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李东雄:吴獬戏台联欣赏
2018-03-29 10:22:09   来源:    评论:0 点击:

吴獬(1841-1918),号子长,字凤笙,谱名熙藻,榜名獬。湖南临湘市桃林镇三合村人。清末进士。著有《不易心堂集》、《一法通》等书,其《不易心堂集》录对联一百二十三副。吴獬是晚清学识渊博的才子、学者、教育
吴獬(1841-1918),号子长,字凤笙,谱名熙藻,榜名獬。湖南临湘市桃林镇三合村人。清末进士。著有《不易心堂集》、《一法通》等书,其《不易心堂集》录对联一百二十三副。吴獬是晚清学识渊博的才子、学者、教育家、民俗学家和楹联大家。吴獬一生写了不少对联,有不少对联故事在湖湘广为流传。笔者在编著《吴獬对联评注》一书时,被獬公各具特色的戏台联所倾倒,故慢慢来欣赏。
 
临湘一关帝庙演戏,戏有好几本,要演几天,便请吴獬先生为戏台写联,獬公问明所演戏目后挥笔撰联:
神似日行天,天行日即行,那管孙,那管曹,那管江东河北;
戏将人换世,世换人不换,甚么唐,甚么宋,甚么往古来今。
 
联语笑谈戏,笑谈人生哲理,明白如话。关帝庙当时正演隋代瓦岗寨“程咬金”“秦琼卖马”及宋代“杨家将”,上联切合关羽的史迹和当时对关羽的崇拜,故下联切合演戏的内容,出语新奇,好似俗语说书。
 
一次吴姓关帝庙演戏,请吴獬撰戏台联,吴獬撰联为:
依然周武虞韶,谁是吾家观乐眼;
忽暏阵云边月,追想当年横笛声。
 
吴獬为其本家在关帝庙演戏台题联,可说是大显了身手,上联运用周武王的武功和虞舜的文治,而引出了吴公子季札出鲁国观赏乐奏来赞扬戏班子;下联将古时布军交战的场面及吴将士在清晨吹笛楼的情景融入联中。不熟知历史,不了解吴氏家庭史之人难撰此联。
 
吴獬为南岳庙戏台题有一联:
乱世需才,何不教南霁云、雷万春几位将官,救末劫投胎下界;
逢场作戏,切莫演尹子奇、令狐潮一班反贼,使吾神怒发冲冠。
 
戏联言戏非戏语,呼唤拯救乱世之才,诅咒反贼及投降之祸,切时有感而发,用心良苦!联语犀利激昂,爱憎分明,颇具醒世教育意义。
 
吴獬题某庙演戏联:
灵赫赫真仙古佛,烈轰轰孝子忠臣,学何人就像何人,莫把做戏场看;
乱糟糟倒海崩山,胡突突昏天黑地,要起气不忙起气,等他卸下装来。
 
联语自然而然地运用临湘方言,满怀兀突,好像演讲家,说得惊人动听。联语运用地方言自然潇洒,明白如话,谈笑风生间、言语更富于哲理。
 
吴獬曾代作演菩萨戏联,别具一格,其联云:
不信神有灵,问庙前白叟黄童、红男绿女;
谁云戏无益,看台上义夫节妇、孝子忠臣。
 
联语通俗明了,全用口头语,且符合大众心里,具有教益。
 
吴獬有一副题药王庙戏合联:
名场利场,无非戏扬,做得出泼天富贵;
冷药热药,总是妙药,医不尽遍地炎凉。
 
联语借演戏来反映社情,入情入理。儆告那些追名逐利之人,泼天富贵如戏场,同时也指出再好的药也医不好世态炎凉。可谓不可多得的妙联。
 
吴獬题暗山洞戏台又别有情趣。联云:
好看,鸿门宴,鸡爪山,陈晋士搬兵,郭子仪拜寿,打銮驾,下溜书,薛检辞朝,梨花见主,摩天岭,半战半降,草桥关,是人是怪。许多新鲜事,尽在顷刻中,说什么枝枝节节、生生世世;
快来,卖麻糖,开饭馆,廖神仙算命,尧跛子装烟,洋月饼,水汤丸,牛肉烧酒,瓜籽花生,这几个,摸牌赌博,那些人,你扯我拖。冷清三四年,热闹五六天,怪得了男男女女,吵吵纷纷?
 
这副对联有一百三十四字,是吴獬对联中最长的一联。全联几乎都是用的口头语、地方言,好似一篇绝妙小品文,堪称俗言中佳品。当句自对等手法用得十分老到。
 
吴獬题罗家墩戏台联也非同一般。联语是:
子弟是桃市旧班,自唱到罗家墩,顿觉精神加百倍;
威灵乃汉室名宦,共称赞刘皇叔,更将忠义重千秋。
 
联语贵在不落俗套,写得要贴近生活,亲近对象。此联抓住了这一点。唱戏的依旧是桃市戏班子,来到罗家墩唱戏精神不是倍增而是增“百倍”;演的戏也非同一般,是彰扬汉室名宦,是忠义,是桃园三结义。
 
吴獬还有题某戏台联:
唱戏是假,看戏是真,有孝子、有忠臣,学些模样传千古;
上台不难,下台不易,要长腔、要短调,打起精神演几场。
 
联语用词通俗,说得明白,道得有理。“学些模样传千古”、“打起精神演几场”这些口头语用在对联中真是俗到了家,却颇值回味。
 
相传岳阳西塘冯家成立了戏班子,举行首场公演时,戏台缺少一副对联。班头正发愁时,吴獬路过,班头请吴獬帮忙撰联。獬公挥毫题就:
三五步能移乡越国;
六七人顶万马千军。
 
对联一贴,戏就开锣了。联语形象生动,妙不可言。
 
吴獬不但撰写戏台联,还写有戏台诗,如《咏花鼓戏》:
锣鼓喧天上彩楼,男人扮做女人头。
容易少年容易老,一时快活一时愁。
金榜题名空富贵,洞房花烛假风流。
谁人识得其中意,莫学少年去荡游。
 
这首咏花鼓戏诗,写得情入理,明白易懂,意味深长。
 
吴獬还写了一首《骆家坪看戏和周梓材》诗:
里媪村童鼓笛扬,谁邀雅客到穷乡。
溪人遥指白头叟,知是周家顾曲郎。
 
这首赠和看戏诗,未着一戏字,而尽得风流。
 
吴獬的戏台联和诗写得有场面,有意境,山高水长,值得我们去欣赏、去研究。
 
 
庚寅年腊月十二于达观斋

相关热词搜索:戏台对联 李东雄 吴獬 赏析

上一篇:朱天运:河东“联坛十杰”创作艺术风格初探
下一篇:王自成:吴獬联语浅议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