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母文 张兴贵
2018-09-11 10:59:19   来源:    评论:0 点击:

祭母文文 张兴贵先哲曰:母德慈仁,子孙赖福;母仪有光,坤道克顺也!吾兄妹五人,念及家慈十八岁时与家严结为夫妻,五十七年风雨同行,不离不弃,钦敬与惭愧不已。家慈二十四岁时,身患肺结核,以致终生日不离药

祭母文
文/张兴贵
 
先哲曰:母德慈仁,子孙赖福;母仪有光,坤道克顺也!吾兄妹五人,念及家慈十八岁时与家严结为夫妻,五十七年风雨同行,不离不弃,钦敬与惭愧不已。
 
家慈二十四岁时,身患肺结核,以致终生日不离药,哮喘不休。然则,家慈依旧精通机杼,谙熟稼穑,赶平车、揭石板等诸多男儿之事,皆能躬行;至于素日持家教子,更是起早摸黑,节衣缩食,琐碎事中彰母爱,寻常话里鉴初心,一个普通百姓,诸多朴素情怀,于今想起,已不能一一谈及,惭愧之情由然。另,村中婴儿,但有口疾,家慈总能悉心疗治,无怨无悔。
 
二零一零年,六十六岁的家慈突发脑梗,住院治疗之后,坚韧自强,不仅站起来,且能到田间劳作;二零一七年农历六月初六,家慈突发脑溢血,奈何众医乏术,诸药不灵,从此不能自理,依靠家严的贴心服侍,艰难延续生命;二零一八年农历七月二十三日早晨五时半,家慈在睡眠中再次脑溢血,不能言语与饮食,二十六日上午八时四十二分,家慈在吾兄妹五人的注视下,缓缓停止了呼吸,从容而安详地与她最爱的家人、与这个世界永远告别……
 
呜呼!家慈已去,吾等感戴萱堂之德,不敢须臾忘却,乃撰文以记,铭以恩泽,冀母仪无形,永世垂荫!
 
赞曰:
青松翠柏,家慈精神;高山流水,家慈遗风。
哀乐声声,催吾伤魂,絮酒生刍,寄吾悲情;
家慈一去,再不返程,往事依稀,化作烟云;
秋凉心凉,难以形容,无以报德,祭之于文。

相关热词搜索:张兴贵 祭母文 祭文

上一篇:祭伏羲文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