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黄永君:撰联下足绣花功
2018-05-25 10:35:20   来源:    评论:0 点击:

绣花,是我国优秀的民族传统工艺,又被称之为闺中绝艺。其工艺流程是在纺织物上绘好图案、准备好绣针和彩线,然后飞针走线,施以几十种针法,最终完成一幅精美作品。同样的道理,要想撰出妙联佳构,首先需要有好

绣花,是我国优秀的民族传统工艺,又被称之为闺中绝艺。其工艺流程是在纺织物上绘好图案、准备好绣针和彩线,然后飞针走线,施以几十种针法,最终完成一幅精美作品。同样的道理,要想撰出妙联佳构,首先需要有好的立意构思,认真编织好作品的意境,之后遣词造句,排列组合,锐意创新,可谓一字一句,用心良苦。

撰联下足绣花功,这就要求我们要下“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笨功夫;要下小火慢炖,久久为功的慢功夫;要下精雕细琢,一丝不苟的细功夫;要下一针一线,充满真情实感的实功夫;更要下寓意高远,神韵空灵的巧功夫。

笨功夫。撰联堪比绣花,得下一番笨功夫。笔者曾拜访一位老联家,老人爱好广泛,家藏联书很多。当翻看到老联家的笔记,更是让人感叹不已,原来他老人家学联初期,把四言联、五言联、六言联……的平仄分布各种形式都写下来背诵记忆,包括多字联,分句联,内容真是够多。老联家自我解嘲,说这些都是学联初期走过的一些弯路,如今看来,当时确实下过一番笨功夫。笔者反思,有谁敢说自己在学联撰联的漫长过程中一点儿弯路没走过,全走的是捷径,甚至弯道超车?更多地我臆想一定是下过些笨功夫的。只是我们登上了山顶,曾经不断搬石头垫在自己脚下以达到越过某个坎的目的的那种“笨”行为、那种“笨”功夫,在现在看起来不是那么重要罢了。

慢功夫。撰联堪比绣花,须下慢功夫。撰好联、佳作,一气呵成的情况不是说没有,而是说较少,更多的原稿水平是一般的。“文从改中出”的道理大家不陌生,笔者在这里想改一字为“联从改中出”。好的对联是改出来的,修改是个慢功细活儿,字斟句酌,甚至推倒重来。向高手求教,找名家点拨,隔段时间重读,反复改,改反复,精益求精。“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是古人的创作境界,值得我辈永久学习。

细功夫。绣花功夫是慢工细活,是在“方寸间尽显乾坤”,多一针少一针都不行,日积月累,其成于细、贵在精,因此需要更多精心、耐心和恒心。撰联堪比绣花,须下细功夫。楹联最是微言大义,讲究到每一个字都不为过。往往一字一世界,一字一乾坤,字字千斤重,虚虚实实,深深浅浅,翠翠红红,莺莺燕燕,一字一句总关情,人间冷暖撰联知。用心下一番细功夫,才能真正把联撰得精致,甚至撰到极致,出精品力作。可见成为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珍品,需要一针一线,一字一句。

实功夫。撰联堪比绣花,须下实功夫。通晓联律是一个层次,能撰出合律的联作又是一个层次,撰出切时、切地、切事、切势且意境上佳或是绝佳的联作当更是一个层次。撰联水平高低,作品是会说话的,这是实实在在的,不以某个人或某些人的评价为标准。奖项会说话,时间会说话,历史会说话,货真价实,实实在在。由此可见,非下一番实功夫不足以成长为一位真正的联家。

巧功夫。每一件优秀的绣花作品无不凝结着绣花者精巧的构思,她是新鲜的,独特的,是作品里的精品,她重在顶层设计,没有一个长远的、科学的、务实的、无暇的立意,怎么会有精美绝伦的作品。撰联堪比绣花,须下巧功夫。“汝果欲学诗,工夫在诗外”,我们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作了好多巧夺天工名联的名家往往还真不是专业撰联,但他们撰联的理论水平绝不会差,在材料搜集、素材撷取、文字概括、角度选取、结构安排等方面,绝对是巧妙构思和鬼斧神工般的琢磨,可见撰好联是巧功夫,更是硬本事。巧功夫不仅仅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的自我激励,更是每一位联人不畏困难、挑战自我、勇于创新的超越精神。

一针针一线线,绣出一片新天地。一字字一句句,撰出我泱泱中华大国风。我们有理由相信,只要“绣花”功夫下得深,功夫到位,持之以恒,不懈进取,深入生活,服务人民,把群众当成亲人,俯下身子、沉下心去,撸起袖子加油干,融入作者的真情实感,就一定能撰出深受人民喜爱的、经得起时间检验的佳联、名联。这才是:
纵笔题红兴国梦;
撰联下足绣花功。

相关热词搜索:黄永君 联艺

上一篇:李冬銮:究竟何为“合掌”
下一篇:撰制风景名胜楹联的几种常见手法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