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史钩沉 > 正文

清代陇右鸿儒王权楹联
2017-06-05 11:37: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清代陇右鸿儒王权楹联张梓林 甘肃王权(1822—1905),字心如,号笠云,清代巩昌府伏羌县(今甘肃甘谷)人,道光二十四年举人,晚清陇右著名学者和诗人。历官甘肃文县教谕,陕西延长、兴平、富平知县。曾掌教甘肃文

 

清代陇右鸿儒王权楹联
张梓林 甘肃

王权(1822—1905),字心如,号笠云,清代巩昌府伏羌县(今甘肃甘谷)人,道光二十四年举人,晚清陇右著名学者和诗人。历官甘肃文县教谕,陕西延长、兴平、富平知县。曾掌教甘肃文昌、天水、正兴、兴文诸书院。一生为官清廉,政绩卓越,造福一方百姓,时任陕甘总督左宗棠评价曰:“伏羌王权,学问人品当代罕有,而吏治尤为陕甘第一”。其师陈世熔赠诗云:“笔下有风云,眼底无富贵。肝胆真吾徒,文学亦高第。百代有良史,独行子当置。”于其学问人品评价甚高。李鼎文先生认为其是甘肃旧学之殿军。著有《舆地辨同》、《辨同录》、《典昉》、《诂剩》、《笠云山房诗集》、《笠云山房文集》、与任其昌合编《秦州直隶州新志》等。其诗主要载于《笠云山房诗集》。民国修《秦州直隶州新志续编》中用“古文胎息韩柳,诗亦琅琅唐音”评说王权诗文。任其昌在《书心如集》中记载“势捷生廉悍,神来动激昂”是对王权诗铿锵有力的总结,与“诗亦琅琅唐音”有异曲同工之妙。钱仲联《道咸诗坛点将录》谓王权《愤诗》和《挽林文忠公》,堪称“诗史”。其父王汝揆,道光二十年举人,后任平凉府教谕,于同治二年在陕甘同治回乱中因平凉城攻陷而“尽节殉难”。王权一门三代六举人,足见书香之盛。先生楹联亦颇为精深,堪称高手。试举例以窥斑见豹。

伏羌大像山文昌阁阁楼联:
帝座面三峰,恰鹗骞石鼓,鸿翥缇群,檐前便是重霄路;
星池含万象,看气润珠躔,辉联壁府,榜下频萦五色云。

恰鹗:大嘴鸟,鱼鹰,借指有才能的人。骞:高举。石鼓:石鼓山,伏羌西南名山。《汉书地理志》载:它是朱圉山主峰,伏羌旧有“石鼓擎雪”为八景之一。鸿翥:鸟向上飞。缇群:指缇群山,伏羌城北过渭河之名山。重霄:指九重霄,古代传说天有九重。九是虚数,也是贵数,所以有极限之意。星池:传说中的仙池名。晋王嘉《拾遗记·员峤山》:“西有星池千里,池中有神龟,八足六眼,背负七星、日、月、八方之图。腹有五岳、四渎之象,时出石上,望之煌煌如列星矣。”躔:chan,麋鹿的足迹。又泛指脚迹,行迹。珠躔意指像珍珠一样光润璀璨的天边星辰。壁:指壁宿,东壁二星主文章,天下图书之秘府也。壁府乃东壁图书府之意。五色云:古人寓意祥瑞。《陈书·徐陵传》:“母臧氏,尝梦五色云化而为凤,集左肩上,已而诞陵焉。”光绪二十八年(1902)邑人王权撰《大像山文昌阁创立文社碑记》。估计此联也撰于同时。此联为鹤步格,上下联对仗工稳,节奏起伏,从地上鹗骞石鼓,鸿翥缇群写到天上气润珠躔,辉联壁府,从面三峰到含万象,从重霄路到五色云,气象博大吞吐天地,用典自如,意蕴深邃,足见先生学富五车,胸藏智珠,撰联功底之深厚。不愧文坛领袖。

挽李云章联:
绝学久相推,经既称神,史兼号圣,奈林立契阔,噩耗忽传,行矣故人,柱下一龙今化去;
先生原未死,教敷河右,名满关中,况庭授渊源,佳儿继起,勖哉前路,云间双凤伫飞腾。

契阔:此处指勤苦。柱下:史载老子曾为周柱下史,后以“柱下”为老子或老子《道德经》代称。勖xu,勉也。双凤:一对凤凰。比喻两位才德出众的人。李云章,即李铭汉(1809—1891),甘肃武威人,与王权为知交,子李于楷,光绪二十一年进士,领衔具草《请废马关条约呈文》,名重当时,甘肃武威张澍名于嘉道间,李父子为后来人也。李铭汉博通经史,才华出众。对于天文、历算、舆地、兵农、音韵、训诂、史学皆有研究。晚年主讲凉州雍凉书院、甘州甘泉书院。致力于教授生徒,著书立说。著作有《续通鉴纪事本末》、《尔雅声类》、《说文谐声表》、《日知斋诗稿》等。此联为马蹄格,挽挚友李云章先生,上联“经既称神,史兼号圣”,是对先生为往圣继绝学一生的肯定。作为人中之龙,化去无存,令作者无限感伤。回过头来,作者又以充满希望的笔调说“先生原未死”,他“教敷河右,名满关中,况庭授渊源,佳儿继起”自会千秋不朽。读罢此联,给人生生不息感触。儒家教人自强不息,于此联即可知之。

挽任士言先生联:
士尊模范,官奉典型,俄遭国步伤心,陨宿光犹还北极;
君赴蓬莱,我婴沉疴,转盼泉途握手,长号声岂恸西台。

国步:指国家命运。西台:台名。宋谢翱哭文天祥处。在今浙江省桐庐县南富春山。任其昌(1830—1900),字士言,甘肃秦州(今天水秦城)人。幼年丧父,“家贫粗极不继”,但他“年少聪慧,嗜读不掇”,于同治四年(公元1865)考取进士,授户部主事。腐朽晚清内患外忧世态炎凉,使得任其昌毅然放弃仕途富贵,于同治十三年(1873),“告假归里”,奉母回到家乡,从此开始他三十年“躬行为本”,弟子遍及陇右的教育、教书生涯。他和王权为挚交,曾合编《秦州直隶州新志》。光绪庚子年(1900),八国联国入侵京师,消息径至天水,其长子任承允任京官,音讯俱无,任其昌忧国伤时,又思念儿孙,遂病卧床榻,在生命最后浮思连翩,手书《病中留别亲友诗》(一首)和《自挽诗》(两首)后,抛笔而逝,终年71岁。《自挽诗》作为生命绝唱和家国牵念流芳后世,诗曰:飞雨流云过此生,有情何似总无情。可怜耿耿胸中血,埋向青山作五兵。王权挽联正是此时所写,充满哀痛之情。此联为多句联鹤步格,撰此联时已年高八十,且身患重病。然而国家沦落,挚友逝去,给他撕心裂肺的痛楚。

挽魏仰斋先生联:
生前君似谁,四十年言矩行规,可师可友;
身后得何物,两三卷残文剩稿,遗子遗孙。

魏观象,字仰斋,清同光伏羌人,善诗文。其孙魏立为光绪进士,《甘谷县志稿》称其“工对语,有奇童之称”曾任咸阳知县。陕甘回变时,先生馆韩城,后即归里,诗多激愤之声,终以不遇卒,高寿84岁。王权有《陇上诗人魏仰斋》传文。先生一生致力教育,造就颇多。有暇,则与后进同好诗酒聚谈,砥砺学行。观此联即知仰斋之人品学识,更可看出与王权交情深厚。上下两联皆以问答方式道出仰斋先生“四十年言矩行规,可师可友”的高洁人品以及“两三卷残文剩稿,遗子遗孙”的清廉家风。此联为多句联龙行格。

挽魏礼斋先生联:
品概与了翁伯仲,晚岁秉铎白亭,俾西凉髦士,衣德绍闻,尚讴咏鹤山教泽;
学规为后辈津梁,昔年读经绛帐,遵东鲁雅言,培材育俊,谁遹承鹿洞薪传。

白亭:咸阳境内古地名。鹤山:指魏了翁。魏了翁,字华父,号鹤山,邛州蒲江人,南宋著名理学家。遹:遵循。鹿洞:白鹿洞,宋朱熹讲学处。据考,魏礼斋应为清代伏羌廪贡魏诗,曾任训导。礼斋先生秉铎白亭,培材育俊,于此联即可知之。此联为多句联鹤步格。

 

相关热词搜索:王权 联史

上一篇:左宗棠与对联的逸闻与真相
下一篇:对联源于生活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