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牛运震《游五姓湖记》及译文
2016-09-27 20:36:27   来源:运城日报--运城新闻网   评论:0 点击:


清·牛运震《游五姓湖记》及译文 

【原文】

 

编者按 我市伍姓湖(古称五姓湖)整体开发工程、硝池滩综合治理工程现均已提上议事日程,打通盐湖、硝池滩、伍姓湖水系,实现沿线居民舟楫往来将不是梦想。本报8月3日3版刊出的卫君翔文章《“篇中人物,皆一时之豪”——毛泽东论五姓湖及其一时人物》,受到各界关注。不少读者给编辑部打来电话,期望对文中引用的《游五姓湖记》的内容有更为深入的了解。为此,本报组织力量,由编辑、记者李亚峰等对原文作注释和翻译。本报同时开设专栏“艺文披览”予以刊出,以飨读者。同时亦欢迎各位方家赐稿。


游五姓湖记


清·牛运震①


蒲郡②太守③周侯④既浚五姓湖之三年,余与浙东胡稚威⑤及周侯、永济令张君⑥、万泉令毕君⑦泛舟於湖。


是湖汇永济、临晋、虞乡三县之交,南浸中条之麓,北接桑泉,东受姚暹渠、鸭子池诸水,西抵赵伊镇,输於涑水。周环六七十里。五老诸峰,倒影其中。孤山、峨眉冈,远空极翠,复映带之。十月二日,余与张、毕二君先后至湖。已而周侯自虞乡却来舆迎胡君,达湖上。当是时,渔人篙工及湖山农民百数十人,咸舣舟以待。


明日登舟,由南岸放乎中流。绿岚微晕,红林未脱。风平烟净,湖光潋滟。白云横抹,桥影参差。已而扣舷载咏、举酒相属,高宴转清⑧,极望旷渺,乐可知也。然而渔人农父有歌於舟中者,隶卒按拍吹笛和之。渔之柔流而村罛者,罛声与歌相答也。


当是时,周侯推酒馔以餍耕牧之民。俯仰云水,四顾洲原,为说乡土山川风景之胜,晴雨桑麻,伏腊赛脯之乐。移舟促棹,酒酣耳热。杂引杯觞,高索果栗,若不知有太守公者。凫雁欢声,林木交舞,日暮景转,夷犹不厌。


夫牧有司不可以游览为事,彼其部领文奏,一日之玩则废之矣。矧其朱幡皂盖,卤薄驺骑,於山水之趣何有哉?谢灵运⑨之泛麻源,山简⑩之醉高阳池,吾意其掾吏犹苦之。为之民者愿安所得共焉。如使仆仆凿山谷,供帐具,则民不利有风雅之使,君可知也。至若逸人畸士,往往幅巾竹杖,喜自放於山巅水湄之外,一遇达官画舸鼓吹,则有“欵乃”一声,棹烟港荻浦而去耳。夫又安从致之。然则周侯今日之游,其何以为此乐也哉?


淤湖当昔盛时,环陂皆楼阁、亭馆,桃李霞绮,酒旗歌管,掩映簇集。近湖之淤,且涸者,百有余年,几成眢池。周侯疏涑水河,并湖浚之。今之清波潆漾,弥望浩淼者,周侯力也。浅有菰蒲,深有葭苇,鱼虾之产岁千万石。湖之民携而弋其利者,倍禾稼之入。扶老艾,抱孩樨,熙熙於山色湖光之中者,朝夕遍焉。


乃今周侯得一游,游而山农泽氓益得有其乐。然则湖自周侯始,湖之游亦自周侯始,是使湖之民利有湖,并利有周侯。虽谓周侯治蒲如斯游可也。舍是而鼓棹西湖之波,探奇美陂之澳,其乐又岂有易於此!於是余与胡君稚威乃肯与太守游。张毕二君曰:“不可以弗志也。”遂记之。


——选自《蒲州府志》


【注释】


①牛运震:字阶平,号空山,山东滋阳(今山东兖州)人。雍正十一年进士,历官甘肃省秦安、徽县、两当、平番等县知县。著作有《空山堂文集》。


②蒲郡:即清代蒲州府。清时无郡一级行政区划,此处称郡,是一种别称。


③太守:即知府。清时无太守官职,此处称太守,也是一种别称。


④周侯:即周景柱,浙江遂安人。举人出身,清乾隆十七年(公元1752年)由太原宁武府知府任上调任蒲州知府。


⑤胡稚威:即胡天游,浙江绍兴人,清代文章家、诗人,曾主持编修《蒲州府志》。


⑥张君:即张淑渠,山东济宁人,时为永济县令。


⑦毕君:即毕宿焘,山东文登人,时为万泉(属今万荣县)县令。


⑧高宴转清:典出唐代李白所写《与韩荆州书》:“必若接之以高宴,纵之以清谈。”高宴:盛大的宴会。清谈:汉末魏晋以来,士人喜高谈阔论,或评议人物,或探究玄理,称为清谈。


⑨谢灵运:南朝贵族,山水诗人,嗜好出行,纵情山水,不问政务。


⑩山简:晋朝贵族,喜饮酒。“每游习家园,置酒池上便醉,名之曰高阳池。”


【译文】


(公元1574年,乾隆壬申年后两年,即乾隆十九年)蒲州府知府周景柱(组织各县百姓大兴水利)疏通五姓湖之后的三年,我(有幸)与绍兴名士胡稚威(胡天游)及周太守、永济县令张淑渠、万泉县令毕宿焘,在湖中泛舟赏景。


五姓湖位于永济、临晋、虞乡三县交界之处,南接中条山,北接桑泉县,东边与姚暹渠、鸭子池相通,西边直达赵伊镇,与涑水河相通,方圆六七十里。(周边的)五老峰倒映在湖面,孤山、峨嵋冈翠色葱茏,山光水色,互相衬托,景色美不胜收。


十月二日这天,我和张、毕二人(早早)就来到了湖边,随后周知府用轿子接上胡稚威,从虞乡也来到了湖边。当时,(住在湖边的)渔家、艄公、农民听说周景柱知府要来,都(歇了工)停船靠岸,欢迎我们。


第二天,(我们的船)从南岸向湖中央进发。(但看那)远山的雾气若隐若现,深秋的红叶还挂在枝头,(湖面上)风平浪静,波光潋滟,倒映着淡淡的白云、参差的桥影。(而我们)拍打着船舷,吟咏着诗句,互相敬酒,于高谈中,或评议人物,或探究哲理,极目远望,天地苍茫,感到无比的惬意和快乐。(不远处的)舟中,渔人农夫们高兴地唱起了民间小调,我们的随从也不禁打着节拍、吹着横笛,与他们一起歌唱。即便是那水下的渔网,也似乎不甘寂寞,发出“咕咕”的声音,应和着人们的歌声。


这时,周景柱知府又把那些(在附近)耕田放牧的农民邀请过来一起用餐,指着上下四周的蓝天碧水、滩涂旷野,官民一起谈着乡土山川风景的美好、种桑植麻秋收冬藏的快乐。舟船行进不止,大家兴高采烈,边吃边喝,又说又笑,即便是知府在场,彼此之间也没有什么拘束。湖面上的水鸟在欢快地鸣叫,树木在风中轻柔地舞蹈,时间很快就到傍晚了,大家仍然不感到厌倦。


(说起来)作为守土一方的官员,原本是不应该参加这些游乐之事的,因为游玩一天,就要荒废一天政事。再说带着众多随多,摆下许多仪仗,(浩浩荡荡,前呼后拥)对于领略山水奇趣,又有多少用处呢?我想,像谢灵运、山简那样每天沉迷于在麻源谷、高阳池中游玩、醉酒,他们的下属一定苦不堪言。对于这样的官员,老百姓哪里还能对其寄予治民理政的希望呢?如果官员还要让人们在山谷中开凿道路,供应游玩器具和饮食起居,那么老百姓宁愿不要有这些“风雅”的官员,这是毫无疑问的。再说,那些有闲情雅致的逸人奇士,往往喜欢轻装简从,带一条毛巾、一根手杖,一个人在山间水畔放松自己。而一但遇上达官贵人的豪华游船、出行仪仗,常常是潇洒地轻划一桨,掉转船头,转往芦荡深处去了。在这种情况下,(你)又怎么可能把他们召唤到(你的)船中陪你喝酒聊天呢?相比之下,周景柱知府今天的出游,又是何以(区别于上述两种情况)有这么多快乐在呢?


想当年,五姓湖最为繁华的时候,整个湖的周边都是楼阁亭馆、歌台酒榭;湖岸上遍植桃李,花开时节,花团锦簇,云蒸霞蔚。后来,湖泊渐渐淤堵,慢慢干涸,一百多年来,几乎成了一个(毫无生气)枯竭的池塘。值得庆幸的是,周景柱任蒲州知府后,重新饮水疏通此湖。可以说,今天这个湖能清波荡漾,一望无垠,都是周知府的功劳。现在这个湖,到处是菰蒲芦苇,一年所产鱼虾达千万石之巨。生活在湖边的民众通过捕鱼而获得的利益比他们单纯种植庄稼要多上好几倍。在湖中、在岸上,早晚都能看到扶着老人或是抱着小孩,生活悠闲的人们。


如今,周知府的出游,又带给了老百姓更多的快乐。可以说,五姓湖是从周知府来蒲州之后才有的,在五姓湖上游玩也是从周知府来蒲州之后才有的。老百姓的利益(福祉)来自于五姓湖,也来自于周知府。因而,周知府也有了为政的成就感。因此,可以说周知府来五姓湖游玩,同他来蒲州一样,都有着理政治民的意义。如果不是这样,那他来五姓湖游玩,也不过像游西湖一般,是一种纯粹的猎奇和纵欲罢了。也正因为如此,我与胡稚威,也才愿意同他一道游赏。张毕两县令说,这次出游意义非同寻常,不能不写下来。于是我就写了这篇游记。


来源:运城日报--运城新闻网

http://epaper.sxycrb.com/ycrb/html/2013-09/07/content_3899.htm

相关热词搜索:牛运震 五姓湖 伍姓湖 李亚峰

上一篇:桃花扇·哀江南
下一篇:年轻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总排行
频道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