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东楹联 > 正文

心酿两行大美 笔收万里雄奇——记河东楹联流派领军人杨振生
2015-05-31 17:48:17   来源:   评论:0 点击:

 

心酿两行大美   笔收万里雄奇

——记河东楹联流派领军人杨振生  

闻喜/文振西

在河东楹联流派集合行进的创作队伍中,有一位昂首阔步走在最前面的领跑者。他长期痴迷于以楹联磅礴大气之联作在全国拿大奖,且首倡“楹联流派”,是为河东楹联豪放派列队领跑、推波助澜的第一人;他凭借担任某工程公司首席设计师和工艺总监的优势,从设计入手,把楹联带出“书斋”,与工程结合,先后用千百副石制、木制、金属精制楹联装扮大美山河,是首倡楹联价值与工程品位同步提高的第一人;他借助运城市创建“中国最佳楹联文化城市”的最佳时机,把楹联与时政、广告、标语紧密结合起来,定期在运城南风广场撰制全国之最的标语联,是提倡时语入联的第一人;他凭借自己诗联书画融合贯通的艺术造诣,在全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新开诗联书画一人四艺同堂展示之先河,赢得中国楹联学会会长孟繁锦“诗联书画四绝,酸甜苦辣一生”题词之赞誉,是将河东楹联流派豪放大气之创作风格带到全国的第一人。这是谁?他就是运城市楹联学会常务副会长、河东楹联流派的领军人杨振生。


大美其联

杨振生首先是个楹联家。他的楹联作品推动了河东流派的形成,同时又集中体现了河东楹联豪放派的创作风格和艺术特征。

一曰偕时:

他主张时语入联,联语入时,楹联合为时而撰。

比如他在“中国十佳魅力城市”“运城市联征集中入选十佳的两副标志联:
人文至本,关公至圣,盐湖至宝;
华夏之根,诚信之邦,大运之城。
 
上下五千年,华夏于斯开步早;
纵横三万里,大河顾我掉头东。

又如他为中国妇联百年“三八“妇女节纪念大会写的标语联:
自尊、自信、自立、自强,一代英姿擎半壁;
参政、参言、参行、参世,百年风韵耀中天。

再看他为运城市南风广场撰写的8副巨制偕时联中之一副:
蘸昔日辉煌,五千年后,从头再写春天故事;
兴惊人伟业,六十载来,遍地更添锦绣新篇。

细品其联,无不以偕时为要义,同时又兼具切题、切事、切景之要点,紧扣时代之脉膊,写出了时代的呐喊,洋溢着浓郁的时代气息。

二曰大气:

且看他为中条山五老峰写的获奖联:
一水划西东,落雁三峰留太华;
两山分表里,锦屏五老鼎中条。

再看他写万荣飞云楼获全国征联一等奖的联:
登楼把北辰,舀东海,注南山,挽黄河九曲,高标百丈毓灵秀;
骋目览秦月,眺汉关,觅唐寨,囊形胜一收,大地万荣又盛年。

读其联,你会觉得他不是窝在书斋斗室里写联,而是任思绪登临高空云端,背靠青天,俯瞰大地,心笼四野,气吞八荒,在小小联语中透出大视角,大胸襟,大气魄!

三曰壮美:

河东流派追求高峻宏阔、走云连风、气势浩荡、胸无滞碍的壮美,而非一己、一隅、一花、一叶之纤美。杨振生正是心酿两行大美的皎皎者。

请看他纪念关公诞辰1800周年全国征联的获奖联:
千古江山文武篇,文立孔丘,武崇关羽。何也?皆施大爱满人间;唯关公报国以忠,待民以义。曰圣、曰佛、且曰儒,龙虎一身,群星拱月;
九州兴替春秋颂,春回故里,秋染赤峰。壮哉!犹护南薰充宇内;看赤县解民之愠,阜国之财。超时、超空、又超界,风云万象,四海归心。

他为安徽“包公风骨”写的廉政文化联:
廉吏难为,只缺那傲骨几根,痴心一片;
遗风犹在,再多个包公铁面,海瑞青天。

再看他为毛泽东诞辰110周年写的纪念联:
自信人生二百年,不过雄风半展;
会当击水三千里,依然砥柱中流。

集圣、佛、儒于一身的关公,铁面包公的几根傲骨,青天海瑞的一片痴心,一代伟人毛泽东的雄风半展,哪一字、一句不是大视野、大手笔!

四曰雄奇:

杨振生之联作,不是刻意追求词句的艳丽,而是靠灵感发念,凭意象取胜,刻画出超然脱俗之雄奇。

如东北长白山上有一奇观——松桦恋,天生一棵松树与一棵桦树抱团儿长在一起,他没有亲睹此景,但却突发奇想,以树拟人,以人寓树,以情寄山,以山喻情,撰联为:
松桦依依,人如两树成连理;
峰峦皑皑,情似一山到白头。

又如为永济普救寺撰联,凡人皆知此寺乃张生戏莺莺之爱情寺,素有“愿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之名句,而他却旁敲侧击,偏想出一个“笑世间风韵事,偏出禅林”的下联来,其独出心裁的立意功夫,着实令人喷饭、称奇!

品评一副好联,主要看“三美”:意境美、语言美、音律美。意境为灵魂,语言为骨肉,音律为服饰。杨振生将“形象化、典型化、格律化”视为评价好联的三个标准,而撰联则尤重意境,主张写联时以格律为零。他孜孜写联40年,联作上数千副。其精品力作,不仅悬挂于河东,乃至名闻全国的岳阳楼、黄鹤楼、鹳雀楼、李家大院等名胜景点,且多次担任全国征联评委,多地举办联律讲座,对联史、联律、联义、联眼、联赏、联评、联论颇有精到、独到的见地。上引区区几例,虽难以完整表达其楹联艺术的造诣,但也可略见河东流派之创作风格。他为河东流派开启了“偕时、大气”之先河,又引领着河东流派“壮美,雄奇”之未来。

四绝其艺

杨振生不仅联功很深,而且诗功、书功、画功亦卓尔不群。中楹会孟繁锦会长为他“联画诗书四绝,酸甜苦辣一生”的题词,足以表明他的联艺、诗艺、书艺、画艺达到了融会贯通的绝妙境界。更为甚者,其诗联书画俱秉“豪放派”的艺术风格。

先看诗艺。诗为联之友,联为诗中诗。他的诗作与他的联作可谓孪生姐妹,并蒂而开,相映生辉。

先看三首题楼律诗:

一题岳阳楼:

子美诗中水,范公笔下楼。

山衔太白月,浪拍湘君愁。

莫道蓬瀛远,今于海市游。

人间宠辱事,一任大江流。

二题黄鹤楼:

临江负险一雄楼,几度沧桑几度秋。

黄鹤排云来复去,青莲搁笔咏还留。

气吞云梦衔山远,帆缀烟波极目流。

千古英雄淘不尽,山河收拾待从头。

三题鹳雀楼:

雄楼突兀大河边,鹳雀翩翩去复还。

俯瞰汉关三万里,直追舜月五千年。

不教白日依山尽,为有春风遍地酣。

咏唱凭栏今又是,当凌绝顶奋登攀。

吟此诗,品其味,楼起范公笔,水生子美诗;黄鹤排云去,青莲搁笔咏;瞰关三万里,追月五千年;英雄淘不尽,春风遍地酣。咏来如诗如画,想来亦真亦幻。谁说从中品不出李白之诗风,东坡之浩气,范公之神韵?

再看两首歌颂两位伟人的新诗:

一曰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的诗——《如果,他仍健在》
 
如果他仍健在,
才是一百一十个春秋。
相距“人生二百年”的自信,还远远的不够,不够……
作为一位伟大的诗人,
他唱惯了“红旗漫卷”、“百舸争流”;
吟惯了“沁园春”满,“满江红”透。
作为一位伟大的领袖,
他启明了赤县的漫漫长夜,
绘就一幅最新最美的画图。……
作为人伦的楷模,
他的人格魅力伟岸不朽,
是儿子,一样地匍匐在父母的坟头;
是丈夫,一样地发出《蝶恋花》的吟呕;
是父亲,一样地淌下老年丧子的酸泪;
是朋友,一样地抵足而眠,以茶代酒。
他决不作
子孙们飞黄腾达的“阶梯”,
他决不作
亲友们攀龙附凤的“高楼”。
古今中外,
哪儿有这样的“龙衣”?
补丁缀满了领头袖口。
古今中外,哪儿有这样的“御宴”?
红薯、辣子、红烧肉。
哪儿有?
哪儿有……

再看悼念邓小平的诗——《再道一声,小平您好》
 
没有,山呼“万岁”的喧嚣,
没有,“万寿无疆”的客套,
仅一声似属寻常问侯——小平,您好!
是谁,与披肝沥胆的凤阳农民,生死成交,
是谁,把骤然崛起的深圳高楼,屹立前哨,
是谁,在上海滩上高架起“杨浦大桥”,
是谁,把港澳回归的世纪之梦,变成喜炮,
是谁,树起一杆特色理论的大旗高标,
是谁,把十亿尧舜领上改革开放的康庄大道。
是谁……是谁……
祖国强了
人民富了
他却去了,
带着三起三落的传奇,
带着铮铮的不屈不挠,
带着一颗赤子之心,
带着东方巨人的骄傲,
留下一面伟大的旗帜,
留下一身风范,无价之宝。

看得出,即便是自由诗,他也是从心底自然流出,信手拈来,毫无娇柔造作之态,不多一个赘字,像一瓶瓶陈年老酒,散放着透瓶香。

他的书法师从中国著名教育家、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主攻黄庭坚,工行草,备诸体,因偏嗜狂草而自诩为“草头王”。他的书法一袭大气豪放的审美情趣,与其诗联和绘画结伴而行,相亲相融,相得益彰,而且在长期的临池研磨和率意创新中独辟蹊径,出神入化,师古而不泥古,提炼出“书论九首”,形成一个“墨海弄潮喜浪狂,万丈豪情翻大江”的“弄潮斋主人”狂放书体。

再看画艺。他自幼最喜画虎,后师从中国著名画家高冠华、姚治华先生,精习国画,工于山水花鸟人物,尤擅写意。其中国画“黄河瀑布”、“黄山颂”、“黄海奇观”、“黄山翡翠谷”、“梦笔生花”,壁画“坐化三清”、“白袍骁将”和表现河东大地中国古代十二大美女的“河东圣水毓美图”等为代表作。他的画与他的诗联书法自然而巧妙地搭配在一起,真是珠联璧合,天然浑成,潇洒遒劲,如出一炉。难怪他的诗联书画作品在北京大学一经展出,便好评如潮,并被北大图书馆收藏。正如北京大学教授、中国楹联学会副会长谷向阳评论的哪样:“杨振生先生是全国联界的一位突出代表,是近年来涌现的最有成就的艺术家。” “杨振生先生集多门艺术于一身,熔诗联书画于一炉是难能可贵的。”亦如国家一级美术师、运城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王陆点赞的那样:“其书画作品立意高古而不乏时代意识,雄强大气之中彰显浓郁之文化品位。其广采众家之长,思路宽博,山水花鸟人物兼使,楷隶草简篆俱善。用笔遒辣,万象缤纷,法备意足,真力弥漫。诗联作品理念新颖,立意深邃,想象奇特,情感真挚,语言鲜活,赢得了海内外专家和广大诗联爱好者的高度赞誉。”

痴狂其人

杨振生何以能在诗联书画创作中取得如此之高的成就,并且成为河东楹联流派的领军人物呢?这就要看从诗品、文品看其人品了。

从外貌看,他平常而质朴,不事打扮,不喜外露,一脸的沧桑和执着;从职务看,他最高是运城南风集团二厂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运城南风建筑工程公司工艺总监,首席设计师,运城市楹联学会常务副会长;从志趣看,他乐任中国楹联、诗词、书画家学会会员,华夏诗联书画艺术院院士、关公书画院院士;从作品看,他是当之无愧的中国楹联家、书法家、画家、诗人。从为人处世看,于官场谋功利势位,是个地地道道的门外汉,而面对诗联书画,却一身书卷气,一脑门文艺细胞。他之所以能够登上诗联书画的高境界,而且可以带出一个河东流派来,从他39副独具一格的“照己联”中便可窥斑见豹。

撮其要者,三个字:“痴、狂、醉”。

“痴”:他自幼画虎成癖,继而又习书成瘾,后诗联学会成立,更是一头扎进诗联创作和理论研讨之中而不可自拔,加之身兼南风建筑工程公司的首席设计师,他更是把工程设计同诗联书画融为一体,沉缅于其中,整日为诗联文化事业的发展绞尽脑汁,如醉如痴。于是,在全市,全国楹联界,他的作品、见解和名字频频亮相,光彩夺目。他的内心世界几乎完全被诗联书画艺术的王国所占据。正如他的自吹联:“入心万物皆书象;信口一开是对联”;自嗜联:“难改素餐生硬冷;独贪写意大雄奇”;自足联:“只求三顿瓜菜饱;难耐一天翰墨饥。”

“狂”:一个有所作为的艺术家,往往是先痴后狂,痴极了便会狂起来。杨振生平日与人交往很谦和,但是一拿起笔,想起诗,写起字,作起画,便井喷般涌出一股狂劲来。此狂,并非不见他人优,只觉自己长的狂妄之狂,而是狂采众家之长,是思维的狂放,灵感的狂舞,是思接千载,视通万里,排山倒海,无所顾忌的狂想。宋代大书法家苏轼教葛延之学书时云:“世人写字,能大不能小,能小不能大。我则不然,胸中有个天来大字,世间纵有极大字,焉能过此?从吾胸中天大字流出,则或大或小,唯吾所用。若能了此,便会作字也。”杨振生深谙此道,故胸藏一个天大的“大”字。于是,他的联作首开豪放派之先。这便是河东流派形成的奥秘所在。正如他的自画联:“为人楷,工作狂,方隶圆篆;嚼句酸,丹青苦,嗜辣怕甜” ;自封联:“逐利追名门外汉,颠张狂素草头王”;自迷联:“狂草三天难认主;醉诗半句总缠人”。

“醉”:一个真正的楹联家,没有醉在楹联中的经历和感受,是不可能忝入流派的。杨振生的艺术之路,便是沿着痴——狂——醉的三步曲走过来的。他虔诚地拜倒在诗联书画的门下,坚定而执着地走进艺术的圣殿,不管途中经历了多少坎坷,他都毫无悔意。也许,在有些人看来,是愚,是苦,而他却志在其中,责在其中,乐在其中,醉在其中,是一种至美至雅的精神享受。正如他的自荐联:“欲海万流羞放浪;文澜百丈喜玩潮。”自卑联:“他有魔法银千两;我送人情纸半张。”自好联:“从来醉我非佳酿;只管入诗尽好山。”

总之,杨振生是河东楹联流派的领军人物,也是诗联书画艺术的集大成者。他的楹联立意独特,恢宏大气;他的诗浪漫豪放,高峻横阔;他的书法龙飞凤舞,遒劲泼辣;他的画无法而法,任从心出。他满怀豪情壮志,自觉投入运城市创建“中国最佳楹联城市”的滚滚大潮中,在文化艺术界、特别是在中国楹联界各级领导、各方有识之士和媒体的关照下,以自己的禀赋、辛勤和执着,将诗联书画四门姊妹艺术融为一体,在河东联坛立起一座“山”。站在这座“山”顶的是一个“任凭险远终达岸,只顾攀登莫问高”的痴人,狂人,真人。痴乃有联无我,狂乃从心所欲,真乃天然率性。其实,非痴、非狂、非真,无几分傲气,何以称大才?何以成流派!像杨振生那样,人在楹联队列,心醉楹联事业,站在河东五千年优秀传统文化的沃土上,以广阔的胸襟和浪漫主义豪放的风格,奋力攀登两行文学的高峰,构建一个“求美、求新、求谐、求乐”的精神家园。这就是河东流派联家群的自信、特征和志向!

 


相关热词搜索:流派领军人 杨振生 文振西

上一篇:第六届中国楹联论坛纪要
下一篇:云中谁寄锦书来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