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对联故事 > 正文

唐世友:民间自有高人在
2018-03-31 17:05:13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两年前,我应邀在江西宜春市中心城区丰城广场举办的菊花展会上,为游客表演指拳掌书画和即席赋诗编联。一天上午,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从他的名片上得知这位先生姓姚,是本地楹联学会的。一阵寒喧之后,姚先生邀

两年前,我应邀在江西宜春市中心城区丰城广场举办的菊花展会上,为游客表演指拳掌书画和即席赋诗编联。

一天上午,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从他的名片上得知这位先生姓姚,是本地楹联学会的。一阵寒喧之后,姚先生邀我一同去观赏菊花。姚先生问:“唐老师,您有现场对联的习惯吗?”我说:“可以,但对得不好。”

他说:“宜春。”

我对:“宁夏。”

他说:“塞北宜春花正好。”

我对:“江南宁夏梦常圆。”

这时的“宜春”和“宁夏”早已经不是地名了。 我们边走边对,不时掏出手机拍摄千姿百态的奇花异卉。

这时,我忽然想起一个以对联惩戒一个酒疯子的故事。

故事说,有一个经常在酒席上撒酒疯的家伙,每次一喝酒后便发酒疯,发起疯来六亲不认。朋友们为了惩戒他,让他改邪归正,便以对联传花的方法来治他一下。

一天,大家在酒席上正要喝酒,忽然有人喊道:“且慢,我们先行个酒令。由我开始,每人加一两个字续对,对不上的不让喝酒。酒疯子本想不参加,但不参加就不得酒喝,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

酒令开始,大家便依次对上了:

雨;

疯。

花雨;

酒疯。

飞花雨;

发酒疯。

点点飞花雨;

回回发酒疯。

檐前点点飞花雨;

席上回回发酒疯。

有道檐前点点飞花雨;

无德席上回回发酒疯。

君子有道,檐前点点飞花雨;

祖宗无德,席上回回发酒疯。

这最后一句,正好落到了酒疯子的头上。从此,他再也不发酒疯了。

今天,我与姚先生的对句也和传花酒令有点相似。

他又开口道:“对联赏菊。”

我答:“徒步吟秋。”

我说:“噫!未必江西逢圣手?”

他答:“嗯!曾经塞北遇知音。”

我们又回到了展位上,继续谈论对对联的事。他说:“唐老师,有一个关于江西的绝对您对过吗?出句是:江氏在江亭,追悼江西江县令。” 我说:“以前在书上看过,觉得太难,没敢对。”他说:“您能否现在对一下?”这是一个几百年前的绝对了,说的是清朝未年,江西南昌县的一位县官被洋教士杀害了,消息传到京城。一位有正义感的人士江亢虎在陶然亭(亦称江亭)组织召开了追悼会。当时有文人撰了这个上联:“江氏在江亭,追悼江西江县令。”然而下联怎么也对不上来,直到现在,也仍然没有佳句问世。

姚先生见我沉思不语,说道:“您别为难了,对不出就算了。”我是一个不服输的人,你说我对不出,我偏要对。我想江西可以用海南来对,沉思片刻,便有了:“海轮经海口,视察海南海军营。”

姚先生看着我的对句,连声说:“好联!好联!”我说:“先生,可能您对得还更好吧。”他说:“我对的是:海霞于海口谒陵海南海青天。”

不觉展位前站了一大圈人,由于我俩谈话入了迷,以至于来了这么多人都不知道。

这时,我想起我几天前悟出的一个上联,想趁这个机会拿给姚先生对一下。我说:“姚先生,我有一个上联,就是对不出下联来,能不能请先生帮忙对一下?上联是:赣彦贡文章。”

他一听,说道:“唐老师,您这是一个拆字联呀!‘赣’字拆开便是‘贡文章’了,太难了,我对不上。”这时人群中传出一个童声:“我能对:魏人禾女鬼。”引发一阵笑声。我一看,是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他旁边站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老者还不断用眼光提示他不要乱说话。孩子哪听大人的话?继续说:“爷爷,我对得不好,您对一个吧!”我和姚先生都惊住了,同时向老者连连鞠躬,恳请老人赐教。

老人开口了:“诗人言寸土。”又是一阵长久的掌声。是的,用“诗人言寸土”来对“赣彦贡文章”,无论平仄、拆字都非常准确。这时,姚先生羞红着脸说:“真是高手在民间啊!”

后来,当地晚报以“奇才唐世友,宜春秀绝活”为题,整版报道了这一联对盛况。

相关热词搜索:唐世友 民间自有高人在 新对联故事

上一篇:傅彩霞:春联里的年味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