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刘太品:对联文体与修辞(中)
2017-10-23 08:37:48   来源:    评论:0 点击:

对偶是一种常见的修辞手段,在各种文体中几乎都有应用。它的表现形式是并列使用两个对称的句子,从而起到强调表达内容、美化表现形式的作用。对偶修辞在一般文章中应用,称为对偶句;在格律诗中使用时,因为同时

对偶是一种常见的修辞手段,在各种文体中几乎都有应用。它的表现形式是并列使用两个对称的句子,从而起到强调表达内容、美化表现形式的作用。对偶修辞在一般文章中应用,称为对偶句;在格律诗中使用时,因为同时又加入了声调方面的诸多限制,形式上更趋于工整华美,如同古代出行的一对仪仗,所以又称对仗句。对偶句只是普通的修辞方式,到了对仗句则加入了更多的形式方面的要求,这是对偶修辞自身的一种发展和进步,但此时它们还只是其他文体中的一种修辞手段,随着这种修辞手段的不断发展和进步,终于有一天,这种修辞手段终于成长到自身独立起来作为一种文体的阶段,这种独立使用、自成篇章以表达特定主题的对仗句,就是对联文体。

对联文体完全由对偶修辞发展而来,所以对偶修辞既是对联格律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对联创作手法的主要内容。从空间角度讲,对偶的本质是“对称”,这与天地万物的对称是相呼应的;从时间角度讲,对偶的本质是“重复”,通过上下联形态上的重复,使得要表现的主题,得到一加一大于二的“强化”。我们通常的语言都是线性的,无论多长的一段文章,都如一根线串到底,但对偶的使用就改变了这种线性的结构,行文到了对偶句处,原来的一根线变成了并行的两根线,以诗为例,八句不对偶的古诗,从头到尾相当于八根短线连成的长线:
- - - - - - - -

而八句中间两联对偶的格律诗,则构成了这种“宫灯式”的结构:
- - = = - -

作为诗和骈文局部的一个对偶句,其形态多是并行的,如两根平行的线段,形象点说就如同两根筷子。但当对偶修辞演化为一种独立文体之后,对联只靠上下两联来共同表达一个完整的主题,这样上联和下联之间便不能简单地并行了,而是需要彼此照应,互相留有余地。即便同样是七言句式,格律诗中的一联,与一副七言对联相比,其形态还是大有差别的,试举两例如下:

盘飧市远无兼味,
樽酒家贫只旧醅。——杜甫《客至》颈联

受尽天下百官气;
养就心中一段春。——李鸿章自题联。

杜联只是一首七律中的一个局部,所以单独摘出之后,也有种没头没尾的“残片”的感觉,而李联这十四字却是一篇完整的文章,所以给人以独立和整体的感觉。如果说律诗中的一联其形态是平直的,如同阿拉伯数字“11”一样,那么对联的上下联则是相互照应,如同一对括号“( )”的形态,在更长的对联中,这种形态就更为明显。

对偶修辞的具体实施,最终都固化为各种“对偶辞格”的形式来进行,下面就依据《对偶辞格》一书列举的辞格名目,根据对联文体的应用实际,分类谈一谈既作为文体要素、又用以增加表达效果的各种对偶辞格的应用情况。

首先说单纯作为对联格律要求的几种对偶辞格:《对偶辞格》的“基础篇”中,计列出“齐数对”、“异字对”、“词性对”、“复音自对”和“平仄对”五个辞格,作为构成对偶的基本要求,其实这也基本上概括了对联文体的格律要求。在所谓“对联格律六要素”中,“字数相等”的要求,其实就是“齐数对”,“词性相当”就是“词性对”,“平仄相谐”就是“平仄对”,“节奏相应”大致相当于“复音自对”,也即单音节字和复音词各自相对。除了上述对联文体基本的格律要求外,“异字对”还表达了对联文体的重要避忌——力避不规则重字。

上述几个对偶辞格,对于对联文体来说,他们已经不属于修辞的范畴,而是上升到了文体要素的新层面,修辞是从多种说法中选择一种,可以用也可以不用,而文体要素却属于非遵守不可。对联文体中修辞意义上的对偶辞格,可从以下几个角度来归纳表述:

从声律的角度讲,除了正常的“平仄对”之外,“拗救对”及“全平全仄对”可以视为对基本规则的合理补充。“拗救对”指“平平平仄仄”变化为“平平仄平仄”的特定格式。“全平全仄对”则指上联全仄、下联全平的特殊格式。

从内容的表达来分,上下联在意思上平行并立,不存在主次、轻重和先后的叫做“平对”,而上下联在意思上一贯而下、上下相承的则称为“流水对”。当然,在实际创作中,大量的作品是介于平对与流水对之间的,比如一般习惯下联在语气和分量上要重于上联,这样才会显得全联稳重,这就使上下联之间不会是绝对的平行并立。

从创作方式来分,除正常的全联原创之外,上下联分别从他人不同篇章中拿来原句来形成对偶的方式,称为“集句对”。之外,对联文体中还发展出把碑帖中零散文字集成联语的“集字对”。

从形成对偶的方向来说,除了正常的上下对偶之外,还有交叉形成对偶的“交股对”,以及前后形成对偶的“互成对”和“当句对”。互成对是两字词语中的单字形成自对的情况,如“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即是以“天”对“地”、以“有”对“无”。当句对是指二字及二字以上的词,以及短语或句子,在本句之中形成前后对偶的情况。如陈双田的猴年百佳春联之一“春雨和风,堂前椿茂连萱茂;小家新梦,膝下大娃逗二娃。”“春雨”与“和风”自对,“小家”与“新梦”自对,“大娃”与“二娃”自对,“椿茂”与“萱茂”自对;再如彭善民的猴年十佳春联之一“十三亿决胜十三五;第一春先登第一程。”以“十三亿”与“十三五”自对,“第一春”与“第一程”自对。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当句对是在对联文体之内发展演化最为丰富多彩的对偶辞格,各种当句对类型可归纳总结十几种甚至几十种,从对偶的方式到展现的形态都非常细致,这里只举一个形态方面的小例子以见其精细:三五个分句的长联,若把自对安排在前两分句,则形象地称为“虾须格”,若把自对安排在后两个分句,则形象地称为“燕尾格”。

亲不负楚,疏不负梁,爱国忠君真气节;
骚可为经,策可为史,补天浴日大文章。——左辅题长沙屈贾祠联(虾须格)

平地起楼台,恰双塔雄标,三山秀拱;
披襟坐霄汉,看中天霞起,大海澜回。——梁章钜题百一峰阁联(燕尾格)

还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古人讲修辞时并不把对偶和排比截然分开,对联中常有三句以上的排比自对,三句时即称为“鼎足对”,四句时则称为“连璧对”。

……但使囊有余钱,瓮有余酿,釜有余粮……
……只令耳无俗声,眼无俗物,胸无俗事……(鼎足对)

……莫辜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连璧对)

从字和词语的层面来说,首先是最为工整的小类工对,称为“同类对”,其次是相邻小类构成的邻对,称为“异类对”。小类工对中要求最为严格的,要数方位、颜色、数字及干支字之间的相对,这分别称为“方位对”、“颜色对”、“数目对”和“干支对”等辞格。前人还比较重视双声词和叠韵词之间的相对,双声词相对则形成“双声对”,叠韵词相对则形成“叠韵对”,以双声对叠韵则形成“双声叠韵对”。另外,人名与人名相对形成“人名对”,地名与地名相对形成“地名对”;反义的虚字相对形成“背体对”,如“密”对“疏”;同义的虚字相对则形成“同体对”,如“远”对“遥”。

运用规则重字的偶格,包括使用叠字的“连珠对”,同字连续使用的“衔字对”,同字不连续使用的“掉字对”。

最后,还有一系列通过各种变通方式来形成对偶的辞格,如“借音对”“借义对”“转品对”“假性对”等。此外,“偏对”“翻语对”“假平行对”等,也都属于这类对偶辞格。

 

相关热词搜索:刘太品 对联文体 修辞 联艺

上一篇:刘太品:对联的文学性与文学类对联
下一篇:刘太品:对联文体与修辞(上)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