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楹联教育 > 正文

郑欣淼:九州生气凤凰笔,千古文心瑰玮词
2016-10-28 15:58:55   来源:   评论:0 点击:


九州生气凤凰笔,千古文心瑰玮词

——中华诗词的百年回望与发展前瞻

                                 

郑欣淼

 

海峡两岸诗词高峰论坛今天在武汉隆重开幕。在此,我谨代表中华诗词学会,向光临论坛的海峡两岸嘉宾和诗友们表示诚挚的欢迎!向多年来关心支持中华诗词事业的各级领导和海内外朋友,致以衷心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

 

     这次论坛是在中华诗词从复苏走向复兴、从复兴走向繁荣的深远历史背景下召开的。党和国家的总体战略格局,为中华诗词的发展建设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新诗百年纪念的重要历史节点,也使我们拥有了更为宽广的学术视野,为我们提供了更多元、更广泛的研究课题和思考空间。相信通过这一开放性学术平台的热烈研讨和平等交流,我们一定会产生更多的学术成果,也期待着金秋诗坛的又一次丰稔收获。

 

百年风雨,百年跋涉;百年奋斗,百年辉煌。此时回望百年风雅,远眺激情未来,抚今追昔,百感交集,心潮澎湃。借助这一难得的学术机会,下面谈一谈我对中华诗词百年回望和发展前瞻的一些思考和见解,并与来自海峡两岸的朋友与同行们交流和讨论。期待听到各位方家的指教和批评。

 

中华诗词是中华文化宝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历久弥新,长盛不衰。改革开放以来,中华诗词随着时代的脉搏跳动,焕发出新的生机和魅力。我们当中许多人有幸见证乃至参与其中。

 

1987531日,中华诗词学会正式成立。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习仲勋同志,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到会祝贺并在成立大会上的祝辞中指出:“过去,我们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全国性的诗词组织。现在,把这个空白补起来了。”江泽民、胡锦涛同志都高度重视中华诗词传统文化的发展,强调中华诗词博大精深,呼唤创造更多更好的“当代诗句”。习近平同志在弘扬中华诗词和传统文化上更是率先垂范,把画意诗情引入伟大的中国梦,并亲自赋诗填词,引领风骚。2015103日,《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提出:“加强对中华诗词、音乐舞蹈、书法绘画、曲艺杂技和历史文化纪录片、动画片、出版物的扶持。”明确地把扶持中华诗词写入中共中央文件。在社会各界的关心支持下,中华诗词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经过几代人、几十年的艰辛探索和不懈努力,已经走出低谷,经历复苏,走向振兴,初现繁荣。我们坚持继承与创新并重,普及与提高并行,诗词工作在稳步前进,诗词创作的队伍在不断壮大,创作水平在逐步提高,诗教工作成效显著,诗词活动异彩纷呈,陆续产生了一些令人赏心悦目的好作品,但离群众对我们的期待,还有很大差距。特别是如何产生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扛鼎之作,仍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道难关。

 

     欣逢新诗百年华诞,回望中华诗词的百年风雨,展望诗词事业的发展方向和美好前景,相信对于团结诗人们共同努力,推陈出新,携手攀登创作高峰,都有其积极意义。

 

一、戛玉敲金有慭遗:中华诗词的沧桑百年

传统诗词历经二千多年的风云激荡,已根植于华夏民族的血液之中,成为我们优秀的文化基因传承至今。回顾中华诗词的成长,尤其是近百年来的生存状态,感慨之余也令人欣慰。

 

1、在打压中挺立,在风雨中成长

     众所周知,新文化运动前后,白话文兴起,新诗诞生。同时,传统诗词受到严重打压,被贬称为旧体诗,甚至被当成“选学妖孽,桐城谬种”而加以扫荡。当时新诗(白话诗)的开拓者们,无不把新诗和传统诗看作誓不两立的事物,他们不但自己和传统诗决裂,也反对别人写传统诗。在这种情形下,传统诗确实走入了低谷,进入了沉眠期。然而,“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中华诗词并没有消亡,仍然顽强地生存并成长。

 

我们认为,1919年至1976年是传统诗比较艰难的时期,半个多世纪的岁月里,传统诗词运交华盖,道路坎坷。但是,它还是在艰难跋涉的过程中留下了自己深深的足迹。大约60年的时间,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1919年到1931年。这是新诗的萌生期,也是传统诗的坚守期。这一阶段诗词的主要力量由三个方面组成:一是“南社”诗人。南社是辛亥革命时期的文学团体,它是中国近代文学史上规模最大的文学社团。成立于19091113日,发起人为同盟会会员陈去病、高旭和柳亚子。南社社员人数达1180余人。1917年因对“同光体”的评价发生争论,南社内部开始分裂。1923年南社解体。虽然诗社解体,但其影响始终未绝。二是“学衡派”诗人。学衡派是一个因《学衡》杂志而得名的文化流派。19221月,梅光迪、吴宓、胡先骕等七人,发起创办了《学衡》杂志,开辟"文苑"专栏,大量刊登传统诗词,除了黄侃、胡小石、汪东、王伯沆、胡翔冬等人外,还有陈三立、夏敬观、汪辟疆等同光体诗人与胡先骕、梅光迪、吴梅等原南社成员。虽然《学衡》在19337月终刊,但“学衡派”学人诗的骨干力量却成为“五四”后诗词创作的大本营。三是从事新文学创作却仍然坚持传统诗词创作的文学巨擘。如鲁迅、郁达夫、郭沫若等。新文艺工作者和新诗人写的诗词,为传统诗词突破陈旧狭窄的语言环境,开掘富于时代感的主题和构造新鲜生动的意象,以及造就诗歌语言新鲜活泼等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

 

第二阶段从1931年到1945年。1931918日,日本侵华,抗日战争爆发,抗日题材的诗歌得到了空前的发展。抗战时期,是新诗继“五四”之后的第二个高潮,也是传统诗词焕发青春,走出困境,重登大雅之堂的重要时期。这一时期,是民族危亡的紧要关头,新诗的创作可谓波澜壮阔,诗人勇敢地吹响了抗日战争的嘹亮号角,形成了抗战“史诗”。而传统诗也一样佳作累累,发出时代强音。19415月,在重庆的诗人聚会,决定以端阳节为中国诗人节。在宣言上签字的有艾青、王亚平、何其芳、戴望舒等新诗作者,也有于右任、汪辟疆、林庚白、田汉等传统诗作者,显示出新旧诗体不分畛域的动向。而且,从事抗战诗词创作的队伍也显得相当庞大而精锐。1997年杨金亭先生编辑的《中国抗战诗词精选》,收入抗战作者237人,2007年解放军红叶诗社编辑的《抗日烽火诗词选萃》收入作者266人。其中包括毛泽东、朱德、董必武等老一辈革命家、军事家和抗日将士。他们创作的抗战诗词,谱写了中国20世纪文学史的光辉篇章,形成了恢宏翔实的抗战史诗。可以说,抗战诗词和新诗一样,是中国诗史上一座峭拔的高峰。

 

第三阶段从1946年到1976年。在大约30年的时间里,传统诗词再次走入低谷。这其中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来自毛泽东同志对旧体诗词的认识,毛泽东虽然自己创作了优秀的诗词作品,但他在1957112日写给臧克家的信里说过:“诗当然应以新诗为主体,旧诗可以写一些,但是不宜在青年中提倡,因为这种体裁束缚思想,又不易学。”由于毛泽东的特殊地位和和特殊的影响力,以致中国的教育界、宣传界很少关注,甚至是有意限制传统诗词的发展。另一方面,是来自史无前例的“文革”冲击。“文革”期间,一些人把传统诗词当作“四旧”一起批判,使本来就很脆弱的传统诗词再次受到重创。在这数十年间,传统诗词虽然受到压制,倍受催残,但没有销声匿迹,仍然顽强地生长着。比如大家熟知的聂绀弩先生,他的诗词创作,很重要的一部分内容就是在这一阶段完成的,而且达到了他个人诗词创作的高峰。

 

     鉴于此,我们说在这近60年中,总的是传统诗在打压中挺立,在风雨中成长,同时也证明了传统诗强大的生命力与感召力。

 

2、合时代脉搏,现复苏曙光

197618日,深受人民爱戴的周恩来总理逝世。山岳低首,万民同悲,人们以各种方式进行悼念,但遭到了“四人帮”的无理阻挠和压制。45日前后,在天安门广场形成了悼念的高潮。人们云集这里,将诗词贴在纪念碑上,挂在松柏枝叶间,并在人群中朗诵。还有人当场谱曲,带领群众歌唱。这就是影响深远的“四五”事件。英雄的首都人民以革命的大无畏精神,冲破“四人帮”的重重禁令,写了成千上万的革命诗词,沉痛悼念敬爱的周总理,愤怒声讨万恶的“四人帮”。例如著名的“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洒泪祭雄杰,扬眉剑出鞘”等等。之前诗词一直处于低谷,不可否认这些诗词在格律上是存在缺憾的,但是诗词这种古已有之的形式在人们心中的地位,乃至表现新的社会生活、表达今人的思想感情的适应能力,却由此得到了雄辩的证明。

 

     天安门诗歌运动是非常历史时期的特殊文学现象。这种现象再一次昭示着:传统诗词的形式不但没有过时,而且跳动着时代脉搏。“天安门诗抄”既有文学价值,也有着极为宝贵的史学意义。诗中所体现出来的那种忧国忧民的深沉思考、直面现实的战斗式人文精神,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新时期文学萌芽的思潮。尤其这些诗歌在1977年以后结集出版,使得“天安门诗抄”中的文学精神得以迅速广泛地传播,拉开了传统诗词复苏的序幕。

 

1977年到1987年,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新时代,一个不容忽视的文化现象应运而生,诗词的复苏呈现燎原之势。各地诗词组织、诗词刊物如雨后春笋一般,自发地产生,而且很快就遍及全国。特别是1981年,《当代诗词》杂志在广州创刊,向国内外公开发行,引起诗坛极大关注。在此期间,中华诗词学会从1984年开始筹备,1987531日正式成立。中华诗词学会从那时起,逐步地成为全国诗坛上组织活动、创作研讨、沟通联络、引领方向的最大诗词平台。中华诗词由此真正开始走向了复苏。

 

3、抓发展机遇,筑复兴之路

1987年到现在,由于经济和文化上的改革开放,久受压制的传统诗词获得解放,创作呈井喷现象。各地诗词组织与刊物也大量涌现,尤其是1994年《中华诗词》杂志的问世,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成倍增长。目前,学会会员已发展到两万七千余人,并且每年还在以两千余人的速度增长。《中华诗词》杂志发行两万五千余份,《中华诗词通讯》印发两万余份。据不完全统计,散布民间的传统诗词社团有两千五百多个,期刊上千种。全国各地诗人、诗词爱好者约在两百万人左右。进入新世纪以来,以中青年为主体的网络诗词尤为活跃,用手机、微博创作诗词、交流思想、抒发感情成为一种新的时尚。年轻人的加入,为传统诗词创作注入了旺盛的生命力,诗词的热度正在持久上升。而且,近年来,中华诗词的诗教工作发展迅速,并逐渐地演变成,由中华诗词学会推动,成为各地政府的主动作为。截至当前,全国共授予“诗词之市(州)”20个,“诗词之乡”215个,“诗教先进单位”205个。我们所追求的“政府行为,社会效果”也初步显现,而且,各地的积极性还在不断地增长。

 

     当然,复兴之路可能比较漫长,道路也并不一定很平坦。我们要抓住机遇,既要有信心,也要下大力气打造和推出诗词的精品力作,坚实地构筑起中华诗词发展的复兴之路。我们必须认识到,中华诗词学会在繁荣发展中华诗词上责无旁贷,理应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和责任担当,积极作为,有所建树。进一步解放思想,开阔视野,勇于探索,大胆实践,认真研究新形势下诗词事业发展繁荣的新情况、新问题以及应对的新举措,努力为传统诗词注入时代精神,激发各地诗词组织的生机与活力,使诗词事业呈现出新的气象和面貌。

 

 吟魄千年自骛驰:中华诗词的社会功能与诗学本体

     中华诗词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华诗词文化反映了中华民族的创造和智慧,蕴含着天人合一、包容开放、平衡节制、中庸仁和等一系列优秀的精神财富。纵看古今,那些经受了历史检验的经典诗词作品,都包含着对时代问题的追问、对现实人生的观照、对社会生态的考察、对历史大势的深思;又无一不是以真求美、以质修文、以现实的深度赢得艺术高度的。正是它们,绵延不断、前后接续,形成了一部独特的社会文化史,动态地提升着一个民族的人文精神。也正是它们,不断地向后来者重申着诗词创作的根本要求:根植人民,观照时代,无愧历史,面向未来。

 

1兴观群怨的现代阐释

孔子在《论语》中言道:“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孔子又云:“不学诗,无以言。”中华诗词历史悠久,博大精深。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里闪耀着夺目的光华,散发着醉人的芬芳。自古以来,中华诗词就作为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塑造着华夏子孙的灵魂,孕育着中华民族的精神。一直到今天为止,中华诗词仍然在陶冶性灵、抒发情感、启智育人、丰富生活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兴,有振兴、复兴、兴起、兴替、兴隆、兴旺、兴盛诸义。而诗之兴则可以弘扬正气,激发斗志,振奋精神,培养品格。爱国主义精神一直是中华诗词的主旋律和重要内容。“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犹未悔”(屈原《离骚》);“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文天祥《过零丁洋》);“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鲁迅《自题小像》);“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秋瑾《黄海舟中日人索句并见日俄战争地图》)……这些气壮山河的优秀作品充分体现了诗人的远大理想和浓烈的爱国情怀。一腔忠愤、无边浩气都在诗中喷涌而出,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在祖国危急时刻奋不顾身,勇赴国难。吹响了中华民族救亡图强的号角,写下了一页页用鲜血和生命凝成的檄文。改革开放以来,神州大地欣欣向荣,气象万千。诗坛生机勃勃,春意盎然。一批讴歌主旋律、反映新时代的诗词作品应运而生,热情地歌颂了华夏子孙为了实现伟大的中国梦而不懈努力的奋斗精神,描绘了改革开放以来的辉煌成就和人民群众安居乐业的美好生活。

 

观,是通过客观事物表像的观察,洞悉事物的本质、了解事物的内在规律,从而提高人们的辨识能力和感知能力。《毛诗大序》说:“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古往今来,前辈大贤都是在观察物象、体察时政、了解民情中获取信息、吸取教益的。如“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王之涣《登鹳鹊楼》);“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苏轼《题西林壁》)等,都是诗人通过对日常生活的细致观察,总结了自我的经验体会,悟出了人生真谛,成就了稀世箴言。

 

     群,有集聚、凝聚、汇聚之意。“故近者聚而为群”(柳宗元《封建论》)。中华诗词自古就有凝聚感情,汇集人心、团结大众的作用。它可以鼓舞斗志、激发豪情,为一个共同的理想或愿望而舍生忘死,奋勇当先。如《诗经??

相关热词搜索:郑欣淼 中华诗词

上一篇:叶嘉莹:什么样的诗才算好诗?
下一篇:关于联律的两个基本认识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