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对联故事 > 正文

愚之“第一联”
2017-06-16 18:11:17   来源:    评论:0 点击:

愚之第一联何亮华 广东三年前的八一建军节前夕,我被老文兵战友们考古发现,阔别46年后重逢广东惠州西湖。赴会路上,老战友当年风华正茂血气方刚的形象,萦绕脑际久久环回。仰慕已久的惠州西湖到了!两鬓染霜甚

愚之“第一联”
何亮华 广东

三年前的“八一”建军节前夕,我被老文兵战友们“考古”发现,阔别46年后重逢广东惠州西湖。赴会路上,老战友当年风华正茂血气方刚的形象,萦绕脑际久久环回。仰慕已久的惠州西湖到了!两鬓染霜甚或华发满头的老文兵们,一轮激情拥抱、渍泪寒暄之后,未晓是“摞彩”还是“赠兴”?已近半世纪前愚之“第一联”,被众人旧话重提。

事情是这样。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由“困难时期”至“文革初期”,愚从戎秉笔于琼州。期间前往广州军区修文习艺或返乡省亲,多乘坐海轮往返于海口、广州、江门之间。那时的交通条件落后,加上沿海风云莫测,“时间观念”真不知为何物。每一次候船成了“修心养性”最佳时机,等候三四个小时是常有的事。在海口,到大码头侧边小摊档吃碗椰蓉粥;在江门,则往客运站邻近的小菜馆吃碗豆腐羹。一来二去,年复一年,于是“尝羹成瘾;品粥着迷。”俨然天底下就只有“椰蓉粥、豆腐羹”,“最合色香味;能提精气神!”君知否?乘坐往返海口广州的海轮,是寂寞枯燥闷到骨的!倚在床边若睡若醒之际,冥冥中脑海常幻化出品粥尝羹此等无聊事情……突然,我惊叫出声!当看到满船乘客投来惊讶目光后,转而神经质地呢喃:“粥、羹”都是流质食物;“椰蓉”的“蓉”本为粉,“豆腐”之“腐”出自浆,同一类;而“椰”与“豆”既是植物亦同属果实,“椰蓉”与“豆腐”对应可行。进而联系到两种食品的产地“海口”与“江门”,此“江”彼“海”,此“门”彼“口”,对得就更工整了!想到这里,我来劲了,对对对有了信心,几年来品尝“海口椰蓉粥、江门豆腐羹”的味觉也被“焕发”出来:前者“甘香”,后者“爽滑”,二者对仗也不差!再经这么一形容,愚之“第一联”,便鬼使神差地诞生了。这是副七言联,起名《为食联》:
甘香海口椰蓉粥;
爽滑江门豆腐羹。

我沾沾自喜地连诵数遍,念着念着,发现不对劲了!但觉上联末字“粥”,与广州的“州”同音,下联第二字“滑”,与中华的“华”同音,这都与声律不符嘛!我手头韵书仅有《十三辙》,翻查对照,“粥”确为阴平,“滑”确为阳平,皆属平声。我不甘心,特意用家乡方言之广州话诵读几遍。奇怪了,“粥、滑”的读音都很短促,即俗话所讲的“崛”;而普通话与其同音的“州、华”,用广州话读不但不“崛”,还能延伸长音。至于个中奥秘,必须恭请专家启蒙!

我的顶头上司,军区文化处杨副处长是位律诗对联高手,讲广州话的广西钦洲人。时值轰轰烈烈文化大革命,他的造反派老婆,大革文化命的急先锋,这几天到“天涯海角”串连去了,我趁月黑风高登门造访杨副处长。待我说明来意,老杨着实吃了一惊,在“红海洋”政治漩涡席卷时,居然有人探究诗联格律这种“四旧”课题!但见他,蹑手蹑脚地关闭窗户、拉严窗帘,从床底箱中抽出韵书。就着微弱的灯光,老杨压低嗓子给我讲起声律来。我第一次见到《佩文诗韵》,第一次听说“入声”。他讲:自从元朝周德清于1324年编著《中原音韵》,便取消了入声,入声字全派入“阴阳上去”四声中。但是,创作格律诗词与对联,遵循的还是“平水韵”之古四声。我被杨处长循循善诱,听得他用广州话说:小何,我们以广州话区分入声有优势!你讲用广州话念“粥”与“滑”,和念“州”与“华”声音不同:前者“喑哑崛”,后者“洪亮长”,这正是广州话辩识“入”与“平”声的玄机!“什么‘玄机?’”不知何时,“革命军嫂”象幽灵般窜现眼前。不由分说夺过其夫的《佩文诗韵》吼叫:“你们开黑会!讲黑话!看黑书!让我抓了现行。”嚎毕,幽灵般消失在夜幕中。

我慌神了,更愧对老杨。然老杨见过世面,拉着我从容地说:“不怕!去找郝政委,讲明原委,莫吃哑巴亏。”部队领导开明,高明!在次日“革命军嫂”等造反派督阵的“批判大会”上,郝政委先令我自觉检讨《为食联》不突出政治、无思想内容的重大错误;并要诚恳表示痛改前非。再令老杨深刻反省藏匿《佩文诗韵》大毒草、加之散播“四旧”流毒的罪行;并强调:必须彻底认识到受批斗是罪有应得!待“革命军嫂”等人“大义灭亲”声讨后,政委作的“批判”总结富含哲理、精辟绝伦!他十分严肃地说:“小何的对联,叫啥名不好,非叫‘为食联’?叫‘为民联’多好!不过,话又说回来,‘民以食为天’,为‘食’就是为‘天’!我问大家,谁能大过天?除非是个狗胆——只有‘狗胆包天’!况且,不吃不喝,也没力气为人民嘛。还有你老杨,咱当兵的,看什么《佩文诗韵》,看就看《佩枪诗韵》!也难怪,他们当的是文化兵。文化处的同志,会后去找些《佩枪诗韵》,连同《佩文诗韵》一起学,不就文武双全啦!最后,我送同志们两句话:‘全力找——佩枪诗韵;当心批——为食对联。’”话音刚落,笑声,掌声,如风暴,似雷鸣!政委不失时机再幽上一默:“掌声笑声热烈些,再热烈些!热烈欢送‘革命军嫂’和她的战友们!”这是逐客令,“造反英雄们”只得悻悻地被“欢送”离场。

十七岁从戎,七十岁重逢。“一生苦痛;半纪平庸。”在惠州老文兵庆祝建军节舞台上,年届八秩的杨老处长捧来联匾,泣诵联文:
荒唐年代嗤联语;
耄耋文兵叹入声。

闻此,满场唏嘘不已,儿孙们莫不动容。愚忆及当年因那蹩脚七言联,害得杨老横遭“莫须有”罪名,我老泪纵横!冲上舞台泣抱恩师。随后哀诌一联曰:
三昧骈遭三字狱;
七旬汉疚七言联。

相关热词搜索:第一联 新对联故事

上一篇:我选英才教对联
下一篇:我教学生改高考对联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