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史钩沉 > 正文

左宗棠与对联的逸闻与真相
2017-05-12 18:25:21   来源:    评论:0 点击:

当时的名士曾国藩、左宗棠等都撰写了大量的对联。这些对联可以从一侧面还原出晚清政坛上名臣之间的微妙关系。逸闻:凭对联与总督结亲家真相:对联令陶澍激赏之春殿语从容,廿载家山印心石在;大江流日夜,八州子

当时的名士曾国藩、左宗棠等都撰写了大量的对联。这些对联可以从一侧面还原出晚清政坛上名臣之间的微妙关系。


逸闻:凭对联与总督结亲家
真相:对联令陶澍“激赏之”

“春殿语从容,廿载家山印心石在;大江流日夜,八州子弟翘首公归。”这是左宗棠的第一首成名对联,于1837年(道光十七年)写给时任两江总督的陶澍,当时的左宗棠26岁。

在此两年前,左宗棠到北京参加会试,本已被取为第十五名,不料后因湖南多录了一个名额,于是,揭榜时,就将他的试卷撤下,把多出的名额让给了湖北。这样一来,左宗棠被剥夺进士资格,仅取为“誉录”,主要负责章奏、谕旨等抄写,相当于文书之类,虽然也可以积功而获授官职,但左宗棠不甘屈就,毅然返乡为下一次会试作准备。

此时,左宗棠父母双亡,家境贫寒的他,只好入赘寄居岳母家。1836年,左宗棠曾在自己的书房写下“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读破万卷,神交古人”的联语,生动形象地描述了自己的贫困现状和远大志向。这副对联,后来被毛泽东改为“身无分文,心忧天下”以自勉。

1837年,左宗棠应时任湖南巡抚的吴荣光之邀,出任醴陵渌江学院山长(即校长)。就在这年,两江总督陶澍在江西检阅部队后,向道光皇帝请假回家扫墓。从江西回湖南安化老家,途中要经过醴陵县。为讨好位高权重的两江总督,醴陵县专门新修了馆舍让陶澍休息。馆舍修好后,醴陵县令请左宗棠为馆舍撰写一副楹联,装点门面。于是,左宗棠就写下了本文开篇提及的那副对联。

史料记载,陶澍看到这副楹联之后,“激赏之”,立即嘱咐县令将作者左宗棠请来。一见之下,“倾谈竟夕,与订交而别”。

陶澍为何对这副楹联如此欣赏呢?原来,这副楹联既写出了陶澍平生最引为得意的事情,又表达了湖南人民对陶澍回乡省亲的期盼,故此让他十分高兴。

上联中的“印心石”指陶澍少时读书于安化石门潭之滨的石屋,潭心有石,被称为“印心石”。1835年(道光十五年)十一月底,道光皇帝第14次接见陶澍。交谈中,道光得知陶澍少时跟随父亲在石门潭读书的情形后,温言劝勉,亲书“印心石屋”四字赐予陶澍;“廿载”则是指陶澍离家为官已经二十年。道光皇帝接见并亲书题赠,是陶澍一生最为自豪的事情,经左宗棠这样一个远离庙谟的举子写出,说明此事流布甚广,陶澍岂能不高兴?

“八州”是湖南的古称。湖南行政区划几经变迁,隋朝时湖南省境设8郡,唐初改郡为州,唐高祖李渊时湖南置潭州总管府,管辖潭州、衡州、永州、郴州、连州、南梁州、南云州、南营州8州,其中的潭州即现在的长沙,衡州、永州、郴州则沿用至今。对联中的“翘首公归”表达了湖湘子弟欢迎陶澍之情,与“大江流日夜”情景交融,打动人心。

1838年(道光十八年),左宗棠第三次赴京师参加会试,依然落榜。南返途中,他到江宁(今南京)拜访两江总督陶澍。陶澍将他留在总督衙门,安排幕僚和朋友与左宗棠聊天,还为其子陶桄求婚于左宗棠的长女左孝瑜。两家遂结为儿女亲家。


逸闻:左宗棠曾国藩出联戏斗
真相:无从稽考

除此之外,关于曾左二人撰联互讽,还有一则故事:一天,曾国藩径直到了长沙巡抚的幕府,见左宗棠坐在不远处看小妾洗脚,便戏出一联云:看如夫人洗脚。左宗棠才思敏捷,立即对出下联:赐同进士出身。左宗棠的下联令曾国藩相当尴尬。

所谓“如夫人”即“小妾”。左宗棠和周诒端结婚后,连生了两个女儿。婚后第四年,左宗棠的岳母认为女儿子息(繁衍后代)艰难,又觉得随女儿陪嫁的女侍张氏有福相、能多产男孩,便命左宗棠纳为妾。周诒端身体本羸弱,和女侍张氏感情又好,竭力劝左宗棠从命。于是,1836年左宗棠便纳张氏为副室。也就是说,左宗棠确实有小妾张氏。

左宗棠“赐同进士出身”之说,并没有冤枉曾国藩。曾国藩从1815年(嘉庆二十年)开始读书,花了二十三年的时间,1838年中殿试三甲第四十二名,赐同进士出身。按例,中三甲者,例不能入翰林。当时,曾国藩打算离开京师南返老家。后因友人郭嵩焘等人的极力劝阻,他才留在京城参加朝考。朝考中,曾国藩取得了一等第三名。道光帝看过他的试卷后,亲自拔置为第二名,引见时,又改他为翰林院庶吉士。如此,曾国藩总算属翰林出身了。

曾左之间是否曾经写过此联呢?咸丰二三年间,曾国藩曾在长沙设立审案局。虽然左宗棠直到1856年(咸丰六年)才将家眷搬到长沙,但也不排除张氏来长沙看左宗棠而被曾国藩撞见。还有一种可能,就是1858年(咸丰八年)曾国藩去左宗棠家做客时,撞见左宗棠看小妾洗脚。从时间和地点上,这副对联所描述的情况有发生的可能。但是否真的发生,无从稽考。

不过,尽管上述两联是否存在值得商榷,但左宗棠给曾国藩送挽联,却是确有其事。1872年3月12日,曾国藩在江宁病逝。时为钦差大臣、陕甘总督的左宗棠送去了赙银四百两、挽联一副——“知人之明,谋国之忠,自愧不如元辅;同心若金,攻错若石,相期无负平生。”而且,左宗棠在挽联上异乎寻常地署名为“晚生左宗棠”。

挽联中对曾国藩“谋国之忠,知人之明”的评价,此前左宗棠已多次向朝廷表达过。此外,左宗棠在给好友杨昌濬、儿子孝威的信中,也多次赞扬曾国藩有“知人之明”。挽联中的“同心若金,攻错若石”,左宗棠是在肯定和曾国藩同心同德为主流,属“金”;相互攻击对方的失误是支流,属“石”。至于“相期无负平生”,则表达了自己和曾国藩的互相勉励。而“晚生左宗棠”的落款,此前左宗棠在曾国藩面前从未如此自谦过,1875年(光绪元年),他向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荃回忆,1862年(同治元年)曾国藩被授协办大学士,按例自己在给曾国藩的信中应该署名为“晚生”,但他觉得自己只比曾国藩小一岁,并没有如此做。而曾国藩也不介意,回信开玩笑说“恕汝无罪”。

左宗棠此举,显现其胸襟自比北宋丞相富弼宽广。韩琦、富弼同为北宋名臣,但彼此政见不同。最终在富弼守母丧该不该起复的问题上,两人断绝私交。韩琦病逝后,富弼仍计前嫌,“竟不致吊”。

 

相关热词搜索:左宗棠 对联逸闻

上一篇:时政春联能鉴史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