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王振权:一词多义说“地天”
2018-09-24 11:37:37   来源:    评论:0 点击:

王振权:一词多义说地天《中国楹联报》第31期3版潘民华先生《天地不宜改地天——从一副入选联谈并列字序的变换》一文,就并列结构词语换序后是否改变原意的问题作了详细的阐述,读后颇有收获。不过对于其中有些观
王振权:一词多义说“地天”
 
《中国楹联报》第31期3版潘民华先生《天地不宜改地天——从一副入选联谈并列字序的变换》一文,就并列结构词语换序后是否改变原意的问题作了详细的阐述,读后颇有收获。不过对于其中有些观点,笔者不敢苟同,特提出来进行讨论。
 
潘文说:“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楹联学会联合主办的‘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全国楹联书法大展’活动,在选出公示的100副优秀楹联作品中第1357号为:高路入云端,已见家园山水秀;清风连海角,复兴国运地天新。作者为了协调平仄,将‘天地’字序颠倒成‘地天’,这样行吗?众所周知,‘天地’是代表自然界和社会的‘天’和‘地’;而变换后的‘地天’乃护持佛法之十二天尊(八方、上下、日月)中的第十天,即主掌大地之神的专有名称。……因此,‘天地’改‘地天’是不妥的。”
 
潘文认为,由于“地天”是“神的专有名称”,因此就不能作别的解释,而第1357号楹联作品中的“地天”说的是“天地”,改为“地天”是“不妥”的。其实,“天地”亦为“神的专有名称”,在民间的古旧宅院里,刻有“天地之位”的石雕神楼并不少见,难道说“天地”也只能解释为神的名称吗?文章说:“‘天地’是代表自然界和社会的‘天’和‘地’。”同样是“神的专有名称”,一个不能作别的解释,而另一个却可以作别的解释,这岂不是双重标准吗?那么,问题出现在哪里呢?下面具体分析。
 
在汉语的词汇中,只有一个意义的词叫“单义词”,同时存在几个意义的词叫“多义词”;专有名词一般是单义词,但也有个别的是“多义词”。那么,“地天”究竟是单义词还是多义词?现在举例阐述。1、江书学《对联书法》:“虎啸撼山岳;龙吟动地天。”其“地天”应为天和地。2、《坚牢地天神咒及功德》:“若有人诵持此咒满足十万遍,为最初法诵咒供养地天者,富贵无极,七珍无限。”其“地天”应为神名。3、福音大师《六十四卦卦名》:“地天泰:天地交泰,日月生光。福禄双收,地久天长。”其“地天”应为卦名。4、古传婚联:“共结丝罗山海固;永偕琴瑟地天长。”其“地天”应为时间。5、优秀楹联作品第1357号“复兴国运地天新”,其“地天”应为社会面貌。由于“地天”有多个义项,应属于多义词。
 
“天地”是“地天”二字的换位,那它属于单义词还是多义词?试看以下举例。1、《庄子·天地》:“天地虽大,其化均也。”其“天地”应为天和地。2、清·吴伟业《避乱》:“归去已乱离,始忧天地小。”其“天地”应为社会环境。3、元·辛文房《唐才子传·韦楚老》:“陈胜城中鼓三下,秦家天地如崩瓦。”其“天地”应为天下。4、清·曹雪芹《红楼梦》第六九回:“(凤姐)于是天地前烧香礼拜,自己通诚祷告。”其“天地”应为神名。5、唐·李白《山中问答》:“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其“天地”应为境界。6、福音大师《六十四卦卦名》:“天地否:闭塞不通,人口难圆。阴阳失和,事难如愿。”其“天地”应为卦名。显然,“天地”也是多义词。
 
既然“地天”与“天地”都是多义词,那么根据其语境的不同就可以有多个义项。第1357号楹联中的“复兴国运地天新”,是说社会重新兴旺发达,面貌焕然一新,显然,“地天”在此处应释为“社会面貌”。如果因为它是“神的专有名称”,就说其他义项“不妥”的观点反而是“不妥”的。同样,“天地”一词除了释为“天与地”外,还有多个义项,这也是事实。潘文错误地把多义词当作单义词,这是出现问题之关键所在。
 
潘文又说:“还有些并列结构的词,不符合民族大众的语言习惯,例如‘风雨’不宜变为‘雨风’。”其实,语言有交际语、艺术语、行业语等,同一词语在不同的场合或不同的用途中,其释义不一定完全相同。交际语是为了表达思想,相互沟通,因此要求符合语言习惯,明白易懂;普通话就是汉语中最标准的交际语。艺术语则是为了使读者赏心悦目,吟唱者琅琅上口,听者悦耳中听,因此必须注重声韵的和谐、悠雅;诗词曲赋歌联就是古今优秀艺术语的代表。至于“风雨”一词,不但在交际语中经常使用,而且在艺术语中亦不少见,例如毛主席《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而“雨风”一词则一般在艺术语中可见,例如宋·张镃《寒食》:“清愁诗酒少,寒食雨风多。”显然,认为“风雨”变为“雨风”就“不符合民族大众的语言习惯”的说法并不客观,是欠妥的。
 
词语的释义,不能离开语境,由于语境的不同,有的词义就会发生变化。因此,论者在阐释词语时,除了搜寻佐证外,还应该仔细体味并分析其语境。只有如此,才能对词语作出准确的界定,否则就可能出现失误,从而误导读者。以上所论,愿与潘先生商榷,欢迎方家教正。
 

相关热词搜索:王振权 联艺

上一篇:刘永亮:以小见大话楹联
下一篇:第十九届中国(成都三星)楹联论坛暨“楹联与群众文化”研讨会纪要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