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王自成:吴獬联语浅议
2018-03-31 12:17:38   来源:    评论:0 点击:

吴獬字凤笙,前清光绪进士,著名学者、诗家。为诗联载誉文坛,人称奇才子。今年是吴獬(1841—1918年)一百五十周年诞辰。年底岳阳市楹联学会等文化团体,将举行纪念活动,嘱我撰文评介其联,给我重读《不易心堂集

吴獬字凤笙,前清光绪进士,著名学者、诗家。为诗联载誉文坛,人称“奇才子”。今年是吴獬(1841—1918年)一百五十周年诞辰。年底岳阳市楹联学会等文化团体,将举行纪念活动,嘱我撰文评介其联,给我重读《不易心堂集》联语的机会。愿书读后所得,以飨同好。
 
吴獬先生楹联,在民间流传甚广。至今湘北及鄂南,不少老人尚能背诵其诗联。与吴獬同时的慈利学人吴恭亨,在其《对联话》中,曾这样评价:“黄鹤楼联分见各卷,似已无美不俱,兹见临湘吴凤荪獬一联,又若别有思想,谓文翻空而易奇也。”吴獬先生在近代文坛以奇才闻世。他的楹联的社会价值,尤其是其艺术特色,是值得认真探讨的。
 
《不易心堂集》收集了一百二十三副对联。计题署类三十三副,赠贺类二十八副,哀挽类六十二副。这些联作,大都具有意新、才奇、情真、味厚等特色,读之令人耳目一新。立意新奇,才气横溢,是吴獬联语最突出的特色。如吴恭亨所言及的《黄鹤楼联》:
有所愁便写,无可道便罢休。君若问神仙,试想像崔李本事;
一自下故深,百能容故博大。我来望江汉,长殷勤官胡替人。
 
上下联起句大发议论,而后落到实处,所谓“文翻空而易奇”即指此。有哲理,有忧时,有怀古,读之发人深省。《岳州大观园联》:
大如天,君山拳石;
观于海,洞庭一杯。
 
联嵌“大观”,立意奇特,若无放眼环宇,气吞云梦的胸怀,岂能有此豪语。又《云麓宫联》:
对云绝顶犹为麓;
求道心安即是宫。
 
出句极有气势。《朗吟亭联》:
几老成精,莫怪独行难识我;
谁吟不朗,只应飞渡未如君。
 
运用掌故,着意翻奇,句句皆为“有我之境”。时人誉吴獬联语,有如李白诗之意奇才奇,不无道理。
 
立意新奇,皆必言志,方可以宣教化,感斯文。吴獬联虽然每有语涉诙谐,但却如笑谈哲理,加之以通俗语入联而见雅,又令人有情真意切之感。其《戒烟社联》:
期起死人肉白骨;
若披云雾见青天。
 
对仗工稳。唤死人活,语重心长,深诫吸鸦片之害。其《哀挽某瓦工联》:
竟餐天上烟霞去;
那管人间风雨来。
 
同为服鸦片者戒。《香岩山念佛堂联》:
空何曾是空,正所谓极乐世界;
念须要会念,可识得无字真经。
 
盼“极乐世界”,何如念“无字真经”(指行善之道)。一虚一实,讽喻中深含人生哲理。《长沙校经堂联》:
总要十年功,博览后好专精,专精后好博览;
何为百家货?当行中能出色,出色中能当行。
 
博览与专精,当行与出色,相辅相成,道出了学问的哲理。
 
联语内容深刻,有浓厚的时代气息,是吴獬联的又一特色。吴獬所处的时代,正值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灾难深重之际。他既看到了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横行肆虐,也看到了旧民主主义革命的风云幻变。在吴獬的联作中,反映出的民主主义的忧国忧民的思想,是《不易心堂集》中的珍品。
 
吴獬两次为岳阳楼题联,堪称今古绝唱。第一副:
每眼前望吴楚东南,辄忧防海;
只胸中吞云梦八九,未许回澜。
 
表达了吴老先生对帝国主义侵略我东南沿海的深刻忧虑,爱国情怀,气吞云梦。此联至今犹悬挂于岳阳楼二楼。第二副:
楼阁莫便登,先看文正记中,某条似我;
江山只如故,试数燕公去后,得助何人?
 
以先忧后乐自励,以张燕公自许。这副名联,可惜毁于兵燹,应该补上。又《岳州南岳行宫联》:
我读文山词,劝过往奸雄,思量仔细;
神知韩子意,要扫开晦昧,突兀青空。
 
骂奸雄,扫晦昧,皆假题署以托忧国情思。还有《南岳庙演戏联》:
乱世需才,何不教南霁云、雷万春几位将官,救末劫投胎下界;
逢场作戏,切莫演尹子奇,令狐潮一班反贼,使吾神怒发冲冠。
 
戏联言戏,却非戏语,呼唤拯救乱世之才,诅咒反贼投降之祸,切时有感而发,用心良苦!
 
吴獬一生,从事教育五十馀年,桃李遍天下。教育人才,卓著勋绩。这与他兴教育以救国、济民生以图强的抱负是一致的。在吴獬联中,有《衡山研经书院联》、《长沙校经堂联》等等,无不反映了吴獬执著教育事业的实践活动及其教育思想。《桂林府读书堂联》:
榕树不腐,桂树不凋,华实未难栽,先在深培根脚;
漓江自南,湘江自北,波澜皆尽致,务须浚取源头。
 
表达了他“深培根脚”、“浚取源头”的教育思想。
 
应该指出,吴獬联语丰富的思想内容,及其娴熟、巧妙的艺术手法,无不表现了他的奇才。吴獬联技的特色在于奇,综上所述,可以从两方面去探讨:
 
第一,吴獬联取材立意,每从大处着笔,从高处着眼。大有包举宇内,气塞天地之势。如黄河之水天上来,一泻千里,极尽博大豪迈之胸怀。如前所述《大观园联》、《黄鹤楼联》及《岳阳楼联》等,无不以意境新奇见长,虽放之千古,亦存特色。吴獬以题署联最为擅长,佳什甚多。哀挽联,也吐属不凡,别具一格。如《挽岳州名儒吴敏树联》:
饮罢蜜云龙,颇难酬床下拜时,便许我第一流人物;
归来华表鹤,应犹念草间吟者,愿学公起八代文章。
 
感知遇之恩,酬知遇之志,立意深远,告慰情深,绝非哀情低切者所可比拟!
 
第二,吴獬联语言洗炼,雅俗皆宜。特别是以通俗语入联,更增联语妙趣。吴獬集中一百二十三副对联,几乎大多为短联,而联意容量甚大。名胜古迹题署联难写,而吴獬每以意境奇特,联语明白如话出奇取胜,读之令人击节。如《关帝庙戏台联》:
神似日行天,天行日即行,那管孙,那管曹,那管江东河北;
戏将人换世,世换人不换。甚么唐,甚么宋,甚么往古来今。
 
笑谈戏,笑谈人生哲理,语言明白如话。
 
总之,我以为不以模拟取材,不因袭前人套路,立意翻新出奇,有独立的风格,有独创的见解,这是吴獬联流传百年不衰的重要原因。吴獬于诗联,娴于格律,但又不拘于格律。他的联重对仗,但又不求处处工对;平仄也不求字字入辙,他习惯用俗语入联,但又化俗为雅。这一切,都极见其联的功力。细读其联,领悟自得!

相关热词搜索:吴獬 联语 王自成

上一篇:李东雄:吴獬戏台联欣赏
下一篇:李东雄:浅淡吴獬其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