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张建军:人成过往 联作述评——题人联创作的两点体会
2019-05-11 09:11:55   来源:    评论:0 点击:

张建军:人成过往 联作述评——题人联创作的两点体会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征诗词时很少有以某人直接命题的,而征楹联时,直接以写人为主题的倒是特别多,或许这也是诗词、楹联这两种文学形式的区别之一吧。人

张建军:人成过往 联作述评——题人联创作的两点体会

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征诗词时很少有以某人直接命题的,而征楹联时,直接以写人为主题的倒是特别多,或许这也是诗词、楹联这两种文学形式的区别之一吧。

人生一辈子,会做出许多事情,也会存在各种优缺点,会对后人或旁人产生不同的影响,后人来看一个历史人物,或者旁人来看一个现时人物时,往往会有不同观点,不同评价,因此,撰写题人的楹联时,总是会体现出不同作者不同的主观感受和人生经验,因此,即使是写同一个人物的对联,往往也是“百花齐放”,精彩纷呈。个人认为,一副优秀的写人楹联,往往是选材自有视角,评述自有蹊径,见解自有价值。不避鄙漏,本文想谈谈自己写这类联的两点粗浅体会。


纵有万千事,惟将一二言
一副写人楹联,即使再长,也写不尽人家一辈子的全部所作所为,因此,写人对联,就得从所写之人的诸多丰功伟绩,或丑行劣迹中选择作者所意图评述的某些特定行为和事迹,集中选取有代表和典型意义的一两个方面,来生发议论。而写人征联面向众多楹联作者,因此,又要避免雷同,避免人云亦云,避免没有新意,这就需要作者有独特眼光,即选材不在多,而在精,要努力选准“这一个”,进而在典型“事”上立独特“意”。

譬如,今年联斋微信群征集同题杨令公楹联时,大部分联家都是从杨令公善骑射,人称“无敌”,屡败契丹,战功卓著等方面选材,自然,这都是杨令公为人所熟知的事情和作为,也是其主要方面,如此选材,自然也能写好杨令公,但读多了,就会产生审美疲劳。我当时提交的友情作品联是:
虽勇震三关,卓卓功勋,无奈是降来!叹饿死当时,可有风雷鸣大野?
独声闻四达,明明忠烈,所宜唯撞去!愿传开以后,任随日月照中原。

显然,我所选的核心事实一是杨令公自北汉降宋,二是戏剧中杨令公撞李陵碑而死,其他事件都是作为这两件事的陪衬。前者是史实,试想,杨令公一生忠烈,战功赫赫,宋太宗对他也是信任有加,但他毕竟是降将,这标签始终贴在他身上的,所以在悲壮的“雍熙北伐”中,尽管身为副将的他主张是正确的,但却无法与统帅潘美、将军王侁力争,以致兵败被俘,最终饿死。如果他不是降将,或许,统帅会是他,或许,潘美、王侁等人也不会那么武断,或许,英雄一世,不会如此结束。所以,个人认为,有降一事,就注定了他的悲壮结局。至于戏剧中把他写成撞碑而死,或许是剧作者认为让如此一个盖世英雄,静静饿死不够悲壮,就通过艺术虚构,让他死得壮烈些,艺术来源生活,高于生活。正所谓“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一代英雄,如此下场,令人扼腕,但愿斯人已矣,后世不再如此!


跳开具象求高度,述出公评证大才
写人联,不同于赠人联。赠人联,由于特定对象与作者之间往往是有某种关系的,因此,赠人联往往是叙之事,抒之情,献之赞,当然也有劝其为善上进的。写人联,所写之人与撰联之人或许没有特定关系,而且往往也是已经成为历史的人物,所以,作者尽可以跳出特定关系圈,作为一个独立的旁观者,而“旁观者清”,因此,写人联,如果还仅仅是叙事点赞道贬,可能就没有高度。写人联,作者应该要善于利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观点,从所写之人的历史背景、生平事迹、功过是非中提炼出某种观点,以体现“旁观者”的“清”。也就是说,写人联,“述”不是目的,“赞”不是全部,“评”才见真章,以“述”致“评”,才能体现出所写之人的历史地位和好坏影响,才能体现出作者的历史观、价值观,才能给读者以启迪和教益。

在今年,三门峡市楹联学会和联都网站联合主办的“三味奇杯”时事成联大擂台第120期,征联主题是同题褚时健。褚时健可谓是一个风云人物,也是一个大起大落的人物,今年3月5日,他在91岁高龄时去世,一时大家众说纷纭,或慕其才,或赞其志,或美其功,或羡其成,或贬其贪,或叹其艰,可能也正因为他是如此有争议的一个人物,所以,他才成为“三味奇杯”大擂台的主题人物吧?

当时,我的应征作品是:
扶柩问初心,功耶罪耶,终归是烟草大王,褚橙名品;
盖棺谈定论,志矣行矣,尽作为一人标本,万众声音。

自我感觉,我写褚时健时,虽然也提到了他诸如“烟草大王”、晚年成就的“褚橙名品”等具体事实,但整个作品还是比较成功地避免了就事来写人,写人止于事的。同时,我也坚持了辩证观,对于褚时健的功过是非,我没有急于给出结论(当然,个人对他还是赞多于贬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过能改,善莫大焉”,只是他贪腐的犯罪行为是不值得肯定的,所以,作品中直接用了“罪”字),而对于他死后大家的各种评价,我也认为,对一个人物,特别是象褚时健这种有很大争议的人物,我们完全没必要急于定评,不妨先冷处理,先把他放到历史的长河中慢慢来观照,要相信历史最终会有定论的。

这个作品后来被评为优秀,但与获等级奖的作品比较起来,差距还是蛮大的,特别是曹文献老师获一等奖的作品:
时势与英雄相辅相成,两度称王,岂惟己力;
公心和私欲孰消孰长,一朝障目,便误人生。

曹老师大笔如椽,遣词串珠,语雅联精,特别是曹老师站高论准,所作评述比我客观、肯定、明确得多,这是值得我好好学习的。

相关热词搜索:张建军 创作体会 联艺

上一篇:步秀祥:谈如何把联写出个性与新意
下一篇:潘继成:也说对联的重字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