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田丽君:论对联的完整与精粹、切入与跳出
2018-03-25 12:31:50   来源:    评论:0 点击:

田丽君:论对联的完整与精粹、切入与跳出曾读周振甫先生《诗词例话》,第二篇即是此题。周先生引用清人洪升、王士祯、赵执信的一段诗论,由此展开论述,并肯定了赵执信精粹要从全体中来,心目中先有完整的龙,然

田丽君:论对联的完整与精粹、切入与跳出
 
曾读周振甫先生《诗词例话》,第二篇即是此题。周先生引用清人洪升、王士祯、赵执信的一段诗论,由此展开论述,并肯定了赵执信“精粹要从全体中来,心目中先有完整的龙,然后才可以画出一鳞一爪来反映龙的全体”的完整和精粹不可分离的观点。引文如下:
钱塘洪昉思,久于新城之门矣,与余友。一日,并在司寇宅论诗。昉思嫉时俗之无章也,曰:“诗如龙然,首尾鳞鬣一不具,非龙也。”司寇哂之曰:“诗如神龙,见其首不见其尾,或云中露一爪一鳞而已,安得全体?是雕塑绘画者耳!”
 
余曰:“神龙者屈伸变化,固无定体,恍惚望见者,第指其一鳞一爪,而龙之首尾完好,故宛然在也。着拘于所见,以为龙具在是,雕绘者反有辞矣。”
 
同样是清代,稍晚的袁枚也有一段话与此相关。他说:
严沧浪借禅喻诗,所谓‘羚羊挂角,香象渡河,有神韵可味,无迹象可寻。’此说甚是。然不过诗中一格耳。阮亭奉为至论,冯钝吟笑为谬谈:皆非知诗者。诗不必首首如是,亦不可不知此种境界。如作近体短章,不是半吞半吐,超超元箸,断不能得弦外之音,甘余之味:沧浪之言,如何可诋?若作七古长篇、五言百韵,即以喻禅,自当天魔献舞,花雨弥空,虽造八万四千宝塔,不为多也;又何能一羊一象,显渡河、挂角之小神通哉?总在相题行事,能放能收,方称作手。
 
袁枚这段话中的阮亭,即是前段引文中的司寇,清代神韵诗派代表人物王士祯。袁枚认为王士祯“如神龙,见其首不见其尾,或云中露一爪一鳞而已”的神韵派诗歌创作观点“不必首首如是”。同时提出另一种“天魔献舞,花雨弥空,虽造八万四千宝塔,不为多也”的创作方法。他的观点,同样涉及了完整和精粹两端,指出“相题行事,能放能收”的必要。
 
楹联的理论和创作实践与诗歌是一脉相承的。诗歌的理论,对楹联创作同样不无启示。上面赵执信和袁枚的观点,对描写完整的事物作出了探讨;王士祯的观点,神龙见首不见尾,偏重于事物精粹部分的刻画。这两种写作实践,我们可以在前人的楹联作品中分别找到印证。
 
孙髯翁题昆明大观楼联: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洲,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苹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莫辜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宋鐄题晴川阁联
栋宇逼层霄,忆几番仙人解佩,词客题襟,风日最佳时,坐倒金尊,却喜青山排闼至;
川原览全省,看不尽鄂渚烟光,汉阳树色,楼台如画里,卧吹玉笛,还随明月过江来。
 
上面两联从大处落笔,统揽全局,仿佛带领读者从欣赏景物之美到追忆历史之悠远、察看地理之形胜,然后抒发深沉的古今沧桑情感,面面俱到,刻画了完整的、面目神韵皆跃然纸上的“龙”的形象。
 
温州梅雨潭联:
飞瀑半天晴亦雨;
寒潭终古夏如秋。
 
陈逢元题君山北渚亭联:
僧归白玉堂中,萧萧暮雨芟红蓼;
灵在水晶宫里,袅袅秋风荐白萍。
 
同人一样,风景也应是有它自己的气质韵味的,上面的梅雨潭是一处风景清幽的处所,君山北渚亭的所在地君山则有着娥皇女英的凄美故事作背景,故此二联皆以阴柔幽秀见长,文字的气息与名胜景观的精神魂魄做到了同声相应、呼吸相通,如同摹画人物一般,二联皆摒弃全方位的外形描写,只取其神韵,烘托出它们独有的氛围气息。恰似是云中神龙,虽只露一鳞半爪,但因选取了它不同于其他同类的精粹部分来表现给读者,所以也可说是成功的展示。
 
综而观之,从整体着笔是一法,从精粹的局部着笔又是一法。精粹的当从完整中来,一鳞一爪绝无可能孤立存在,故描写精粹部分,当胸中有全局在。同时 ,完整之中又不可缺少精粹,正如画龙还须点睛,一箩筐的琐屑平庸只能说是无足可观而已,学习者可细思之。
 
 
切入与跳出
楹联是一种实用性非常强的文学体裁,甫一落笔,便是为某一特定对象而作,这就决定了它不可随心所欲、散漫无羁的自由发挥。又楹联通常篇幅有限,离首即尾,缺少转圜腾挪的空间,故切入之笔极为重要。古人有典云“博士卖驴,书券三纸,不见驴字。”此可谓切入法的反面典型。清人薛雪在《一瓢诗话》中说过:“诗有从题中写出,有从题外写入;有从虚处实写,有从实处虚写;有从此写彼,有从彼写此;有从题前摇曳而来,有从题后迤逦而去。”这段话中说的有多种切入手法,有正面切入、侧面切入、虚处切入、实处切入、有为切而切,亦有不切自切。
 
具体到各个种类,如名胜联多有从景物切入,即实切,
 
如金山行宫联:
江澄万顷净如练;
峰峙一拳高入云。
 
亦有实处虚写,正面切入,
 
如天门山联云:
天若有门,三千界直通呼吸;
山能配岳,十六峰罗作儿孙。
 
有大处落墨,虚笔切入,盖近薛雪所说“从题前摇曳而来”。
 
陈逢元题大庸天门寺
仰惊六宇宽,变成几多雨,几多露,几多雪,几多风和雷,时出时入,时往时来,多少神奇谁镇住;
俯视众山小,看破一个嵩,一个衡,一个恒,一个泰与华,自西自东,自南自北,个中底蕴此平分。
 
又人物联举祢衡墓联二副为例,有从人物生平实切者,
 
如陈桐阶题:
挝鼓想豪雄,问他展墓何人,都知小儿是杨,大儿是孔;
赋鹦惊手笔,阅尽成名竖子,怕说坐者为冢,卧者为尸。”
 
有从题外间接切入者,如吴恭亨题:
岷江骇浪雷鸣,犹想象三挝怒骂;
汉口夕阳鸟度,窃欷歔一鹗荐章。
 
既有切入,乃能立稳,其后,或有实地生根,如吴恭亨所言“如生铁铸成”、“不可移作他处”、“扎硬寨,打死仗。”亦如刘勰《文心雕龙·风骨》中所述:“锤字坚而难移,结响凝而不滞”,此为楹联之一境。如雅丽书院联:
雅言诗,雅言书。雅言执礼;
丽乎天,丽乎地,丽乎人文。
 
俞樾题石门高氏祠堂联:
卜宅晋元兴,石门秋色、桃坞春风,聚九华秀气,绵延累代簪缨,后裔至今怀祖泽;
溯源齐公族,谷熟分支、姑苏别派,守百祀清芬,崇奉不祧俎豆,先祠终古傍魁峰。
 
因重实用之缘故,像上面这样稳切不移的联,一度被推崇到相当高的地位,亦有相当多的联家以之为最终鹄的。但楹联若处处落实,死扣硬切,一步不肯放松,最下乘者往往袭其套路,落入说明文的窠臼,如叶燮所说“非板则腐”,从艺术的角度来说,是不提倡的。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写过:“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所谓“生气”,盖来源于生活,所谓“高致”,盖文学本当高于生活。楹联虽实用文体,处处须顾定一个主题,不同于可以单纯述怀的诗。但我们读一些古人所作的楹联,虽不刻意切合,只是立足题目发散开去,往往天马神行、超卓俊迈,多有妙到毫巅之笔。
 
如福建武夷山天游峰一览亭联:
遗世独立;
与天为徒。
 
左宗棠题兰州拂云楼联:
积石导流归大海;
崆峒倚剑上重宵。
 
陈宝裕题黄鹤楼联:
一支笔挺起江汉间,到最上层,放开肚皮,直吞将八百里洞庭,九百里云梦;
千年事幻在沧桑里,是真才子,自有眼界,那管他去早了黄鹤,来迟了青莲。
 
上述几联笔势飞动,意到神行,都已经达到了不求工自工,不切自切的境界,相较之那些擘肌析理,刻画雕琢的作品,可以说是跳出藩篱,拓开了一片更广阔的天地。
 
由是可见,所谓切入与跳出,恰可以儿童纸鸢比之,过紧则行之不远,难以飞动;过松甚至不加羁系,则必如白云黄鹤,一去不归,空余竹篮打水而已。此皆人所不欲。
 
 
作者简介
田丽君,70后,湖北荆门,职业人民警察;湖北省楹联学会理事。曾获2008、2009年中国对联创作奖、第二届中国对联精英邀请赛亚军。田君古典文学底蕴深厚,创作和理论并重,自楹联兴盛于网络,是全国不可多得的扫眉才子。其联端雅轻灵并举,更难得的是不与人争名利更不以文藻华而自视狷狂,安隅荆之云梦旧泽,世人知纪南城、三袁地、 兰台风、春申君、而不知今隐田丽君。

相关热词搜索:田丽君 联艺

上一篇:书法家的遗憾
下一篇:潘民华:谈对联横批的书写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