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张兴贵:钟云舫楹联思想初探
2018-11-17 19:31:24   来源:    评论:0 点击:

张兴贵:钟云舫楹联思想初探钟云舫(1847—1911),清代重庆府江津县(现江津市)人,名祖棻,清代秀才,他自称硬汉,号铮铮居士,清末著名楹联家。 因撰有中国第一长联《拟题江津县临江城楼联》(全联1612字)

张兴贵:钟云舫楹联思想初探

钟云舫(1847—1911),清代重庆府江津县(现江津市)人,名祖棻,清代秀才,他自称硬汉,号铮铮居士,清末著名楹联家。 因撰有中国第一长联《拟题江津县临江城楼联》(全联1612字)和著有中国第一本对联专集《振振堂集》而被人们称为“联圣”。

钟云舫以其独特的风格,发联坛之清音,登联界之绝顶,在中国对联历史上竖起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丰碑,其精深的造诣和卓越的境界令人叹为观止,那么,我们研读钟云舫的对联,究竟应该学什么?笔者认为,钟云舫的楹联魅力并非体现在具体的文字表面,而是那文字中蕴涵的一种思想,他的楹联思想,才是我们应该汲取的主体。


一、丰富的学识,是钟云舫楹联造诣的源泉。
苏轼曾说,“腹有诗书气自华。”钟云舫的对联之所以“文之思也,其神远矣。故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然动容,视通万里”(刘勰语),得益于他渊博的知识。他遍览经史百家之书,工诗文词曲,中秀才后,在江津县城开办私馆教书,历20余年,讲授数学、物理、化学及英语、法语,开新学之先。所作《东西洋赋》是当时少有的世界地理和科学普及之作,同时还作有铁路、兵政、商战、学堂、矿务方面的论著多篇,以剧本《招隐居》,唱词《醒酒汤》、《不该嫖》等。正是因为他涉猎广泛且能融会贯通,将古今中外的书本知识转化为自己的知识,化育成自己的思想和理论,所以下笔自然如泉涌,洋洋洒洒,突显大江东去之气势。这一点给我的启事就是,学对联决不能囿于对联本身的所谓“作法”,期待有朝一日能遇到“点石成金”的高人指点。事实上,文无定法的告诫早就有了,古今有几个文章大家是得到“文章作法秘笈”而成为大家的?笔者写文章很有感触:读书期间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每星期都要听语文教师的所谓“作文方法”,但每每是老师布置下作文题目,感觉“没有写的”;从事教学工作以后,在讲台上也曾经不止一次地将参考资料上的许多“开门见山”、“前后照应”、“叙议结合”的方法灌进学生的记忆内,无奈的是每当布置下一道作文题,我的学生也感叹“老师,我感觉到没有写的“。(请不要误会,笔者是在这里否定学校教师对必要的写作知识的传授)事实证明,肚子里没有知识,是断然不可写出好文章来的。 有谁能说,钟云舫写联左右逢源,不是得益于他头脑中广泛的知识呢?所以,要写出好的对联,还需从不断地汲取知识入手。


二、敢于超越古人的勇气,是钟云舫楹联艺术的助推器
公认的对联独立成体是在晚唐,距钟云舫出生的1847年,将近1000年的历史,钟云舫之前的对联大家不乏其人,笔者以为,钟云舫爱好对联也是受这些大家的影响才形成的,假如钟云舫将这些前人的作品视为不敢逾越,那么,一代联圣的荣誉就不可能属于他。钟云舫敢于超越古人勇气,至少表现在一下两点:一是奠定了长联在联坛的地位。对联在清朝之前,多以短联为主,孙髯翁给大观楼题写了180字的长联之后,长联逐渐增多,但写长联者和长联被人称道却是始于钟云舫,有资料显示,钟云舫一生写的传世长联,比他之前近千年所有人写的长联总和都多,足以证明他在长联领域的开拓和建;二是钟云舫首开了对联成集的先河,据《钟云舫楹联的审美艺术特与成就》一书认为:《振振堂集》之前,还没有人专门把对联收集成书的,尽管宋朝朱熹著的《联语》、清朝陈钟祥著的《楹帖偶存》、朱涛著的《楹书集》,但这些著述都是以“附”、“附录”或“卷后”的面貌出现的,意味着只是末流, 明朝李开先出的《中麓山人拙稿》《续稿》,虽是联稿,不及诗文。只有钟云舫,才不囿于成见,冲破文坛旧习的束缚,把对联与诗与文等量齐观,甚至看得比诗与文更为值得重视,才会勇敢地把对联从附属的地位中解放出来,单独编成集子, 表现了其敢为天下先的魄力。(红色文字为引用别人资料)。对次,笔者也有两点启示:一是作为一个楹联爱好者,究竟如何对待前人,是匍匐于前人的脚下顶礼膜拜,不敢思超越,还是汲取前人的精华,独辟蹊径呢?如果钟云舫认为:前代的对联大家谁也没有专门整理对联的集子,我为之,就会招来“不自量力”或“目无古人”非议,还是谨慎为好,那么,一代联圣的桂冠会不会戴在这个仅是秀才功名的人头上?二是我们今人从事对联,究竟应该不应该给长联一块领域呢,固然,今人写的长联,不可和钟云舫相比,但我觉得这是今人的对联造诣还有欠缺,而不是长联不应该出现,也正是今人的长联水平欠缺,才应该加强训练,这才是弘扬对联的正确态度,钟云舫之前没有钟云舫,但是,谁敢肯定,钟云舫之后再不会出现钟云舫(笔者指的是中国联界的目前和未来,诸君不要误会),如果因为自己写不好长联就放弃长联练笔,那就等于因噎废食,长联将在国粹文化中失去已有的地位。当我们惊叹于前人丰硕的成果是,理应思考并借鉴一下前人能登临决定的精神和勇气,以弥补自己的不足。


三、深厚的家乡情怀,是钟云舫楹联魅力的正能量。
任何文章都是思想的寄托和感情的流露,所谓“情动于中而形于言”就是这个道理,读钟云舫的对联,我感动于其纵横开阖,挥洒自如的语言魅力之外,更被其联语间渗透的炽热感情所激动。他是四川人(今属重庆),钟云舫许多经典之作都是咏唱四川的风物的,《拟题江津县临江城楼联》长达1612字,这里无需抄录全文,且看他为四川的其他景点写的几副代表作:

众峰齐让峨眉高,稽首如来,要分此半轮山月;
一览尽收天下秀,满心归去,胜游他五岳名山。
——《题峨眉山金顶》

此巴蜀钜观,只一层楼,通八方气,撑半壁天,巫峡十二峰,嘉陵三百里,好山好水,都从眼底逢迎,洵可乐也,洵可乐也;
当风日清美,携几壶酒,约数友人,论两间事,纵横廿四史,上下五千年,大嚼大啖,浇尽胸中垒块,岂不快哉,岂不快哉!
——《渝城楼外楼》

读完这两幅作品,你是否发现作者洒脱的字里行间,充溢着一腔酷爱家乡山水的自豪之情感呢?这里,我依然有两点启示:一是,没有高尚的人品,绝对体现不了高尚的文品,正因如此,诗人北岛说过“高尚是高尚者的通行证”,没有一片赤子情怀,怎能写出一篇动人文章,要知道文章打动人心的最终是其思想和情怀,唯有对所题咏对象寄予深厚的情怀,才能对这个事物进行仔细的观察和研究,找出它的独特和动人之处,写出的作品才能见人所未见,说人所未说,鹤立鸡群,独领风骚。第二,要写文章(包括对联)最好还是写自己熟悉的事物,如果不是自己熟悉的事物,就下功夫先了解它动笔,钟云舫对联的许多经典作品是题写四川的风物,道理也在这里,这使想起最近我和我师范时的班主任的一次见面。我的老师在吕梁文化界也算小有名气,但他不从事对联写作,老师知道我近年来从事楹联写作,鼓励我一定要坚持下去,不可半途而废。其中有几句话,给我的留下的印象特别深刻,老师问我,你写佛联吗?我回答,也写,但不多。老师说:佛学是一门高深的哲学,恕我直言,你现在连佛学的皮毛都不懂。不可能写出好的佛联,所以要么别写,要么认真研究佛学再写,勉强为之,只能凑几个连自己都不知道真切含义的“不二法门”“菩萨心肠”冒充高深而已,久而久之使自己养成写作的坏习惯。此话不愧为良师之言也。


四、钟云舫高尚的人格,是钟云舫楹联价值的载体。
为人刚直不阿,疾恶如仇,因此名声卓著。光绪年间,江津县令朱锡藩专横贪婪。钟云舫撰写对联予以嘲讽,传遍城乡。朱对他恨之入骨,欲加迫害,他远走成都避祸,创作成都锦江望江楼联,一时传诵四川,至今仍然高悬。全联如下:
几层楼独撑东面峰,统近水遥山,供张画谱。聚葱岭雪,散白河烟,烘丹景霞,染青衣雾。时而诗人吊古,时而猛士筹边。最可怜花蕊飘零,早埋了春闺宝镜;枇杷寂寞,空留着绿墅香坟。对此茫茫,百感交集。笑憨蝴蝶,总贪醉梦乡中。试从绝顶高呼:问,问,问,这半江月谁家之物?
千年事屡换西川局,尽鸿篇钜制,装点英雄。跃岗上龙,殒坡前凤,卧关下虎,鸣井底蛙。忽然铁马金戈,忽然银笙玉笛。倒不如长歌短赋,抛撒些绮恨闲愁。曲槛回廊,消受得好风好雨。嗟予蹙蹙,四海无归,跳死猢狲,终落在乾坤套里。且向危楼俯首,看,看,看,那一块云是我的天?

这副联至今高悬,与其说宣传的是钟云舫绝妙的文字,不如说敬仰的是他耿介的性格和桀骜的骨骼。钟云舫的这种高尚人格,在他的许多联作里面都能读出来,那凛然的正气丝毫不逊于文天祥的《正气歌》和岳飞的《满江红》。这是其气节为境界。所以今人学对联,还必须在修养自己的气节上下功夫。这一点似乎也是个普遍规律,举凡流传千古的文章,包括对联,有几个奸佞之臣和龌蹉小人的作品?林则徐是中国清朝后期政治家、思想家和诗人,更是民族英雄,林则徐的许多对联流传久远,同样是源于其崇高的气节。也就是说,与其说对联是为文之道,不如说是为人之道。

 

相关热词搜索:张兴贵 联艺 钟云舫 思想初探

上一篇:成联创作初期要注意这几个问题
下一篇:李晓梦:浅谈对联的用字技巧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