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东楹联 > 正文

“四绝”题辞 励我一生——孟会长与我的“翰墨缘”
2015-06-03 15:22:09   来源:   评论:0 点击:

 

“四绝”题辞 励我一生

——孟会长与我的“翰墨缘”  

杨振生

我有一个从未告诉过他人的人生秘密,就是:这辈子我只想找“对”两个人——一个女的,秀外慧中,情投意合,作我的终身伴侣;一个男的,才华横溢,卓然超群,作我的良师益友;可以说我都找到了。女的就是我的夫人;男的就是孟繁锦先生。可是正当我十分庆幸的时候,在短短的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他们竟然先后相继溘然长逝,离我而去,此中撕心裂肺的悲恸,不堪回首!不堪回味!不堪回想!……

几天来,我一边抹泪,一边提笔,总想写点纪念孟公的文章,可是总难成文。我既想写他作为当代文坛的领袖、联界的旗手临危受命,力挽狂澜,终于把“楹联写在党旗上”的丰功伟绩;又想写他为了在全国树立“运城现象”这面旗帜,把运城打造成“中国最佳楹联文化城市”而不辞劳苦,十多次下河东,与河东父老结下了牢不可破的深情厚谊;还想写……,然而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能写的东西太多了,到底不知从何处下笔,最后还是从我和“心中偶象”——终身的良师益友之间的“翰墨缘”写起,足见孟公的大家风范和不朽的人格魅力。

我把孟公作为良师益友,首先是我俩都有相同的书法爱好——狂草。他那笔走龙蛇的豪气,他那汪洋恣肆的霸气,他那酣畅淋漓的大气,真如“张旭再世,怀素重生”,在当代全国书法界可谓“凤毛麟角”。我与孟公一见如故,一见恨晚,一见倾慕……

提起“翰墨缘”,第一件事发生在2007年,我为了对这多年的探索创作作个小结,别具一格地在运城搞了个《杨振生诗联书画展》。即自己撰联写诗,并以自己书法绘画的形式,公诸于世。这样自写自书自画的展览,不要说运城没有,即使在全国也廖廖无几。当时孟会长来到运城考察工作,看了展览以后,慨然叹道:“这个展览放到北京,也毫不逊色!”即席欣然命笔,以他龙飞凤舞的草书作了如下题辞:“联画诗书四绝;酸甜苦辣一生”。如此首肯褒扬,确实令我受宠若惊!郑板桥才为“三绝”,而竟把“四绝”的桂冠冠于后学,提挚勖励之情,溢于言表。

更令人兴奋的是孟公提出到北京展出,并一再想方设法压缩费用,后来终于把展览作为“全国首届楹联梁章钜奖颁奖大会”的一项内容,由中国楹联学会、北京大学书协以及山西运城市委宣传部联合主办,在全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举办了《杨振生诗联书画展》,引起了轰动。孟公不遗余力的提携和鼓励,成了我一生不懈努力的“动力”和“方向”。

第二件事,还与题辞有关。我的一位书法朋友——薛效礼先生,写一手好楷书,名扬秦晋。他还有一门绝技——就是用毛笔写仿宋字,不描不画,一笔而就。他用仿宋体写了一副20米长卷:白居易的《琵琶行》。仿宋字算不算书法?书法界素有异议。薛效礼拿这个长卷送我,是想找两位全国书法大师分别题“序”和“跋”。我拿给孟繁锦和赵望进两位大家,孟慨然应允,并抽闲补空,主动提出题序。有趣的是,题序诗是我写的一首七绝:“一曲琵琶万古传,江州司马湿青衫。锦篇难得如君写,留与后人作美谈。”孟公说诗写得好,提毫濡墨,一挥而就。在落款时,我提出只写孟的名字好了,而孟执意说:“我不能掠人之美!”欣然在落款中写上“杨振生诗,孟繁锦书”。后面加上全国著名书法家赵望进先生饶有风趣的“跋”语,薛的仿宋体《琵琶行》反而成了一副,堪称“四绝”,名震书坛的传世之作。

第三件事,当属他在逝世前弥留之际写的“绝笔”——挽李芳民联。我的夫人李芳民是今年7月8日去世的,9日中午我向全国各地楹联名家发出讣告,很快就收到大批挽联。最令人吃惊的是孟会长也发来了挽联:“芳华留教苑;整洁振家风。孟繁锦输液中,左手书。”一看我才知道孟公正在住院治疗,我真犯浑!真悔恨!真不该将讣告发给病中的孟会长,万没料到,十天之后的7月21日,竟收到了孟会长去世的噩耗,我的心真有滴血般的疼痛!孟公啊,你这种心中只有别人,惟独没有自己的高贵品质,早把生死置之度外,让我怎样来报答您,让我拿什么来报答您!我的这副挽联:
悼芳华,忘膏肓,谁料一联成绝笔;
屠龙剑,擎旗手,我当九死赎英灵。

能报得了吗?能赎得了吗?……

孟公和我的莫逆之交,孟公和我的深情厚谊,将深深地在我的心里生根、发芽、结果。他永远是我的良师,是一座引领我攀登不止的精神极巅。

 

相关热词搜索:四绝 题辞 孟繁锦 翰墨缘 杨振生

上一篇:痛忆孟帅
下一篇:永远的怀念——沉痛悼念孟繁锦会长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