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史钩沉 > 正文

刘锋:梁章钜《楹联丛话·故事》考辨
2017-12-06 18:53:58   来源:    评论:0 点击:

梁章钜《楹联丛话·故事》考辨刘 锋 天津大学关于春联的起源,究竟起源于宋,还是元,或者是明·梁章钜在《楹联丛话·故事》中,给出了一些资料,也广泛被后人引用。至于梁文所引资料的准确性迄今尚无质疑。本

梁章钜《楹联丛话·故事》考辨
刘 锋 天津大学
 
关于春联的起源,究竟起源于宋,还是元,或者是明·梁章钜在《楹联丛话·故事》中,给出了一些资料,也广泛被后人引用。至于梁文所引资料的准确性迄今尚无质疑。本文将对最早的两则资料进行考辨。这涉及到春联起源的宋代说和元代说。限于篇幅,对于明代说的资料考辨,此处从略。此处考辨,对春联界定必须满足三个条件:1、必须指明所记载的是春联,即须有“春联”一词,不能是桃符等字样;2、这个春联必须是独立的对联创作,不能是诗歌、骈文等等的摘句;3、记载春联的文献应具有准确性,可靠性和权威性。
 
 
南宋真西山春联考辨
 
据梁章钜在《楹联丛话》卷一·故事指出:浦城真西山先生,尝读书邑之粤山,名其斋曰“学易”,即今南浦书院地也。有春联云:“坐看吴粤两山色;默契羲文千古心。”见《三才图会》。余尝主南浦讲席,拟为敬录此联,悬之楹柱,而因循未果。附记于此。
 
所谓“浦城真西山先生”是指南宋时期的真德秀。真德秀(1178---1235),字希元,号西山,福建浦城(今浦城县仙阳镇)人。本姓慎,因避(宋)孝宗讳改姓真。南宋后期著名理学家,尊称为“西山先生”。真德秀于庆元五年(1199年)进士及第,开禧元年(1205年)中博学宏词科,曾官礼部侍郎、户部尚书、参知政事等,谥文忠。曾修《大学衍义》,创“西山真氏学派”,有《真文忠公集》。梁章钜这一段话最能激动楹联界的关键词是“春联”。孟昶“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一联虽然是最早的对联,而且也是写春节的,但它只能归于桃符类春联。更重要的是当时还没有出现“春联”一词。
 
如果梁章钜所说是成立的,那么真德秀这一联“坐看吴粤两山色;默契羲文千古心”就是历史记载的第一副春联。梁章钜所说是源于《三才图会》。《三才图会》又名《三才图说》,是由明代王圻及其儿子王思义撰写的百科式图录类书。此书于1607年完成编辑,并在1609年出版。当代,上海古籍出版社另出版有三卷本《三才图会》。王圻(1530~1615)字元翰,号洪洲,上海青浦县人。明代文献学家、藏书家。嘉靖四十四年(公历1565年)进士,历官陕西布政参议等,退休后以著书为事,所辑有:《续文献通考》《稗史汇编》《洗冤录》等等。王思义,王圻之子,字允明,生平未详,与其父王圻合著有《三才图会》一书另著有《宋史纂要》等等。
 
据检阅旧本《三才图会》人物·七卷:在真西山图像侧有文字说明:“真西山,名德秀,字希元,闽之浦城人。本姓慎,因避孝宗讳,改焉。越山居成,名其斋曰:学易,春帖云:‘坐看吴越两山色,默契羲文千古心。’以进士官资政殿学士,提举万寿观兼侍读。”以此观之,原文是“春帖”而非“春联”。那么梁章钜是误读,还是有意为之,不得而知。总而言之,南宋的真西山,明代的王圻、王思义父子均未提“春联”一词。至于梁章钜,是清代中叶人,其时,春联已经很流行了。
 
还有一个证据是根据《尧山堂外纪》。据《尧山堂外纪》卷60:“真德秀,字希元,本姓慎,宋时避庙讳甚谨,孝宗讳,故改姓真。”条下记载:真西山越山新居成,名其斋曰《学易春》,贴子云:“坐看吴越两山色,默契羲文千古心。”根据旧本《尧山堂外纪》研读,新本《尧山堂外纪》之断句当有误,应为:真西山越山新居成,名其斋曰《学易》,春贴子云:“坐看吴越两山色,默契羲文千古心。”那么《尧山堂外纪》所指真西山一联是“春贴子”。这和《三才图会》是一致的。《尧山堂外纪》100卷,是明代蒋一葵撰。蒋一葵,字仲舒,又号石原居士,江苏常州武进人。明代万历甲午进士,历官至南京刑部主事等。《尧山堂外记》收录上起古初,下迄明代“正集不录”的1223名作家诗赋词曲,间或加以评述,缀其本事;且附一小传,或详或略,一目了然。史料价值极高。郑振铎先生说,此书“有丰富的史料,对研究文学史的人特别有用”。谢国桢先生亦称此书“最可以推荐”。检读《真德秀诗集》,真德秀所作春贴子诗歌很多,其中有:“春贴子·东宫”5首,“春贴子·皇帝阁”6首,“春贴子·皇后阁”5首,计16首。当然,这里的春贴子是诗歌。因此,真德秀作春贴子对联也是可能的。
 
至于这里的春贴子是两句诗(当然是符合对仗规律的)?还是独立的对联?这很难断定。当然我宁愿相信,这是一副对联。不过,我有一个观点,两句诗是对联的一个起源。那将另外行文论述。
 
结论:我们可以论定春帖子(对联)起于宋代说是有依据的。
 
 
元初赵孟頫春联考辨
 
据梁章钜在《楹联丛话》卷一·故事:《濯缨亭笔记》云:“元世祖初闻赵子昂之名,即召见之。子昂丰姿如玉,照映左右。世祖心异之,以为非人臣之相。使脱冠,见其头尖锐,乃曰:‘不过一俊书生耳。’遂命书殿上春联,子昂题曰:‘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又命书应门春联,题曰:‘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按:“日月”十字,今率用为新岁桃符,几遍闾巷,而不知始自松雪翁,且非臣工所宜用也。又按:今人家门联率用“天恩春浩荡;文治日光华”十字,不知此乃雍正年间御赐桐城张文和廷玉桃符句,张氏岁岁悬之。后京官度岁,强半书此作大门春联,近日则外省亦比户皆然矣。
 
据查阅《续修四库全书·子部·杂家类》之《濯缨亭笔记》旧本,关于赵孟頫春联的内容有两处。令人不解的是梁章钜只引用了第二处,而置第一处而不顾。而第二处是诗歌摘句,显然不能作春联看。其卷六云:元时,淮人赵氏,富而好文章,尝以诗赋私试士,……其家有明月楼,以金壶及杯盘饷赵子昂求书春联。子昂题曰:“春风阆苑三千客,明月扬州第一楼。”当时以为绝唱。……。这是第一处。
 
赵子昂善书。有文名。元世祖闻而召见之。子昂丰姿如玉。照映左右。世祖心异之。以为非人臣之相。使脱冠而头锐。乃曰。不过一俊书生耳。遂命书殿上春联。子昂题曰:“九天阊阖开官殿。万国衣冠拜冕旒”。又命书应门春联。题曰:“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因出宋艺祖神像命之题赞,以观其志。子昂踧踖良久,题曰:“玉带绯袍色色新。一回展卷一伤神。江南江北新疆土。曾属当年旧主人”。世祖大称善。这是第二处。
 
《濯缨亭笔记》的作者是明代戴冠。戴冠(1442---1512),字章甫,自号濯缨,江苏长洲人。《明史》无传。《献征录》卷85及《莆田集》卷27有文征明撰的《戴先生冠传》,称“其学自经史外,若诸子百家、山经地志、阴阳历律与夫稗官小说,莫不贯总。……议论高远,……务出人意”。但八次应举不中。弘治四年(1491),“始以年资贡礼部”,授浙江绍兴府儒学训导。
 
又据《尧山堂外纪》卷70赵孟頫条下,虽记载和《濯缨亭笔记》不同,但同样也有两段:世祖尝问叶李、留梦炎优劣于赵孟頫……帝善卒章之意,叹赏不已。相传松雪肌肤极细润,常服止用软绫绢,遇葛,肌即伤擦。元主以其仪观非常,且宋宗室,惧为众望所归,窃忌之。一日,步至馆阁,松雪适据案书读,乃默从后相其肩背,笑云:“此不过秀才官耳。”自是信任不疑。……
 
元盛时,扬州有赵氏者,富而好客,其家有明月楼,人作春题多未当其意。一日,赵子昂过扬,主人知之,迎致楼上,盛筵相款,所用皆银器,酒半,出纸笔求作春题,子昂援笔书云:“春风阆苑三千客,明月扬州第一楼。”主人得之喜甚,尽彻酒器以赠子昂。
 
细细比较两文,有三点不同:其一,关于赵孟頫的形貌,《尧山堂外纪》只说相传,感觉《濯缨亭笔记》传奇色彩更浓。其二,赵孟頫“明月春风”一联,《尧山堂外纪》作“春题”,《濯缨亭笔记》作“春联”,梁章钜则不取。其三,“九天阊阖开官殿,万国衣冠拜冕旒”一联以及“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一联,虽然梁章钜采用,其实是诗歌的摘句,且为《尧山堂外纪》所不载。从文学史角度,似乎《尧山堂外纪》可信度更高。
 
“九天”、“万国”一联摘自王维的诗歌“和贾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诗云“绛帻鸡人报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到凤池头。”“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摘自陈后主叔宝诗歌。据《尧山堂外纪·卷十七·六朝(陈)》记载:后主入隋,文帝给赐甚厚,每预宴,为不奏吴乐,恐伤其心。监者言:“叔宝与子弟等日饮一石,终日沉醉,罕有醒时。”帝曰:“且任其性,不尔,何以过日?”及从东巡,登芒山,侍宴赋诗,曰:“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太平无以报,愿上东封书。”后从至仁寿宫,及出,文帝目之曰:“此败,岂不由酒!”
 
《尧山堂外纪》论定赵孟頫所作是“春题”,那么“春题”一词是不是生造的呢?不是。唐代白居易有《春题湖上》一诗,其中佳句有“松排山面千重翠,月点波心一颗珠。”宋代吴儆有浣溪沙(春题别墅)一词,佳句云:“山色解随春意远,残阳还傍远山低。”
 
结论:赵孟頫所作究竟是春联还是春题?当然可以见仁见智。《尧山堂外纪》作春题,《濯缨亭笔记》作春联。这或许是春联一词最早的出处。但是,一方面,两书作者均处于明代;另一方面,梁章钜又不取;认定元初赵孟頫所作是春联,证据也还是不足的。
 

相关热词搜索:刘锋 梁章钜 楹联丛话 考辨 联史

上一篇:刘太品:联海泛舟第一桨——常江先生“早期”的楹联活动(上)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