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史钩沉 > 正文

长征父子与红色对联史话
2017-07-05 11:03:24   来源:    评论:0 点击:

长征父子与红色对联史话姚老庚 广西1927年,毛泽东写过一首《西江月·秋收起义》,诗中提到镰刀斧头。无独有偶,红色经典对联斧头劈开新世界,镰刀割断旧乾坤。立意造词,气吞山河,具有雷霆万钧革命精神,对仗
 

长征父子与红色对联史话

姚老庚 广西

1927年,毛泽东写过一首《西江月·秋收起义》,诗中提到“镰刀斧头”。无独有偶,红色经典对联“斧头劈开新世界,镰刀割断旧乾坤。”立意造词,气吞山河,具有雷霆万钧革命精神,对仗工整,气势恢宏,是中国红色对联佳作。红军在长征沿途曾多次书写这副楹联,宣传共产党革命宗旨,描绘红军英雄气概。而更令人难忘的,对联撰写者及背后的经典故事与长征紧密联系在一起。

话说:1932年底,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由徐向前、李先念率领,从鄂豫皖根据地转移西征,经陕南进入四川东北部,浴血奋战创建了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所到之处,地方豪绅闻风逃窜。达县梓桐乡团总杜光亭平时仗势欺压百姓,群众对他恨之入骨。听说红军马上就要打到梓桐乡了,赶紧收拾金银细软,逃到达县城里躲藏起来,敌人怕红军,穷人盼红军。以教书为业,在梓桐乡颇有名望的农民知识分子何永瑞,日夜盼望红军到来。何永瑞的大堂兄是中共党员,参加过“川东游击军”,为迎接红军到来,他化装成商人在达县城里从事地下活动。受堂兄影响,何永瑞思想进步,常常利用教学向学生灌输革命道理,革命的种子在梓桐乡遍地播撒。团总杜光亭对何永瑞恨得咬牙切齿,必欲除之而后快,正是红军的到来,使何永瑞幸免于难。何永瑞膝下育有三子:老大何利泽、老二何正泽、老三何芳泽,都进过学堂,不但有文化,还接受革命思想,常常帮助乡邻识文断字,析事明理。当闻听地主势力逃遁、红军往梓桐进发时,他们揭竿而起,成立乡苏维埃。穷苦人民兴高采烈敲锣打鼓,庆贺有了自己的“家”。

1933年8月22日,何永瑞父子派人前去邻近的北山乡,迎接红军到梓桐乡。9月3日,红三十军大部队到达梓桐,政治部设在杜光亭庄园。庄园修得比较考究,雕梁画栋,碧瓦飞檐,草绿花红,当地人称为“杜府草堂”。随着红三十军进驻,李先念指挥了著名的何家山、垒城寺战役,歼敌数百人,为粉碎四川军阀刘湘的“六路围攻”起了重要作用。“推翻国民党统治;建立苏维埃政权”“杜府草堂”成了红色的海洋,红旗招展,标语满墙。何永瑞父子受到鼓舞,决定撰写一副对联,表达对红军的感情。他们一连想了几天,对联写了十几副,都不满意。怎么写才能表达贫苦人民对红军的深情厚谊,何氏父子一时也拿不定主意。这天他们又到红军政治部汇报工作,抬头看见红旗上的镰刀斧头,突然有了灵感,“镰刀和斧头都代表无产阶级,穷人要翻身做主人,只有拿起手中的镰刀和斧头,向黑暗的统治和腐败势力宣战,彻底砸碎反动阶级的统治。”思路一通天地宽,他们遂决定以镰刀和斧头为内容创作对联。反映了无产阶级改造世界的崇高理想和必胜信念。它号召工农大众拿起刀枪,向旧世界开火;它明确宣告:旧乾坤必被砸碎,新世界定要到来。不仅成为红军时期广为传颂的鼓动性口号,而且成为对联艺术的佳作。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先想出了“镰刀割断旧乾坤”,而“斧头”怎么“新世界”则颇费一番心思。是“砍出”,还是“砸出”,或许还有哪个词更好,他们继续推敲。说来也巧,这时正好一位红军营长从何永瑞身边经过,见他反复念叨:“砍出”,“劈开”,似乎难以决断用哪个词更好,红军营长就用浓重的陕西话说道:“念叨个甚,我看不如用‘劈开’算了,额(我)们陕西就有沉香劈山救母的传说,‘劈开’不但有气势,而且有力度。“对,用劈开!”就这样,红军营长一锤帮他们定了音,这副震撼川陕苏区,乃至全中国的红色对联横空出世了。“笔墨伺候!”何永瑞兴奋地对儿子喊道,只见他卷袖悬腕,笔走龙蛇,在红纸上一气呵成写下“斧头劈开新世界,镰刀割断旧乾坤”这副气势磅礴的红色对联。红军宣传干事找来工匠,将它刻在石朝门的柱子上,还灵机一动添上“红三十军政治部”几个字作横批。又有人建议再加几个字,于是又在侧面两旁刻上“阶级斗争”、“平分土地”八个大字。红三十军政委李先念经过梓桐时对这副对联大加赞赏,用笔记本认真抄录下来。

期间,何永瑞父子找到李先念,强烈要求加入红军。李先念了解到他们父子有文化且思想进步,便妥善作了安排:何永瑞任红三十军政治部秘书,何正泽任红三十军宣传科科长,何利泽任北山乡苏维埃主席,何芳泽任梓桐乡苏维埃主席,他后来又在北山区和赤江县(平昌县)任苏维埃主席。1935年1月22日,红四方面军根据党中央决定,强渡嘉陵江,由此告别川陕苏区踏上了长征路。红军长征后,地主杜光亭还乡,见到对联恨之入骨,本想铲除,又怕损毁石朝门破坏了风水,加之害怕红军又打回来,只得用灰糊平,使外面不见字迹。谁料,这副对联就这样奇迹般地被保存了下来。

红军长征,何永瑞因年老有病跟不上部队,组织上让他回到家乡坚持斗争。国民党悬赏抓他,由于他开展活动隐蔽,敌人未能得逞。不幸的是,不久他因病去世。大儿子何利泽作战英勇,机智灵活,长征到窦口时被任命为红三十军预备团团长。一次在突破敌人包围圈作战中光荣牺牲。二儿子何正泽带着妻子和孩子参加长征,部队行进到松潘时,受敌阻击全家被打散未跟上队伍,一儿一女被杀害。他与妻子决定回乡继续闹革命,一路要饭回到梓桐,刚进家门,就被国民党暗探发现,把他抓进监狱严刑拷打,打断了他几根肋骨关了3年。他坚贞不屈。身体遭到严重摧残,后来地下党营救得以出狱。新中国成立,何正泽应邀参加了北京国庆观礼。三儿子何芳泽随部队长征北上,艰难地翻过了大雪山,过草地时体质虚弱加上误吃了有毒的野菜,永远倒在了诺尔盖。

1958年,达县修建烈士陵园,老红军、民政科长吴德怀带队到梓桐征集史料,群众告诉他们有一副被石灰糊盖多年的革命对联。他们发现后,如获至宝,将石朝门运到达县城里。次年,中国革命博物馆派人到达县地区征集文物,将这一珍贵革命文物运到北京保存。见证了红四方面军征战历程的这副对联被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收藏,成为珍贵的历史文物。

 

相关热词搜索:红色对联 姚老庚

上一篇:对联源于生活
下一篇:从《楹联通讯》看常江先生早期楹联活动及思想的前瞻性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