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王永江:小论对联的“切题”
2018-01-17 22:17:03   来源:    评论:0 点击:

所谓切,就是指切题。不光是对联,古代诗词也对切题有很高的要求。原因很简单,如果你写一个题目,而没做到切题,而是离题万里,那么你写出来的东西就失去了最基本的初心和意义了。关于诗的切题,清代钱泳《履园

所谓“切”,就是指切题。不光是对联,古代诗词也对切题有很高的要求。原因很简单,如果你写一个题目,而没做到切题,而是“离题万里”,那么你写出来的东西就失去了最基本的初心和意义了。

关于诗的切题,清代钱泳《履园谭诗》里面说过:“咏物诗最难工,太切题则粘皮带骨,不切题则捕风捉影,须在不即不离之间。”不光咏物诗,很多诗的切题都可以按照这个原则来看。而对联的“切”的要求,我认为原则是“不能死切,也不能不切,不即不离最好”。具体来看,对联的切题手法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类。


第一曰“字切”。
具体说来,就是字面上切题。这种方法就是直接把被写题目以文字的方式嵌到联里,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在写那个题目。这种方法是最简单、最直接的切题方法,当然也是最初级的方法。举几个例子来看。

雅丽书院
雅言诗,雅言书,雅言执礼;
丽乎天,丽乎地,丽乎人文。

此联把题目“雅丽”二字分开直接嵌入到联作中,从而切住联题,无可挪移。

孤山第一楼
第一楼边浮大白;
初三月上荡空青。

此联直接把楼名放到联里面去用,直接切住题目。

函谷关(王永江)
地据崤山成锁钥,扼万古尘沙,唯放黄流同紫气;
天开函谷试英雄,烧千秋劫火,谁思有道与无为?

此联写函谷关,我把函谷二字用在联中,直接去描写,从而直接扣住题目。

总体来说,字切法常见类型以嵌字为多,尤其是在写赠人联、贺婚联等,好多人都用嵌字方法,这样被赠人一目了然就知道是赠给自己的。而把被写的题目放到联里这种方法可以用,但用的不多,需要看行文安排了。总之这种方法局限性比较大,使用的范围也不是很多,除非不得已而为,我也不是特别提倡此种方法。


第二曰“事切”。

事切,包含的种类就很多了,可以从与被写题目相关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物象等各方面去切。虽然联中没有直接点名被写题目,但是我们根据相关信息,还是可以认出被写题目来。这种方法是写联中最常见的方法,大部分的切题思路都是按照此方法来做。举几个例子。

泰山(彭玉麟)
我本楚狂人,五岳寻山不辞远;
地犹邹氏邑,万方多难此登临。

此联通过“五岳寻山”和“地犹邹氏邑”来切住了泰山,前者告诉我们此山是五岳之一,后者告诉我们此山在山东。

乾堰关庙(田东溪)
臣而帝,武而神,庙祀普天,下通民社;
澧在南,溇在北,江流遗恨,远汇荆门。

此联上联通过前两句的描写切住关羽,下联通过前两句的位置切住关庙所在的地方,上下联一起稳切住题目,可以说是此庙搬不到别地和别人身上去。

项羽(一脉花香)
惜将军久矣,想当年名成巨鹿、力破彭城,直笑傲群雄,岂料头颅抛垓下;
若父老知之,曾一度火炬秦宫、坑埋降卒,纵踌躇满志,亦无面目过江东。

此联写项羽,内容没有出现项羽二字,但是句句事情都是写的他,大家一看便知道是写的谁。

挽乳母(曾国藩)
一饭尚铭恩,况保抱提携,只少怀胎十月;
千金难报德,论人情物理,也应泣血三年。

此联是曾国藩挽他的乳母,上联的“保抱提携,只少怀胎十月”就切住了乳母的特征,从而跟挽别人区分开来。

上面几个例子可以看出,我们在写联的时候,不管是名胜联、人物联、贺挽联等等,在切题的时候,都可以用这种“事切”法,它是最常规的切题方法。这种方法就是从与被写题目相关的各个角度去找素材,然后组织起来加以延伸,从而做到切题又合理生发,合理议论和抒情。


第三曰“意切”。

这种手法比前一种“事切”就更偏向于“若即若离”了。作者的联意表达并不去刻意死切住题目,而是根据题目进行合理的生发,从意上去行联,这个“意”可以是抒情,也可以是议论,总之就是作者根据题目有感而发的东西。举几个例子。

新疆省昭忠祠(左宗棠)
日暮乡关何处是;
古来征战几人还。

此联写昭忠祠,作者没有可以去切地、切人啥的,而是用集句概括了忠将们的情感共鸣,他们离家千里、战死沙场,对他们的缅怀不言而喻。

剑门关(怀抱昆仑)
万木萧森,苍拔岭表;
一夫嵬岸,倨坐天襟。

此联写剑门关,作者没有具体写剑门关的位置在哪儿,与之相关的历史事件人物是啥,而就是通过景物描写,刻画其险峻诡谲的地理环境,让人感受到其险、其肃杀,从而结合自己知道的剑门关的历史而产生一系列感受。

莫愁湖(故园天籁)
胜迹邻风云故地,兴废有凭,遗鉴不随流水去;
湖波映荏苒华年,楼台无恙,春光还待解人题。

此联写莫愁湖,如果从字面上看,看不到与莫愁湖有关的具体的意象。但因为一般人都知道它的典故,所以看此联看到“风云故地”就能联想到金陵历史上的那些风云,而“楼台无恙”也会联想到胜棋楼等历史建筑。虽然没有具体点明,但是里面蕴含的情是跟莫愁湖密切相关的。

莫干山(谢青堂)
云水洗尘劳,万绿荫中卧听雨;
烟峦开远抱,一青峰顶坐谈天。

此联写莫干山,纯粹是写景物,但因为其描写得非常生动,你会被其感染,感觉莫干山就是如此的诗意和如画。虽然作者没有为了切而切,但是不失为一副优秀的作品。

总的来看,要做到纯“意切”,这个很考验作者的功夫。只有对被写题目有很好的理解和把握,然后了解其深入的内蕴,才能够做到从意上去切住,而不会让人诟病。有些人对这种切题方法感觉不能理解,他们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拿去题目,完全不知道写的啥”。而这就是对对联切题的一种误解。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说过对联不是说明文、也不是景点介绍,更不是猜谜语。对联是表达情怀的,正如诗词一样。在很多时候写一个题目,并不是非要做到死切题目。当然,在如今众多的比赛中,如果你不做到稳准狠切题,那么很容易就会被PK下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

相关热词搜索:王永江 联艺 切题

上一篇:陈晓艳:且谈借对品佳联
下一篇:浅谈楹联为“美好生活”服务的价值取向与途径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