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对联故事 > 正文

张建军:联山无别路 学海寄深情
2019-04-17 20:59:28   来源: 中华楹联报   评论:0 点击:

虽然自幼就喜欢古诗词和对联,但真正有意识进行创作还是从去年加入中华楹联、联都、联斋等微信大群后才开始的。在这些联界闻名的微信群中,我首先是读到了许多好楹联作品,然后自己也慢慢的涂起鸦来,“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乐之者便想作之者。创作,特别是参赛应征,联题往往是自己此前不甚熟悉的,于是就得处处找资料,大半年下来,居然发现自己不仅创作了一些楹联作品,更长了不少知识,真是有心插柳枝条弱,无意栽花颜色新。
 
先说读联。以前看到好的楹联作品,往往只是陶醉其音律、词藻之美,既然有心要学楹联了,那就得认真地读懂人家的好作品,得努力去揣摩人家作品的意思、意境和技法,因为只有读懂了,才好学习借鉴,取人之长为己所用。真正用心去读了,这才发现,原来读懂一副对联特别是一副好对联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曾读到了我中专阶段同班同学,湖南省著名联家钟九胜先生的一副对联:
岩上春花,门前秋水,此间真趣凭谁说?
日耕东岭,夜读西厢,亘古遗风喜自知。
 
这是老同学2018年参加“中国百诗百联大赛”的一副获奖作品,写的是我老家邻近县也就是湖南省新邵县严塘镇岩门村。湖南作家何俊良先生还专门为其写了一篇评论文章,评论文章也在同一赛事中获得了“参赛作品评论奖”。结合二者,我不仅了解了这个邻县人文名村居然出了20余位当代诗人,而且学习了对联所化用的古人诗文意象,体会到了“联语的质地和厚度”,更是学习到了老同学“从精神风貌着眼,以情感切入”,从而切合大赛主题“九州雅韵”的高超技法,简直有种“读懂一副联,不输一本书”的获得感。
 
再说作联。在认真学习了《联律通则后》,个人创作对联时,总想找个新角度,表达新意蕴,往往在每副对联动笔前,都想全面地了解相关信息和学习相关知识。如去年一个微信群为三门峡吕远先生、吴盼小姐新婚征贺联,由于我此前加入了三门峡的中华楹联微信群,在以前征联活动中对三门峡有了许多了解,中流砥柱、紫气东来这些与三门峡密切相关的典故已是非常熟悉,觉得有一定基础,所以,便思考如何写好这副婚联,就去网上查找了吕、吴二姓的相关资料,这才知道了吕、吴二姓据说都源自炎帝姜姓,再后来读王力先生主编的《中国古代文化常识》一书时,更进一步知道了先秦姜姓家族的巨大影响力,联系到以前熟悉的太公姜尚、画圣吴道子等历史名人,于是撰写如下一副贺联:
远近五千年,同脉同根,女貌郎才,太公寄语中流砥柱;
盼来两大姓,合心合德,子贤孙孝,画圣题图紫气姻缘。
 
不想这副贺联竟被吕远先生的父亲、书法家吕江枫先生看中,并要发我红包。我觉得自己还在学习中,过程的享受比红包更有意义,知识的收获是不能用金钱来计算的,于是就让吕江枫先生将其红包作为给新人的贺礼了,后来,吕江枫先生亲笔书写了一幅书法作品寄给我,让我欣喜不已。一言以蔽之,这次写对联,我一是收获了知识,二是收获了书法作品,三是收获了友情。这些收获来源于创作,得益于创作,更比创作本身丰富得多,创作之乐远非作品本身所能涵括。
 
再如,去年冬至节前,中华楹联微信群征集同题冬至楹联,我刚好有时间,就又去查找关于冬至节的资料。真感谢现在网络时代的便利性,随便一输入,就能查到任何知识点的许多不为人知的知识。在这次创作中,我就知道了冬至节的别名、历史渊源、地理意义、气候特征等相关文化,大长见识,大开眼界,在此基础上,写下一副短联:
数九贺冬,一阳来复;
勾双描字,三福如期。
 
当期主评纪根起老师和编审方留聚会长给我这副对联的评语是:“入题巧切。数字对,运用自如,联文颇具匠心”,并给评了个优秀作品。我想,如果不是为写对联而去学习,关于冬至的知识我可能还停留在二十四节气之一、吃饺子、冬至进补等有限的方面。联中“三福”指的是三种福业,即“世福”、“戒福”、“行福”。后来自己再读这副对联时,总觉得这个词有点“偏”也有点“怪”,不好理解,不容易被接受,不符合与时俱进的时代精神,于是几经思考,最终改成了更为常说的“五福临门”中的“五福”,“五福”之说,来自《尚书·洪范》,指的是“长寿”、“富贵”、“康宁”、“好德”、“善终”等,后者可能与当代中国老百姓的心理距离更短些。不用说,关于这“五福”具体内涵的知识也是来自学习过程中的收获,虽然“五福临门”这个词可谓家喻户晓,但“五福”的具体所指可能就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了。
 
由此,我想到了征联评委的辛苦劳动和博闻强记。要评好数百副甚至成千上万的应征作品,自然需要先读懂作品,然后才能分出高下。但评联时间往往很紧,作品中使用的典故、化用的诗文、运用的技巧,等等又都各不相同,要准确评定出等级或者优秀,远非掌握所谓的“六相”就足够了。“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不写联,不知联难写,更不知联难评,真得给评联老师们好好点个赞,您们真辛苦了!
 
有人说,中国下一个文学高潮将是楹联创作,这个目前可能还难以断论,但个人体会,写对联,可以长见闻,明事理,知苦辛,怡性情,舒心志,增强大国人民的文化自信,我想这个说法应该是能够成立的。

相关热词搜索:张建军 新对联故事

上一篇:杜传泽:两副对联 一段传奇
下一篇:潘君明:一副挽联的故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