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对联创作中的规则“重字”
2018-03-14 09:07:36   来源:    评论:0 点击:

我这里讲的重字(又叫重言、复辞等),是指诗联创作中字的重复使用。汉字具有形、音、义三者统一的特点,也就是说每个汉字都有专属于自己的字形、字音、字义。重字便是重音,亦是重义。对联和诗词一样,篇幅相对

我这里讲的“重字”(又叫“重言”、“复辞”等),是指诗联创作中字的重复使用。汉字具有形、音、义三者统一的特点,也就是说每个汉字都有专属于自己的字形、字音、字义。重字便是重音,亦是重义。

对联和诗词一样,篇幅相对短小。它对语言有极高要求,既要形象、生动,又要凝炼、隽永。因此,在一般情况下,惜墨如金的格律诗词和楹联创作都十分忌讳重字,因为重字很容易给人以词汇贫乏、言语啰嗦的印象。

对联中的重字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种类:一种无规则重字,一种规则重字。无规则重字在中国楹联学会颁布的《联律通则》中是要求避忌的,本文暂且不论,我这里要谈的是规则重字在对联创作中的巧妙运用。

规则重字能强调数量增加、动作延续、程度加深等,从而起到深化感情、突出主旨的奇妙效果。如台北植物园亦亭联:
知己二三人,日游亦可,夜游亦可;
假我一两屐,风到亭来,月到亭来。

上联重“游”、“亦”、“可”三字,下联重“到”、“亭”、“来”三字,而且从上往下看,两次重叠“亦亭”二字。通过这种方式既强调突出了亭名,也营造了一种音乐美,突出了游人的身心自由与精神愉悦。

重字可以重一字、二字或者多字;重复的次数也可以一次、两次或者多次。如习总书记在山东菏泽座谈会上提到的清代河南内乡县衙联:
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

上联连用四个“百姓”,突出“百姓”的作用巨大,他们不仅创造了物质财富,推动了社会发展,而且他们正是官员们赖以依存的衣食父母。下联连用四个“一官”,突出“一官”于国家、社会的重要作用。习主席用此联来教育官员,可谓语重心长,情意切切。

民国文人曹绣君编的《嗢噱联话》中也有一重字巧妙联:
生平也算两相知,吾甚惜两榜出身,两邑作宰,两任无多月日,兼有两番消耗,依然两袖清风。痛矣名利两途,不能两全两遗憾;
老来原是一般苦,君独怜一妻先亡,一子远游,一家谁与维持,因此一病缠绵,遂至一朝永诀,悲夫英雄一世,代为一想一伤神。

据编者联前叙语,此联乃其族伯磻溪为弥留之际的挚友汝济所作。因是多年知交,所以挽联写得贴切到位,而身在病榻的汝济“一读一击节。寻复抚床太息,不自知涕之何从也”。

此联除了内容的深入人心外,另一显著特色便是通过上下联“两”、“一”字的九次重复,反复咏叹,突出、强化其苦乐悲欢的无常遭际,所以才会有作者之“一想一伤神”,病者的“一读一击节”。

我所熟悉的湖湘联家吕可夫先生亦有咏俞伯牙、钟子期的重字妙联:
一客荷樵,一客抚琴,凭一曲高山流水,不相期却相知,定是忘机鸥鹭;
千秋铭史,千秋载誉,叹千年死节尽忠,虽可歌而可泣,无非入彀雀蝉。

上联“一客”二字重复,突出两人悬殊而亲近的身份,一音乐家,一听众;一达官贵人,一山野渔樵。“一曲”,何其少也,仅一曲而成知交,因听众逝去而摔琴绝响。下联“千秋”言时间之长,其间显赫人物之多,世事之繁,都无外乎宫阙进退、名利沉浮,比起伯牙、子期真挚而超脱的情怀,悠悠然何足道哉。作者的褒贬情感,一唱三叹,呼之欲出。

由此看来,对联创作中如能巧妙运用“重字”,可使文字更有生机,主题更凸显,情感更强化,得到更理想的效果。



作者  待添加

相关热词搜索:对联创作 重字 联艺

上一篇:王细平:风景名胜联创作
下一篇:刍议当代楹联的格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