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黄波:永红兄楹联印象
2018-06-10 12:50:20   来源:    评论:0 点击:

那一天,波波第一次参加诗人的聚会,飘飘然地走进湘麓汇,还在琢磨该怎么和他们打招呼,是先报个万儿呢?还是直接五体投地?在电梯里,却听到一个帅哥问:你是波波吧?帅哥!问人是谁的时候最好不要加吧,尤其是

那一天,波波第一次参加诗人的聚会,飘飘然地走进“湘麓汇”,还在琢磨该怎么和他们打招呼,是先报个万儿呢?还是直接五体投地?在电梯里,却听到一个帅哥问:“你是波波吧?”帅哥!问人是谁的时候最好不要加“吧”,尤其是问“小王”。我感觉一下飘了起来:嘿,居然有人认得我!他告诉我他在《今夕何夕 今夕何喜》那篇文章里看到了我的照片。我庆幸自己不习惯美颜,可以让人认得出我,不然到了吃饭地点还有人到处找那个“漂亮波波”不让我进门,“要了面子,饿了肚子”,太划不来。

他不太爱说话,我也不太爱找不太爱说话的人说话,所以,虽然认识了,交流并不太多。

那日拜读胡静怡先生的《湖湘联话》,看到里边好几个“周永红”,有没有搞错?胡老在书里列举的大多是名人大家的联,他的也在里边?我不由想起一个人的感悟:“在老家千万不要随便碰到个小孩就去逗他,他有可能是你叔。”同理,以后诗友聚会,千万不要看人家年轻就“小瞧”他,他可能是个大咖。比如周永红。

不可“小瞧(乔)”——那就“大乔”?

“大乔”就“大乔”,反正孙策纳她为妾四个月后就先走了,她也没人管着。那就掌声有请“大乔”闪亮登场——

《湖湘联话》曰:
泸溪涉江楼,取屈原《涉江》篇意。长沙青年联家周永红联,以“明月涉江”起兴,开篇便见性灵。

明月涉江来,贮一楼楚韵骚魂,喜与灵均登阆苑;
青山探首出,置万丈诗情画意,好邀太白下泸溪。

“探”字炼得俏!放歌该地风光,不显阿谀之媚语,而思接千古。将太白邀来,倍添情韵。

长沙周永红题韶关韶阳楼联,则以风景人文之歴状吸引人们眼球:
据岭南形胜,极目韶关,看翡翠盘中,摇曳起诗情画意;
襟粤北春潮,骋怀林海,入烟霞帐里,咀嚼开宋韵唐风。

“摇曳”与“咀嚼”两个动词,炼得异想天开,正因其未按常规出牌,所以别有意趣。

周永红题山西平遥戏楼一联,则针砭时弊,出语时尚而诙谐。
虽然如戏人生,倘遂意官场,慎勿玩太极推手;
果是超凡气象,且怡神妙境,莫再抱小肚鸡肠。

哎!年纪轻轻那么牛,害得我只好说“这个我不会,我只有两岁”,这样才能成功把人家对我智商的关注转移到我的外貌上来:“那你真的出老!”

一日在朋友圈中见一文,是他的楹联佳作选登,每副联的前边标的都是“某某大赛一等奖、二等奖”字样——永红兄,这些字眼会伤害波波幼小的心灵,你知道吗?还有,你的“作者简介”也是一把伤人的刀!看在你认出我的份上,我不吝告诉你:“你这样子过不了安检的”。看了简介,我才晓得:他还在《对联学刊》、《联海探骊》任编辑,在中国楹联学会任理事,在湖南省楹联家协会任副主席,在湖南省诗词协会任理事,在长沙市诗词协会任副会长,在长沙市楹联家协会任副主席。哼!我也在长沙市楹联家协会打杂,任劳!任怨!

莫催!莫催!我不“七里八里”了!我去请中场休息的“大乔”再次出场!

“天鹅杯”全国网络楹联大赛一等奖

题三门峡天鹅湖断崖长廊
无穷美景一廊收,须知身处崖边,当思退路;
不绝涛声千里去,莫若心驰湖上,休问归期。

我要是到了天鹅湖边,一心只思考天鹅肉是清炖呢还是红烧,哪里还想得到“身处崖边,当思退路”?吃了天鹅肉,“心驰湖上,休问归期”倒是可能。我喜欢既美丽又能告诉我道理的文字,因为我头脑简单不爱思考,有些道理自己悟不出——上次顾鉴老师转发我的文章时说:“诙谐中透着睿智,黄波老师不简单”, 我就申明过:“我最喜欢简单,也确实头脑简单。”

湖南资兴市“园丁杯”全国征联大赛一等奖

题黄草中学
资民以智,兴国以才,力助青衿登榜甲;
拄木于天,扎根于土,情牵黄草作园丁。

哼,我长大了要当科学家,研究永红兄的脑袋是怎么想到用“榜甲”来对“园丁”的。“园丁”的“丁”和“甲乙丙丁”的“甲”明明就不是一个系列的,你这样“乱点鸳鸯锅”,我不得买单啊!AA制都不行!什么?这叫“借对”。那,借得谁的?我也想借!求介绍!

翼彩五台山征联二等奖

古佛寺天王殿
求佛之前,须摸着良心责己;
出门以后,应换成笑脸对人。

这个虽然只是二等奖,但是我喜欢,我喜欢哪个作品就喜欢哪个作品,跟它“几等奖”冒得一毛钱关系——最多一分钱,还不小心掉了被人交给警察叔叔了。我喜欢有新意的句子,不喜欢那些貌似花枝招展实则陈词滥调的东东。太多人求佛,把责任全寄于佛祖身上,似乎自己不论做了什么勾当,菩萨都可护他周全,这不是为难菩萨吗?永红兄也不说“佛祖也救不了你”,只劝你先“摸着良心责己”。我也因此相信,能够写出这样句子的人,是一个自律的人。下联则让我想起胡适说的“世间最可厌恶的事莫如一张生气的脸;世间最下流的事莫如把生气的脸摆给旁人看。”可是,太多人不懂这个道理,让我屡屡见到一些“下流的事”。回忆起来,永红兄也确实是常常微笑着的,我喜欢。

西五华里秦淮河全国征联一等奖

题秦淮河甘露阁:
入阁拿云,摘斗舀来甘露;
登梯揽月,和盘托出秦淮。

永红兄太有本事,“拿云”、“摘斗”、“揽月”、“托秦淮”,你是“清都山水郎”吗?“曾批给雨支风券,累上留云借月章”?我没那本事,我只有高科技,“只有月云移不去,临行摄入手机中”,哈哈!

“大乔”,“大乔”,怎么忽然往外跑?曹操来了吗?哦!他要“铜雀春深锁二乔”。那是得赶紧跑!那家伙太快了!说到就到。那永红兄的好联还没赏够怎么办?告诉你一句话:“真想做就会找到办法,不想做就会找到借口。”

相关热词搜索:黄波 永红兄楹联印象 联艺

上一篇:扆长茂:我看河东流派成长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