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救寺铁人的传说
2017-05-09 11:42:45   来源:永济市政府网   评论:0 点击:



普救寺铁人的传说
 
 普救寺花园石牌坊前,有两尊铁人,身高四尺,峨冠博带,拱手而立。提及这对铁人,还有一段发人深省的传说故事。
  相传明朝万历年间,蒲州城南鼓楼巷里有一座燕翅深宅大院,住着一位告老还乡的官员,此人姓沈名亮字百万,祖籍湖广福州人氏,膝下所生二子,长子名叫沈仲仁,次子名自沈仲义。这兄弟二人,一来出生于书香门第,又为官宦之家;二来聪颖过人,加之勤奋好学,所以三榜夺魁,帽插金花,可以说是官运享通,青云直上。仲仁点了翰林,官拜文渊阁大学士:仲义殿试探花,官封六部侍郎。有一年,沈亮作古归西,仲仁、仲义匆匆忙忙从京城赶回家乡奔丧,料理父亲的后事。其间,为争家产发生纠纷,不念手足之情,互不相让,只好诉状于蒲州府衙。
  蒲州太守姓梅名耿字金心,祖籍平阳。此人四品进士,博学多才,秉公执法,因此三任连坐蒲州。梅太守娶妻姜氏,姜夫人不仅长得玉容佳丽,瑰姿玮态,而且知书达理,才华出众。
  梅太守接到沈家兄弟的诉状,大为吃惊。暗想,一家是翰林公,一家是侍郎官,我乃四品进士,如何受理此案呢?回到后宅,愁眉苦脸,不思茶饭。姜夫人问起缘由,梅太守便将沈家二位大人为家产投诉事说了一遍。姜夫人听后微微一笑,说道:“区区小事,何必挂齿!”梅太守看了夫人一眼道:“我乃堂堂朝廷命官,都为此案犯愁,你一妇道人家,有何能耐,难道你有什么锦囊妙计不成?!”姜夫人道:“我不通治国之道,但晓做人之本;况沈家兄弟乃国之栋梁,人之楷模,竟见利忘义,为毫厘失手足之情,断兄弟之谊,非情非理,岂不让世人贻笑?!”梅太守沉思片刻道:“言之有理,如此说来,想必夫人对本案已成竹在胸。本官愿将此案交与夫人受理,意下如何?”“让妾受理此案不难,但须依我三件事。”“哪三件事,你且讲来。”姜夫人说:“这一,妾身为女流之辈,不能登大雅之堂,需借你的官戴,女扮男装,坐堂问案;这二,你立即向四乡八镇发出告示,三日之后在府衙大堂审理此案,让民众前来听判;这三,审理期间,你只能屏后听审,不能公开露面,以免漏馅。”三件事梅太守一一应允,条条照办。
  到了审案之日,蒲州府衙民众熙熙攘攘,把大堂挤得水泄不通。约巳时光景,三声堂鼓响过,三班衙役吼威站立两厢,只见太守大人身着朝服,仪表堂堂,坐在公案之上。她环视了一下围观的民众,拿起惊堂木一拍,说道:“恭请沈家二位大人上堂”。此时,大堂上鸦雀无声,众人朝着大堂门口张望。只见围观民众让出一条路来,沈家二位大人一前一后迈步来到公堂之上。太守夫人急忙起身,走下公案向沈家兄弟躬行大礼,而后说道:“给两位大人看座。”
  沈家兄弟拱手还礼,在公案左右落座。太守回到公案之上,彬彬有礼地说道:“二位大人的诉状,下官已经拜读,现有一事不明,不知当问不当问?”
  沈家兄弟齐声说:“但问无妨。”太守壮胆问道:“古往今来,做人以何为本? ”沈仲仁答道:“乃食朝廷奉禄,辅佐当今圣上,文能治国,武能安邦,遵循的是圣贤之道,‘三纲五常’做人之本,本若不张,人将尽矣!”太守点头称是,接着问道:“古之楷模,推崇何人?”“古之贤人,首崇伯夷、叔齐”,沈仲义抢先回答。“大人所言极是”,太守离位走下公案。慷慨陈词,“众所周知,首阳山二贤祠至今犹存,历代名贤高士多来瞻仰。想那伯叔二人,念其兄弟情谊,遵循做人之本,江山社稷不争;仁义两位大人,乃当今圣上之左臂右膀,本应胸襟坦荡,不知何故,竟为家细而争讼呢?”突兀奇来的反问,使得沈家二位大人瞠目结舌,无言对答。围观人群哗然,纷纷议论:“小官把大官问住了。这么大的官,还为家产争议,成何体统?”接着,太守说道:“鹁鸽呼雏,乌鸦反哺,仁也;鹿得草而鸣其群,蜂见花而聚其众,义也;羊羔跪乳,马不欺母,礼也;蜘蛛结网以为食,蝼蚁闭穴而知雨,智也;燕非舍不至,鸡非晓不鸣,此为信也。飞禽走兽且懂‘五常’,况且人为万物之灵,岂无一德!二位大人,以祖宗所遗之小节,而伤手足之大义。兄通万卷,全无教弟之才;弟掌六科,岂有伤兄之理!看将起来,沈仲仁,仁在哪里?沈仲义,义在何方!不仁不义,七尺男儿,凭何德站在人间?下官已将审理之词书于诉状之上,望二位大人好自为之。”说到这里,太守脱去冠戴,露出妇人之相,拂袖回后堂去了。公堂之上的沈家兄弟,见状呆若木鸡。围观民众骚动起来,纷纷喊到:“一个妇道人家,竟把两个大官奚落了一顿!”
  此时此刻,沈家兄弟大彻大悟,为家产争论,大失大礼,深感羞愧难当。在这大厅广众面前,竟被一女子劈头盖脑地指责了一通,二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而后,仲仁打开自己的诉状,只见上面留诗一首:
  兄弟同胞一母生,
  祖先遗业何须争。
  一朝相见一朝老,
  能有几日作弟兄。
  仲义诉状上同样有诗句:
  兄弟相处忍为安,
  莫因毫厘起祸端。
  眼前生子又兄弟,
  留给后辈作样看。
  二人看罢,深感身为朝廷重臣,竟不如一个妇道人家心胸坦荡,真乃无地自容,便相撞而死。
  沈家二位大人撞死公堂,这突兀意外之事,使得梅太守惊慌失措,束手无策,直埋怨夫人逞能,闯下大祸,无法向上交待!姜夫人说:“公堂之上,妾一没有刑讯,二没有逼供,只陈述了做人的道理,二位大人之死,与咱何干?”梅太守道:“人命关天,何况乃朝廷命官!”姜夫人回答说:“依妾之见,可请管官的官来裁决。”梅太守迫不及待地说:“沈家兄弟位居一人之下,百官群僚之上,除当今圣上,谁能奈何于他。”姜夫人说:“此事不难,只将沈家二位大人因何争讼,本府如何受理,他二人如何短见一一写个奏折,呈请皇帝圣裁,当为上策。”事不宜迟,当即写好奏折,装入奏匣密封。蒲州府乃两京之通衢大道,距京城48个驿站,差官昼夜兼程,直奔紫禁城而去。
  话说万历皇帝正在养心殿阅览经史,忽报蒲州府有密折陈上。只见上书:“翰林仲仁、侍郎仲义二公为家私争讼身亡事奏请我皇圣裁……”万历皇帝感到莫名奇妙,心里暗想:“朕的二卿返乡奔丧,为何又争讼身亡?”便细细过目。当看到太守夫人,为调停两位重臣的争讼,不仅女扮男装,大坐公堂,而且言谈字字入情,句句入理,竟把翰林公、侍郎官问得哑口无言,羞愧身亡时,便自言自语:“天下竟有这样奇才女子,难得难得!”当即朱笔一挥批示:“沈家二公之死,属见小利而失大节自为,与蒲州府衙无干,为昭示世人,铸两个铁人,立于府衙门前。”并嘉封太守夫人为“女中之贤”。
  前后七八天,飞马来报圣旨到。梅太守接旨一看,心头的石头才落了地。果然不出姜夫人所料。之后,遵照圣上旨意,铸了两个铁人竖立之后,蒲州地面争讼案件趋减,打官司告状的人几乎没有了。铁人的故事流传至今,后人又写了一幅长联赞叹:
  伯夷叔齐,让国而逃,谏伐而死,千古名贤扬天下;
  仲仁仲义,为财争讼,自愧身亡,失足遗恨成笑柄。




 

相关热词搜索:普救寺 铁人

上一篇:五七——谨以此文纪念我的母亲
下一篇:奢香夫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