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张建军:对联“领字”之美
2019-07-08 10:23:38   来源:    评论:0 点击:

张建军:对联领字之美近日,先后在联斋微信公众号和《中国楹联报》(5月31日)上拜读了孙福奎先生的《我对对联中领字的认识》一文,并按图索骥,又拜读了韩崇文先生前些年创作的《对联领字初探》《对联领字二探》

张建军:对联“领字”之美
 
近日,先后在联斋微信公众号和《中国楹联报》(5月31日)上拜读了孙福奎先生的《我对对联中领字的认识》一文,并按图索骥,又拜读了韩崇文先生前些年创作的《对联“领字”初探》《对联“领字”二探》。读后,都是受益良多,但同时也觉得意犹未尽,于是就想从对联美的角度,谈谈我对对联领字的一些粗浅体会,以就教于两位方家老师。
 
叶子彤先生曾经说过,“楹联的灵魂与精髓就是词语对仗和声律协调”,这是对《联律通则》所倡导的楹联六要素的总结,也是楹联作为一种文学体裁的独特之处。而领字在楹联创作中的运用,其实是从多方面实现了楹联的美感的。概而言之,个人以为,在楹联中,领字是从以下几方面来成就楹联之美的。
 
一、达意表情之美
 
一切文学作品都需要达意表情,意不丰则情不真,楹联也不例外。只有感物于外,才能动情于中,只有串起物与情,作品才是一个符合认知逻辑、情感逻辑的艺术品。“感时”方觉“花溅泪”,“恨别”方有“鸟惊心”,无“感”无“恨”,则花不“溅泪”,鸟难“惊心”!而另一方面,无“花”,则“感时”抽象,无“鸟”,则“恨别”虚空,只有“时”与“花”、“别”与 “鸟”在那个特定的时空节点上有机联系到一起,杜甫的这句诗才成为千古名句。
 
“物”、“情”相依相连的手法自然是多种多样的,而领字的使用肯定是其中一种。领字在楹联作品中的巧妙运用,恰可以在达意表情上使物情相生相长,使楹联具有一种意丰情茂之美。韩崇文先生在《对联“领字”二探》中,就以有领字和无领字的昆明大观楼长联进行对比,进而总结出了这副“天下第一长联”中的领字的四个特色,其中 “添情增色”总结的就是这副长联中领字在达意表情方面所营造的美感。如上联中领字“看”引出的东南西北,“视通万里”,下联中领字“想”联结起汉唐宋元,“思接千载”,联意可谓丰赡厚重,而“喜”、“叹”两个领字本身就感情充沛。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些领字,东西南北、汉唐宋元就“联”不进来,整副对联就可能会显得轻滑单薄,抒情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也许正因为这种字(词)可统领起一个或几个句子,近看远接,感物生情,所以才叫作“领字”的吧。
 
二、起承转合之美
 
古人云“文似看山不喜平”,文学作品既不能无病呻吟,也忌讳平铺直叙。元代范德玑在《诗格》中说:“作诗有四法:起要平直,承要舂容,转要变化,合要渊永。”有跌宕才会生姿,有曲折变化才具文学性,楹联创作,特别是长联创作,也是如此,也应当如此。
 
还是以孙髯那副“天下第一长联”上联八个领字(词)为例:“喜”是“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时,游楼者心理上油然而生的第一感觉,“看”是游楼者的自然动作,“何妨”是“高人韵士”的强烈冲动,“趁”、“梳裹就”、“更”、“点缀些”等领字仿佛让人欣喜于天时地利,既形神兼备,又层层递进,环环相扣,结果当然是:如此良辰美景,岂可“辜负”!八个领字,峰回路转,既合乎生活逻辑,又起承转合,跌宕生姿,而领字中的领字,恰是那个感情色彩浓郁的“喜”字!试想,如果没有这些领字,那上联就会显得前后不搭,气阻情滞,写景抒情两误,即使勉强能通,也是平铺直叙,没有文学作品的感染力了。
 
需要说明的是,有人说“领字”是于“转折”处,使上下句转承结合时用的。个人认为这种说法是不对的。且不说楹联中的领字有用在第一句句首的,句首是根本无所谓“转折”存在的,就是用在联中间分句或最后一个分句时,也未必就存在“转折”,就是“起承转合”中的“转”也不是“转折”的意思。范德玑说转时,只是说“转要变化”,“转折”是变化,递进也是变化,还有其他各种“变化”,我们从常用的领字中也可以发现,并非每个领字都是转折字(词)。
 
三、和谐铿锵之美
 
正如叶子彤先生所言,楹联需要有“声律协调”之美。联家们历来忌讳楹联作品句式单调枯燥,如反对连用几个律句成联等。而领字有所谓一字领、二字领、三字领,甚至更多字数的领字,巧妙使用,恰可以使楹联句式多变,读起来抑扬顿挫,和美动听。龙榆生在其《词学十讲》中说:“……词中的对偶,是变化多端的……一般多用领格字给以提挈……取得‘奇偶相生’的妙用的……”当楹联作品中出现句式单调呆板现象时,恰当选择一个领字(词)嵌入其中,读起来就会立刻和谐悦耳了。这种例子俯拾即是,无需明举。
 
众所周知,楹联作品中的领字手法来源于词,因此,关于领字的音韵问题我们可以去看看在词中领字的平仄处理。词最初是填来供唱的,所以选字填词得顾及歌者发音的自然规律。宋张炎在其《词源》中说:“每作一词,必使歌者按之,稍有不协,随即改之。”明人王骥德则说:“平声声尚含蓄,上声促而未舒,去声往而不返,入声则逼侧而调不得自转矣。”清代万树在《词律》中认为作词应讲究“高下抑扬、参差相错”,他还进一步强调“名词(即名家所填的词)转折跌宕处多用去声”,这里的“转折跌宕处”即领字位置。为什么从前词作者特别强调领字要用去声字呢?这是因为:“这一个字具有领起下文、顶起上文的特等任务,作为长调慢曲转筋换骨的关键所在,必须使用激厉劲远的去声字,才能担当得起。”(龙榆生《词学十讲》)
 
楹联中领字的作用与词中的领字的作用其实是一样的,于音韵上,也应该做到“激厉劲远”。《联律通则》第九条规定,“使用领字……凡在句首、句中允许不拘平仄,且不与相连词语一起计节奏”,我想,这应该正是制订者考虑到了领字的历史渊源和特殊地位而作出的理智规定吧?虽然,无论是在词还是楹联作品中,领字未必都是去声字,但“不拘平仄”,力求铿锵,应是保持楹联作品音韵美的正当要求。

相关热词搜索:张建军 联艺 领字

上一篇:屏风:从“美”字说对联的词性变化
下一篇:陈宏伟:一把尺子勘“正”“误”——评刘太品先生《对联理论与创作的若干“误区” 》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