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趣巧联创作“工、活、精、雅、新、深”的典范——古广祥《词牌巧对话人生》赏析
2018-04-28 11:42:27   来源:    评论:0 点击:

趣巧联创作工、活、精、雅、新、深的典范——古广祥《词牌巧对话人生》赏析马长泰在联界,本人属于主严派。一向主张无论哪个类别的楹联,在联律面前,联联平等,因巧而废工是不可取的。不工是功夫没下足,功夫下

趣巧联创作“工、活、精、雅、新、深”的典范——古广祥《词牌巧对话人生》赏析

马长泰

在联界,本人属于主严派。一向主张无论哪个类别的楹联,在联律面前,联联平等,因巧而废工是不可取的。不工是功夫没下足,功夫下足自然工。

兹读香港新闻出版社古广祥先生的《词牌巧对话人生》,让我找到了一个活生生的例证。整书联句岂止是工,同时做到了巧而活、巧而精、巧而雅、巧而新、巧而深。


巧而工
楹联的基本特色是词语对仗,声律协调。做不到这两点,就不能算作楹联,不懂得这两点,就无法成联。广祥君首先是谙达联律的高手,所以能够循规蹈矩,驾轻就熟,运用自如。他的第二部联作《词牌巧对话人生》是以日记为背景改写而成。

1975年6月作者还是一位中学生,他根据日记内容作的一副词牌对联:
征招/解语花,夹竹桃花/更漏子;
不见/思牛女,传言玉女/忆吹箫。

此复句联调用了8个词牌,依古声为“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对“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声律极为协调,连非节奏点可不论平仄的字都论了。对仗上,“征招”“不见”偏正动词相对;“解语花”“思牛女”动宾相对;“夹竹”“传言”动宾相对;“桃花”“玉女”偏正名词相对;“更”“忆”动词相对;“漏子”“吹箫”动宾词组相对。“花”、“女”为规则重字。字句对等、词性对品、结构对应、平仄对立、节律对拍、又形对意联,天衣无缝。

翻阅其它联作,“登楼怨”对“咏月来”、“双双燕”对“六六峰”、“怜薄命”对“惜红衣”、“江南路”对“塞上秋”、“梅子黄时雨”对“金枝玉叶春”、“高山流水”对“新月沉钩”、“梅弄影”对“柳垂丝”、“一串红云”对“九重春色”、“初开口”对“又锁门”、“雪外天香”对“雨中花慢”、“揉碎花笺”对“思焦客令”、“春波绿”对“夏木繁”、“思佳客”对“忆故人”、“留客住”对“伴云来”、“春起早”对“夜眠迟”、“明月穿窗”对“暗香疏影”、“归塞北”对“忆江南”、“月先圆”对“意不尽”、“寻瑶草”对“滚绣球”、“烘日”对“开天”等等,不一而足。

除这些工整的对仗外,作者还运用了如:“时候”对“湖山”等传统互成对格,“红楼”对“水面”等以名词为中心的修饰语词性可以放宽的修辞。再如“新雁斜月”、“美人临江”,平仄虽未交替,然也古有先例。
广祥君洋洋139副词牌巧对,不借用任何助词,不用沙浆,竟巧筑成琼楼玉宇,可见功力之非凡。


工而活
作联最忌用词呆滞、牵强附会、甚而生造。作常规联可以到浩如瀚海的辞典中搜索最满意的词语,词牌对则不然,只能在一个范围内寻觅取舍,难度可想而知。

柳色黄,露华春慢/登楼怨;
神光灿,云淡秋空/咏月来。
这副词牌联是广祥君1976年7月暑假到广州姨妈家,携表兄张锡国游越秀山公园而作。作者开笔写“柳色黄”,一个“黄”字便点明节令,“露华春慢登楼怨”含“甘露华年”的青春茁壮之意,又含“聊暇日以销忧”之快,且有赞佩南越王赵佗功绩之颂。“神光灿,云淡秋空咏月来”,本人曾在《对联杂志》发表过一篇《善用动词增魅力》的短文,作者在联中连用慢、登、怨、灿、淡、空、咏、来几个动词并借用单边自对之手法,让联作鲜活跳跃,万道霞光。

最多宜,花犯念奴/吹柳絮;
端正好,山庄劝酒/应天歌。
1991年3月,作者应广东省连山县县长莫新银之邀,考察并协助县政府在港招商引资,改变贫困面貌。

说来凑巧,本人1984年任山西垣曲县县长时,为开发垣曲铁矿资源,南下考察,后得到广东梅山糖厂合作支持,引资1300万元,在垣曲建炼铁厂、续建焦化厂,企业利税、财政收入百倍递增,成为工业富县的典范。

作者的这副联作未直写招商引资改变连山县贫困面貌,但字里行间都流露出由穷变富的欣喜之情,“最多宜”、“吹柳絮”,“端正好”、“应天歌”词语顺顺溜溜,沁人肺腑。


巧而精
广祥君的《词牌巧对话人生》一书中,有2副三言联,其中一幅是:
五供养;
长相思。

联界一些专家观点,将三言、二言、一言不认作是对联,而为对词对韵。此处先搁置争论,将广祥君这副三言联作以评析。此联写于2013年7月,倡导中国传统美德等文化。中国现有6200万独居老人,我国政府在《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中规定,儿女要经常探望年老父母,否则视为违法。这么大的主题写一部小说、一副千言长联亦难写尽。

作者仅选用2个词牌6个字,不能说不精,将该涵盖的东西都涵盖其中,且并非干涩,有浓浓的情感色彩。长、短、多、少均含数量之意,与“五”对仗何言不工。也许有人用《联律通则》以套,岂不犯了尾三仄,尾三平之大忌吗?须知,此非征联大赛,作者是为抒发感情,抒情达意就不必苛求了。

添添春/乐正;
有有令/心香。
这是作者2013年3月为中国梦有感而发的五言联。联中虽无“梦”字,却透出春梦飘香的喜悦气氛。特别是“添添、有有”两个叠语字,让联作别开生面,更添意趣。


巧而雅
空想忆,酷相思,愁春未醒/芳心苦;
忍泪吟,望江怨,明月逐来/玉簟凉。

此联是1982年3月作者写一位香港富豪小姐爱上一个刚从大陆抵港“绿印者”的爱情故事。

爱情是亘古不灭的永恒大主题。“喜酒香浮满酒绿;榴花艳映佩花红”、“白璧种蓝田,千年好合;红丝牵绣帷,万载良缘”、“借得花容添月色;直将秋夜作春宵”等等。然,书中的这对情人却未必如此幸运。富豪之女遭到家人反对,苦不堪言。于是乎“空想忆,酷相思,愁春未醒芳心苦”,上下联前两分句为自对。“忍泪吟,望江怨,明月逐来玉簟凉”,全联用词考究、雅切,8个词牌浑然一体,26字字字珠玑。

玉女迎春/梅弄影;
小楼联苑/柳垂丝。
这副联作者写于1983年3月阳春白雪之时,万物复苏。周末,作者应香港显达乡村俱乐部谭仲夏经理之邀请,共商成立香港新闻出版社之事宜,达成共识,幸事一桩。联中流露出作者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然而却含蓄不露,雅喻成篇,耐人寻味。
巧而新
作联犹忌构思老套,用语陈旧,立意平庸。奋力不断出新是有出息联家一生的追求。作常规联,呕心沥血,出新尚难度不小,作词牌联难度更大。
柳如烟,晚香时候/潇潇雨;
元会曲,春早湖山/滴滴金。

此联写于1980年春,是作者到香港工作第一个春节。作者说他当时的心情是复杂的,是呀,由一个环境换到另一个环境,香港是资本主义世界,一时还真难适应,工作事业都还处于游弋之中,局面尚未打开。春节又是一个应当高兴的日子,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

作者为了准确表达此时此刻的复杂心境,在词牌选择上,开篇用了“柳如烟”有朦胧又有生机,“晚香”、“潇潇雨”虽晚犹香,潇潇夜雨,以衬心绪。下联的“元会曲”亦为心曲、春曲,末句用“滴滴金”收尾,一下子柳暗花明,顿然生色。若非有这样的好词牌,就是让我苦思冥想,也想不出这样的好词,新极了!妙极了!美极了!

暑气清,烛影摇红/花下醉;
春光好,仙源拾翠/月边娇。

事业如日中天,作者艰辛创办的香港新闻出版社,1988年在海南省通什市设立办事处,业务外延,可喜可贺。

此联作者写于1989年8月,其时虽为暑日,却神清气爽,“灯影摇红”已很富诗意了,接着又来个“花下醉”,不醉不由人啊!五指山四时如春,自然是“春光好”,本已处“桃源”仙境,又添一笔“拾翠”,“月边”能不“娇”吗?构思新奇。词语新巧,蕴含新富。


巧而深
趣巧联在联史上曾经受过不公正待遇。大概是有些趣巧联作者坠入了文字游戏的泥沼,使得不少趣巧联主题平淡,思想平庸,巧是巧,却俗得很。一些文学史家,见片石而不见泰山,将楹联长期关在文学大门之外。我在2010年3月4日为山西运城108期高级培训班主讲“作联要好,美特深巧”,明确提出“深”是一副佳联最值钱的地方,分量最重。深,就是要有深重的主题,深阔的含量,深刻的哲理,深邃的意境。趣巧联不能因巧弃工,亦不能固巧而不去担负重大主题,深刻蕴涵的责任。

趣巧联能否肩负重大的创作主题,能否写得雄宏重大,能否同样是传世之作?我的回答是肯定的,是完全可以的。广祥君的《词牌巧对话人生》就是一个有力佐证。

我大体数了一下,书中的139副词牌联,重大主题就为数不少。不惟主题重大,而且作者以其超人的才华,把不少联作写得极为深厚,有些将可成为传世之作。

嘉禾生九穗;
江月晃重山。
1980年,安徽凤阳县小岗村18户农民最先实行包产到户,这是中国农业改革的一道曙光。具有政治敏感的广祥君提笔为这一重大主题讴歌。上联提及包产到户让荒山“嘉禾生九穗”,下联更是彩虹飞架,“江月晃重山”。重大主题,写得如此轻轻松松,文采飞扬,非大手笔难以为之。
2008年11月4日,在台北举行的“江、陈会谈”被认为是两岸关系改善与发展的重要标志,于是,作者写道:
沉醉春风/难忘曲;
思佳客令/喜闻声。

励志,同样是楹联创作的重大主题,2006年10月作者以词牌写的一副励志联,请看:
花深深,贫也乐,八节同欢/沽美酒;
夜厌厌,悲哉行,少年游慢/误佳期。

此联阐述了幸福不是金钱,而是正义与才干,只有经过了主观不懈努力,才能实现自我。

总之,古广祥先生创作的词牌联,不失是趣巧联创作的典范,联家们如能细细品读这些联作,必将得到更多启迪与裨益。

相关热词搜索:马长泰 古广祥 词牌巧对话人生

上一篇:张强:楹联中的重字美
下一篇:张兴贵:简语突显枣之韵——品读何沁学稷山板枣联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