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对联故事 > 正文

我的春联情结
2018-12-21 18:48:42   来源:    评论:0 点击:


我的春联情结

作者:云南/贾来发

从记事起,我家的春联几乎都是我贴。到了基本能写出像样的书法后,写春联和贴春联的重任全都落在了我的肩上。

父亲在世时,每逢春节,都要安排我撕掉旧的春联。按照父亲的要求,贴新春联时,要将旧春联撕干净,不留一丝半点的痕迹。因此,撕春联对于那时幼小的我来说,是一件很费力的事。有时撕不掉,我就用刀刮。

父亲去世后,我对撕春联不再是那么认真,但坚持贴手写春联的做法,却一直沿习了下来。

这些年,手写春联受到了很大冲击。机器印制的春联大有盖过手写春联的势头。印制的春联不是不好,从精致的角度看,印刷的确实要比手写的强许多。但印刷的问题也不少,千篇一律的印刷春联不仅没有个性化和生命力,而且有的过于直白,甚至低俗和庸俗。从更严一点说,有的对联还不符合联律规则,对仗不工整,用词欠推敲,哪像手写春联,笔酣墨畅之间,飞扬的不只是创作者的文采,更是书写者情感的流露、个性的张扬和功力的显现。因此,在印刷春联来势汹汹的冲击之下,我不为所动,依然坚守和传承着祖辈留下的做法,每到大年三十,都要自己动手写春联、贴春联。这些年来,我还多次参加社会公益活动,免费为群众书写和赠送春联。在《参加免费送春联下乡活动》这首诗中,我这样写道:
春风淘气偶吹沙,字写街边任取拿。
这里欢呼收福字,那边涌动索窗花。
墨干圆满千家梦,汗尽温馨一盏茶。
拉近民心谁点赞?情深夹道送中巴。

一直以来,我家的春联在我们村应该是最有代表性的,这不仅因为我家的手写春联坚持得最为坚决,也最为长久,而且年年都是都是自己创作、自己书写。父亲在世时,他老人家书写的春联难于计数,但都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忘记了许多,只有这几副还清晰记得:
万里春波绿;
千层麦浪香。

屋小不容风雨进;
窗明还让月光来。

誓叫荒山披绿服;
敢呼大地换红装。

那些年,在父亲的指导下,我变换着字体,用楷书、隶书、行书,甚至篆书等,书写着一年不同一年的收获、感悟和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我创作和书写过的春联,从字数分,有五言联、七言联、九言联等等;从类别分,有励志类、感悟类、抒怀类等等。七言联如:
欣闻鸡鸭聊邻院;
喜见燕莺竞早春。

岸柳舒眉迎旭日;
春风鼓掌庆丰年。

九言联如:
看春风过处,笑弯岸柳;
待好雨来时,乐坏山花。

和风醒柳梦,疯狂大地;
细雨勾花魂,醉倒春天。

感悟抒怀类的如:
瓦屋三间,岂只是容余寄足,耕读于尘嚣之外;
龙须一管,又何妨纵兴抒怀,吟啸于天地之中。

趁一窗明月,满帘秀色,好让我阅今古佳篇,也试作:诗千行,文万斗;
携几片白云,两袖清风,且任他纵春秋佳日,还须凭:茶半盏,酒三盅。

写得时间长了,村里人都知道我家父子能写,是村里的文化人家。因此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都来请我们代写。我们也乐而为之,情愿为村人代劳。

这些年,我写了若干春联,贴满了自家和远近亲朋好友的门楣。辞旧迎新的日子,春联的红色生动了春天的版面,农家人的日子又在喜庆的气氛中拉开了崭新的序幕。

到过我家老屋的人,总爱流连门上的春联。从父亲去世以来的二十多年间,尽管我离开了老家,在城里找到了一份工作,但逢年过节,我都要赶回故乡、赶回老家,让匆忙的脚步在节日里稍作安顿和停留。更为重要的是,我要回到老家写春联、贴春联,那些带着墨香的联语,既表达了我对春天的渴望和畅想,更寄托了对已故亲人的哀思和怀念。

我的母亲在乡村生活了一辈子,在老屋料理了一辈子。作为子女的我们,除了感激和感恩,我还能说什么呢。去年,母亲也去世了,大年三十的午后,我含着深情的泪水,写下了如下的挽联:
未报慈恩惭子道;
同挥血泪悼斯人。

望不尽云天万里;
擦难干血泪千行。

萱庭泣杖,云天万里同挥泪;
野岭埋棺,草木千山共哭亲。

母亲再也看不见我为她书写的挽联了,但我还是要坚持地写下去和贴出来,让自己看见,让社会看见,让良心看见。

春联不过上下两联,字数不多,而且作起来、写起来都不费事,但透过“撑天拄地两行字,纳古融今一副联”的春联,人们却可以触摸时代的神经,洞开社会的窗口。

对于传统,对于乡村的诸如写春联、贴春联的许多优秀的习俗和做法,我们都应该坚守和传承,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深厚的土壤中吸收丰富的养分,长成参天的大树。

一个家庭如此,一个地方如此,一个国家和民族又何尝不是如此!

 

相关热词搜索:我的春联情结 新对联故事 贾来发

上一篇:一副楹联 轰动北京车站
下一篇:唐世友:我为邻居写春联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