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明乔应甲《半九亭集》中所反映的民本思想
2009-05-02 02:08:56   来源:运城市楹联学会   评论:0 点击:

实事求是地讲,明乔应甲《半九亭集》中的对联,应当分三种情况:第一种是完完全全的对联,不论从词语对偶的词性相同、结构相似、节奏一致方面分析,还是从声调和谐的平仄交替、平仄相对、上仄下平方面衡量,都是无可挑剔的;第二种是基本上合律,但为了意思上的准确表达,牺牲部分联律,即瑕不掩瑜的对联;第三种是欲吐胸中块垒而完全不受联律束缚的,只能算字句对等的联语。
  以上说明,只是为了本文例句不致引起不必要的联律争论。打个比方来说,正如用精致标准的酒瓶装酒,还是用稍有瑕庇的酒瓶装酒,甚或用粗瓷、歪葫芦装酒,我们现在着重讨论的是装着什么样的酒!
  人生在勤,勤则不匮;
  民为邦本,本固邦宁。
  
  民为邦本,本伤则枝悴;
  财者民心,心伤则本伤。

  鲁之衰也,洙泗之间多断断(交争也);
  周之兴也,闾阎之民尽熙熙。
  
  这正是乔应甲《半九亭集》中所明确表达的民本思想,而这种民本思想贯穿着《半九亭集》的始终,也代表着乔应甲最基本的人生观、道德观。我们不妨从以下几方面剖析一下:

悯饥怜苦  赈灾济民

  苦,苦,穷民顿足拳胸发上指;
  行,行,衙役稷蜂社鼠口难言。

  在作者眼中,一方面看到的是穷苦人民“顿足拳胸”怒发冲冠叫苦连天,一方面又看到“稷蜂社鼠”的衙役到处横行感到有口难言,对明末的社会现实作了深刻的揭露,表达了爱憎分明的感情。
  解温阜财,当日赓歌在耳;
  民穷赋重,望门持钵难言。
  作者看到人民早已穷困不堪,统治者却还要横政暴敛,直逼得穷苦民众流离失所,沿门乞讨,不免想起舜帝抚琴所唱起的《南风歌》:“南风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盛世与衰世,对待人民的态度,多么鲜明的对比啊!
  国家之经制,千疮百孔费实难支;
  百姓之困穷,十室九空情更可悯。
  这正是当时社会的真实写照。
  放亿万之羽毛,不若消兵以全赤子;
  饭无数之缁褐,不若散廪以活饥民。

可惜无从考察,但可以推想,这副联肯定是有所指的。统治者为了表现自己的珍爱生命,往往会让人抓了许多鸟儿然后去放生,为了表达对一些官吏的奖赏,往往会摆出满桌美味佳肴;却不顾惜把人民群众推入战争的火坑,不开仓赈济饥寒交迫的灾民。作者“全赤子”“活饥民”之呼声令人振聋发聩。乔应甲一生坚持“三实为首”:存实心,讲实话,做实事。他不仅悯饥怜苦,呼唤“散廪以活饥民”,而且自己带头身体力行,在平定州慷慨捐资,救活幼子一千四百多人,有碑文可证。

实心任事  为民造福

  我们说乔应甲是清官、好官,就是因为他懂得做官为民的道理,他始终把爱民、为民装在心中,且看他的联语:
  欲行平易近民之政;
  当有慈祥爱物之心。
  
  紫绶方新,愿竭忠勤输耿耿;
  苍生可念,好持矜恕福元元。

  为百姓施恩,不在要名结好;
  为一身植节,何须标异见奇。

  朝廷设官原以为民,为民二字作何如体贴;
  乐只君子民之父母,父母二字当何如相称。

  他更把兴利除弊造福民众作为自己做官的准则。
  除弊悦民心,上可博欢须酌议;
  兴利造民福,下将兴怨莫仓皇。

  除弊解民倒悬,在酌旧规宜培土;
  兴利费民物力,要看时势合人情。
  
  事可做须从真精神做出,方为实事;
  功求成须自真力量做去,方见实功。
  
  他的《三实奏章》、《便民实政》等作品集都反映了兴利除弊为民造福的真实政绩。

官差扰民  号呼惨怛

  乔应甲一贯坚持“官以清静省事为最;民以宁一不扰为福。”他对民生疾苦深有体会:“小民瘠于扰费;富家苦于山豪。”他对官差扰民更是鞭辟入理:
  乡下差繁,衙门骗钱有路;
  堂前事简,小民受福无涯。

  正差下马先需酒;
  挂搭骑驴也要钱。
  特别是他在“征粮”一节中,更用一连串的号呼,表达了对官差扰民的鞭挞与痛斥。

  堂上若非贤父母;仓中那得免号呼。
  号呼号呼旧役换;父母父母新差来。
  号呼号呼食且尽;父母父母费何堪。
  号呼号呼声惨怛;父母父母心慈悲。
  号呼号呼罄骨髓;父母父母票朦胧。
  号呼号呼查赤历;父母父母谁欠粮。
  号呼号呼他有势;父母父母岂无人。
  号呼号呼绕一死;父母父母说了罢。
  号呼号呼少敲朴;父母父母历糊涂。
  号呼号呼花历弊;父母父母谁敢言。
  号呼号呼难释放;父母父母仍还仓。
  号呼号呼查旧历;父母父母改千端。
  但教仓里减号呼;还是民间好父母。

  这里,我们似乎已很难分清,究竟是一个体恤穷苦劳动人民的官吏在疾呼呐喊,还是千千万万不堪重负的穷苦大众在哭天抢地!一个封建官吏能站在劳苦大众的立场上如此直接了当地为之号呼,数千年历史上能有多少?这里,没有虚情假意,没有扭伲造作,完全是一种真情实感的吐露喷涌。读到这里,我们谁都会情不自禁地联想到屈原之疾痛惨怛,贾谊之痛哭流涕,杜甫之悲歌慷慨,陆游之铁马金戈。

腐政招乱  官逼民反

  《明史·列传·流贼》开宗明义如此论述:“盗贼之祸,历代恒有,至明末李自成、张献忠极矣。史册所载,未有若斯之酷者也。”这显然是站在封建统治阶级反动立场上对农民起义领袖的诬蔑。而在这点上,乔应甲虽为封建官吏,但因出身耕读之家,十多年又家居避祸,更多接近劳苦大众,深知民生疾苦,更多地保留了朴素的民本思想。他能认识到人民的起义造反,完全是腐朽黑暗的统治招致逼迫出来的,这是历史的必然。且看他的联语:
  小民穷困则易怨,边庭骚动则易扰,以扰乘怨未有不乱;
  国家用兵则多调,岁谷不登则多荒,以荒抽调未有不叛。
  今天下到处民穷盗起,一个贪风逼之;
  今缙绅谁使盗息民安,一个世情格之。

  上天和则致祥;
  小民怨则招异。
  
  《半九亭集》中尚有两首七律诗,更痛心彻骨地把矛头直指飞扬跋扈的阉宦之祸。
  传言家乡苦旱,又接报见中使去解州卖余盐赋此:
  传闻旱魃苦郇阳,忽报貂珰下解梁。
  市肆已闻惊榷税,鹾池还见走豺狼。
  群奸到处张威焰,百姓无人不悚惶。
  回首乡关空洒泪,此情何日达君王。
  
  中使指太监使臣。貂珰,借太监戴的饰着黄金珰的貂皮帽子,代指太监。这里明明白白把阉宦之流斥为豺狼,当作祸国殃民的“群奸张威焰”,实在骂得痛快淋漓。
  还有一首“感时”诗:
  滔滔世变若江河,触目风波感慨多。
  东海天兵方卸甲,西方小丑复挥戈。
  频年旱魃为妖崇,大地貂珰类鬼魔。
  可惜苍生谁向问,权将杯酒壮颜酡。

  面对兵灾、旱灾及阉宦鬼魔之灾,面对饱受各种灾害折磨呼天无语,喊地不灵的苍生,无限同情的作者也只能"权将杯酒壮颜酡"。他知道自己无法挽回这种局面,但他却实实在在已看到腐败黑暗的大明江山本动根摇,必将走向灭亡了!
  嗟嗟,一贪成风,明明的宋末元末世界;
  嗟嗟,众言混乱,确确是元祐三党光景。
  上天示戒于数年之前,其应捷如影响;
  下民遭殃于数年之后,其害近在咽喉。
  
  乔应甲逝世后18年,明朝终于在内忧外患、农民起义中灭亡了,这正是“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民为邦本”、“本伤则枝悴”的历史鉴证!

相关热词搜索:乔应甲 民本 思想 半九亭集

上一篇:我们对新型楹联文化理论的思考与实践
下一篇:运城楹联文化现象”探源及其给人们的启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