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欧阳飞跃:清襟凝远 妙笔纵横——“湖湘楹联七子”流派浅析
2017-11-23 11:21:54   来源:    评论:0 点击:

清襟凝远 妙笔纵横——湖湘楹联七子流派浅析湖南 欧阳飞跃源于楚文化的湖湘文明,孕育了从南宋胡宏、张栻到明清的王夫之、魏源、曾国藩、谭嗣同再到五·四运动以前的杨昌济、青年毛泽东等为代表的湖湘学派文化

清襟凝远  妙笔纵横——“湖湘楹联七子”流派浅析
湖南  欧阳飞跃
 
源于楚文化的湖湘文明,孕育了从南宋胡宏、张栻到明清的王夫之、魏源、曾国藩、谭嗣同再到“五·四”运动以前的杨昌济、青年毛泽东等为代表的湖湘学派文化精英。在日益风生水起的楹联流派大军中,由石印文、刘松山、邹宗德、周永红、鲁晓川、傅小松、楚石七个中青年联家强势组成的“湖湘楹联七子”已成一支劲旅,于2009年一经结盟时,原中国楹联学会会长孟繁锦先生即欣然题词:“湖湘推七子,江海涌千波”以示鼓励,并高度赞誉为“文化湘军崛起的一个文化品牌,在全国具有很大的示范意义。”中国楹联学会副会长、湖南省楹联家协会主席、中南大学教授、著名书法家、首届梁章钜奖获得者余德泉先生亦给予高度评价,并欣然担任“七子”活动的学术主持。
 
“七子”都受过正规的高等教育,文学基因好,爱好高雅、广泛,且多才多艺。石印文和鲁晓川,对联、书法极好,石印文还擅辞章,鲁晓川对楹联理论修养颇深。邹宗德和楚石均出自书香门第,家学渊源,邹宗德母亲乃近代中国著名先贤魏源的第六代侄孙女,楚石其先祖星垣公是清代嘉庆己卯举人。楚石除对联外还擅画,邹宗德集对联研创于一身,是湖南第二位中国楹联最高奖获得者,并被评为“中国联坛十秀”。刘松山、周永红尤擅创作,有“对联获奖专业户”之美誉,周永红亦是一位资深音乐人士。傅小松除创作外,又是一位科普作家,于对联历史也有比较深入的研究。
 
 
尊重传统  严谨务实
 
要想创作出高质量的作品,就不能离开传统规则。余德泉教授在《湖湘楹联七子作品选》序中指出:“七子的楹联作品,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中规中矩,遵循先贤传下来的传统规则。声律方面主要是遵循马蹄韵与朱氏规则,就是兼顾其他一些手法,也都有根有据。这是他们创作能取得成功的主要原因”。首先,且以邹宗德《题邵阳市江北防洪大堤安澜阁》联为例说明:“楼阁本寻常,看诸形胜,自出现了先忧后乐,孤鹜长天,芳草晴川,疏钟渔火,才将今古游人忙煞;昭陵添壮丽,登此层霄,但领会得召伯遗风,秋田韵味,魏源思想,蔡锷精神,可令贤愚眼界放开。”该联上下联句脚平仄分别为“平仄仄平平仄仄”和“仄平平仄仄平平”,符合马蹄韵变格。又如楚石的《题株洲云峰阁》联:“今日重观赏,看北去湘江,翠竹丹枫,山水依然应识我;高阁漫栖迟,有西来爽气,红霞紫雾,酒诗相聚最宜人。”该联两边句脚平仄分别为“仄平平仄”和“平仄仄平”,同样非常符合马蹄韵,读起来句脚起伏,旋律优美。
 
大凡优秀的文学作品,首先必须来源于生活,必须勤接地气。自2012年以来,“七子”先后深入湖南省新邵县、武冈市浪石古楹联村、益阳、株洲、岳阳君山等地采风调研。在新邵县为期三天的活动中,“七子”们深入生活,积极为当地风景名胜题联作对。其白水洞是国家AA级旅游区,但久在深闺人未识。“七子”游览景区后,纷纷展示才情,留下了一批珍贵的楹联书法作品。如石印文题联:“飞瀑挂崇山,水远林深,问何处可招雁落;雄宫藏福地,岩危石怪,料当年自有龙潜”。生动形象地描写了白水瀑布泉和白龙洞两大景点。刘松山撰联:“恭候主人,吐水白龙洞中卧;闲娱游客,衔花青鸟瀑前飞”。同样也是写瀑布泉和白龙洞,但巧妙地运用了拟人手法,形象生动。邹宗德题联:“披一身暑气而来,对此天边飞瀑,壑底流泉,顿然爽到心头,云生足下;携几缕清风而去,回眸山顶平湖,龙宫幻影,怅也桃花笑我,洞口迷津”。全联以“来”“去”两相对比,上下联一气呵成流水妙对,韵味无穷。周永红的联语,造物清新,犹出水芙蓉:“身游白水疑为梦;心会真如不读经”。鲁晓川的联语:“可怜迷路渔郎,枉游那桃花流水;堪笑降魔大圣,未占此福地洞天”。楚石则从一位美术工作者的角度题联,显得最是浓墨重彩:“四千寻洞内多奇景,峭壁倾银,林壑含烟,挟峙两峰藏秀色;数百载山中溯旧踪,清溪落雁,星台滴水,飘零满径任桃花”。楹联“七子”在新邵为白水洞集中题联,提高了新邵的知名度,在新邵乃至省内外反响强烈,受到了当地政府的高度赞誉,也从此拉开“楹联七子湖湘行”活动的序幕。他们走株洲,上洞庭,一路风尘一路歌吟,试图探索一条“让联家走出书斋、让楹联服务社会”的经世致用之路。2013年初,“楹联七子湖湘行”被中华楹联报评为“十大新闻事件”。
 
 
胸襟开阔  意蕴雄奇
 
魏·曹丕在《典论·论文》中说,“文”以气为主,即说诗文、对联有了大气,才有力度,才显厚重,才能超群绝伦。“腹有诗书气自华”,“七子”因长期浸淫于祖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之中,早已学富五车,意气风发,联作中常常表露出一种磅礴大气,一种对祖国及其灿烂历史文化和大好河山的浓浓的大爱和深情。且看邹宗德的《题邵阳岳飞纪念堂联》:“奇冤厄一代英雄,许臣忠义;怒吼震千秋历史,还我河山。”该联上联写抗金英雄岳飞受奇冤困厄仍满怀忠义,下联以“怒吼”“还我河山”的岳飞式口吻发出天地呐喊,切合《满江红》的慷慨激昂的壮烈情怀,联语以振聋发聩、汹涌澎湃的气势歌颂了民族英雄岳飞的英雄气慨和精忠大义的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再看刘松山的《题滕王阁》联:“帝子才人,乾坤俯仰皆过客;吴头楚尾,今古江山一倚栏。”该联纵横捭阖,颇具禅味,与“佛只是个了,仙也只是个了”有异曲同工之妙。帝子才人与贩夫走卒的归宿最终相同,千古风流并不值一提,但作者乾坤在握、雄视古今的豪情,却正与《滕王阁序》相仿。又如鲁晓川的《题岳麓山北极联》:“烘云调月色;摘斗舀江声”。北极轩,位于山北最高处,“摘斗”切合“北极峰”自不必说,然一“调”、一“舀”、一“烘”、一“摘”,将登临所见、所感的壮怀逸兴描摹得大气酣畅,既令人称意,又趣味盎然。
 
任何艺术作品的成功,构思最为关键,楹联亦如此。“七子”的联作,其意蕴雄奇、空灵飘逸的艺术特色并非凭空而来,而在于作者极其精巧的构思。且看邹宗德的联语:“一园月色和茶煮,万古泉声带韵流”。此联构思精妙,空灵悠远,格调雅致,文采斐然。“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在小园里,在泉声潺潺的夜晚,月色融入泉水,泉水烹煮香茶,一边聆听天籁之声,一边喝茶赏月,自然的芬芳和着月色、伴着流泉是那样地令人心动,顿时兴起吟咏的兴致,直叫人逸兴飞扬。让我们再看傅晓松《题岳阳楼》联:“始不敢挥毫,须知李白诗中仙,杜甫诗中圣;终未能搁笔,难得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该联对仗工整,合情合理又饶有趣味,于佳思巧构中巧得自然、巧得大气、巧趣横生、巧味十足。再请看周永红《题三门峡》联:“九曲捻白云,缚住苍龙,播下千山翠雨;三门抟紫气,掀开彩页,涌来万道金霞”。联语中,动词“捻”、“掀”精当、到位,形象生动,令全联风生水起,妙趣横生,非满腹才情者不能言之矣。
 
 
理趣横生  哲思深刻
 
追求警句是“七子”楹联的又一大特色。陆机在《文赋》中说:“立片言以居要,乃一篇之警策”,强调诗文中佳言、警句的重要性。如“七子”的对联:“揽胜悟禅机,但观岩上千秋月;归程清足迹,犹带山间一片云”(邹宗德《题湖南新邵白云岩进山牌坊》联)、“我心万丈仰青天”(邹宗德《题湖南隆回白马山》联)等,既描绘了自然的美景,又富含理趣,让人或深受教益,或豁然开朗。再如楚石《题浔阳楼》联:“我本楚狂人,对九派江流,浊酒几杯谁在眼;今为江上客,踏三吴浪至,清风满袖最开怀”。此联含义丰美,既写实又写虚,警醒人生的最高境界即为“清风满袖”,这是何等洒脱、何等铿锵的箴言!又如刘松山的纪念鲁迅联:“冷面热肠,沉浮不改英雄色;杂文小说,诛伐弥坚民族魂”。联语对鲁迅的正直人生做了肯定的描画,也更加激发了读者对鲁迅的无比崇敬和怀念之情。再看石印文《题吉安市阳明书院五贤祠》联同样理趣横生:“善恶由心,门前我抱齐贤志;后先相踵,江右谁衿破贼才”。王阳明言曰:“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王阳明与四大弟子既能破山中贼,又能破心中贼。有五贤在此,江右还有谁敢自诩为破贼之才啊!
 
楹联文化的发展,是社会进步的标志,是时代繁荣的产物。“七子”根植于湖湘文化的丰厚土壤并硕果累累,如今,这支楹联湘军劲旅也让我们欣喜地看到了敢为人先的湖南人在中华传统文化坐标系中的地位和作用。“乘着东风好行船”,适逢习近平主席在多个场合论述强调中华传统文化重要性的大好时机,我们期待湖湘楹联七子一如既往清襟凝远、妙笔纵横,我们更有理由相信,下一个楹联春天,正踏歌起舞,向我们款款而来!
 

相关热词搜索:湖湘楹联七子 欧阳飞跃

上一篇:王庆新——刍议河东流派的成因及其发展趋向
下一篇:汪星群:新艺术流派 大文化担当--从河东流派看楹联文化发展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