是他老伴叫,他都不说停。

王会长对我如此,对别人也是这样。他对众人总是好善乐施、乐于助人。不论是学会的事还是公家的事;不论是熟人的事还是非熟人的事;不论是大事还是小事,他都有求必应、尽心尽力,打电话联系、骑摩托奔波,风里来、雨里去,经常不在家,中午不休息,时常熬半夜。甚至在好多人的红白喜事上又搭配功夫,还搭配纸墨,往往还要再给人家上份礼。难怪他去世后,成群结队、连绵不断的人均不请自到,纷纷敬献挽联、挽诗、挽词、挽幛和花圈,以表示衷心的敬仰、悼念、恸惜和悲伤之情。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挽联写道“马头山下一支笔,汾水岸边大好人”,如此称道,一点也不过分。

王会长虽已年逾古稀,但他思路清晰、反应敏捷、精力旺盛、挥笔成章、下笔成联,连编带写、又快又好。我县荣获“全国最佳楹联文化县”后,他本应歇息歇息,可他又提出“正视最佳、争取更好”的口号,毅然一如既往,奋起直追,如此情形,谁能料想到他才74岁就与世长辞了。从马首山到峨嵋岭,从乡村到城镇,县省内外、全国各地,凡知晓他的人,一闻噩耗,均无不万分恸惜、唉声长叹!

慈容宛在恸长夜,英魂猝失忆深情。千言万语说不完王会长的好人善举,几天几夜也道不尽王会长的高功厚德,海为墨、天当纸也书不完我俩的深情厚谊。我俩可谓是无话不谈的忘年之交!他是我一生最最难忘的热心人、知人心、贴心人、真心人!他的去世使我失去了一位最敬佩的好领导、好老师;他的去世使我失去了一位最敬爱的好尊长、好搭档!王会长堪称是我的异姓父亲,我永远怀念他!他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相关热词搜索:英魂猝失忆深情 景兴隆

上一篇:全国第6届华夏诗词奖颁奖仪式在广东惠州举行,运城市朱天运荣获一等奖
下一篇:迟寄的一份感激之情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