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余庆廷:意境是诗联创作的灵魂——一副楹联的创作体会
2017-09-09 11:00:07   来源:    评论:0 点击:

诗词和楹联是文学艺术在创作过程中特定的一种语言表达形式,它通过简练的语言文字,把作者的所见、所闻、所想、所感凝练成短短的两行联或几行诗呈现给读者,让读者通过品读作品自然地产生联想,达到作者与读者产

诗词和楹联是文学艺术在创作过程中特定的一种语言表达形式,它通过简练的语言文字,把作者的所见、所闻、所想、所感凝练成短短的两行联或几行诗呈现给读者,让读者通过品读作品自然地产生联想,达到作者与读者产生心理共鸣的艺术效果。形象地说,诗词楹联是语言文字的“压缩饼干”。

诗以联出彩,联为诗凝神。由于诗联在语言文字上的简练性,决定了我们在创作过程中,必须用最简短的语言来表达尽量多的思想内涵,这就要求我们除了具有扎实的文学功底外,还必须具备对事物深层次的认知力和感悟力,这种认知力和感悟力在学习创作过程中就是意境。

意境是文艺作品中所描绘的生活图景和表现的思想感情融和一致而形成的一种艺术境界。它是形神情理的统一,虚实有无的协调,既生于意外,又蕴于象内。它可以通过作者的直觉认知和从中得出的不悖常理的感悟,用精炼的语言表达出来。中国古代文学批评家常以意境的高下来衡量作品的成败,尤其是诗词楹联具有语言简练、表达含蓄、耐人寻味等特点,因此,意境在诗联创作中的地位显得尤为重要。

有人认为,意境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如在目前’的较实的因素,称为‘实境’;一部分是‘见于言外’的较虚的部分,称为‘虚境’。虚境是实境的升华,体现着实境创作的意向和目的,体现着整个意境的艺术品位和审美效果,制约着意境的创作和描写,是意境结构的灵魂。但是,虚境不能凭空产生,它必须以实境为载体,在实境的统领下派生出与之相统一的虚境描述。总之,虚境通过实境来表现,实境在虚境的引导下来加工,这就是意境虚实相生的结构原理。

在古代很多大家的诗联中,意境深远的作品比比皆是,如唐代李商隐《乐游原》:“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其开篇两句为照应题目,“向晚”说的是天快黑的时候,“意不适”是诗人情感的立足点。而后两句才是整首诗的主题,诗人来到乐游原,放眼锦绣河山在夕阳下的景色,却没有着笔具体描写河山秀美,而是用“夕阳无限好”来纵声长吟大好河山,并且还为下一句“只是近黄昏”作了反衬,让读者与作者产生共鸣,进而联想到老年人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感悟。

再如李白的《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李白在整首诗里,用虚实结合的手法描写香炉山观瀑布的感受。诗人站在山前,看到山顶云雾缭绕,在日光照射下就像一座大香炉里升腾起吉祥的紫烟,“遥看瀑布”为实境,“挂前川”的“挂”字则是作者观瀑布感受的神来之笔,如果按实来写,瀑布是不可能挂的。再从后两句来看,“飞流”和“三千尺”,作者用超凡的笔调,夸张地描绘了瀑布的壮观,而究竟有没有三千尺,作者也不可能去丈量。

由于瀑布的壮观,作者很自然地就联想到,地上怎么会有这么恢宏的奇观?是不是天上的银河倾泻下来呢?实际上天上的银河怎么也不可能流到人间来,这就是作者看到实境以后,放飞丰富的想象虚构出来的虚境,但却不悖常理。

康熙十九年,河南省内乡县知县高以永在三省堂题的楹联:“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从遣词造句上来看非常直白,楹联以朴素的语言揭示了官与民、荣与辱、得与失的辩证关系,得到了中央几届领导人的推崇和赞赏。楹联在意境方面蕴藏着十分深刻的内涵,一针见血地道出了为官的真谛。官,从百姓中来,就要为百姓服务,要为百姓执好政、用好权,字里行间的背后充满了为官的责任和担当的意境。另外,还有清乾隆帝题的联“休道鸢鱼看活泼;清闲书史挹箐英”,徐悲鸿题的“直上中天摘星斗;欲倾东海洗乾坤”,齐白石题的“耻沽身外誉;羞作口头交”等。以上这些名人题写的对联,都从不同角度融入了意境,致使这些作品不但品读起来朗朗上口,而且能够让读者得到美的享受。

前人的创作方法,启发、引导了我的创作思路。2015年我创作了一副对联:世外觅逍遥,进园揣几袋春风回去;红尘追富贵,离苑贾三分觉悟再来。这是在筹建玉溪九龙池公园“九龙文华院”联墨展览馆时,为九龙池公园大门所撰的一副对联,此联荣获了《2015对联中国》年度佳作奖。在创作这副楹联的时候,我充分发挥自己的认知力和感悟力。从楹联的表面上来看,对九龙池的认知,只不过是九龙池的水,池边和山上的树,树林里掩映的寺庙以及水中鱼、林中鸟等,这就是实境。单凭对九龙池表面所能看到的“实境”去创作一副好的楹联那是不够的,必须在实境的引领和统帅下,去感悟实境以外的“虚境”,放飞自己的想象力,对创作对象作深层次的了解和感悟。

从楹联的上联首句“世外觅逍遥”来看,人在世间就不可能有世外,但是,却有人提出了“世外桃源”。首先提出世外桃源的,是东晋末年的陶渊明,他在《桃花源记》里描述了一种理想化的田园生活。我们当下所处的又是一种忙忙碌碌而又浮躁的社会环境,大家都想去寻找一个远离尘嚣、悠然自得的世外桃源,而九龙池就是这样的环境。那么,到了九龙池去玩什么呢?就是“进园,揣几袋春风回去”,春风能不能“揣”,这就要看到公园的感悟,能揣几袋春风回去的人,就是感悟最深的人。这副联的上联,就是要让游客看了楹联就能产生进园的欲望。

从楹联的下联首句,“红尘追富贵”来看,所谓红尘指的就是纷繁的世界,在人世间富贵是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目标,在红尘世界里人们为了追求富贵,有的通过诚实劳动从社会得到了回报,过着知足者常乐的美满幸福生活;而有的却不择手段向社会索取高额回报,使日子过得起伏跌宕、颠沛坎坷;有的甚至因而身陷囹圄,过着失去自由的生活。不管怎样过日子,当你累了的时候,那么你就“贾”到了“三分觉悟”,此时,重新来到九龙池公园你又会有新的感受和收获。

本联从人的生命幻化无常的立意上,不仅仅从九龙池公园直觉的实境来着笔,更重要的是通过实境演绎出一种主观向往的虚境来,让读者通过品味楹联的内涵,感悟出人世间的美好与艰辛。因此,有人将意境的本质特征说成是 “生命律动 ”,“即展示生命本身的美。在我们民族的审美心理结构中,是把宇宙境界与艺术意境视为浑然一体的同构关系。由于宇宙本身就是一种生命形式,诗联作者对宇宙境界的体验就是一种生命律动的体验,而意境恰恰就是这种生命律动的表现。人心虽小,但可以装得下整个宇宙。作者之心,本身就是宇宙的幻化成果,他可以射宇宙的诗心、宇宙的灵气。因此我们说,意境本质上是一种心理现象,一种心灵的生命律动”。

通过以上几个例子学习、体会,不难看出诗联创作中意境虚实相生、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的原理,揭示了意境在诗联创作中的地位和作用。因此,诗联创作一定要准确地把握意境的应用,只有牢牢掌握和驾驭诗联创作的灵魂,才能够创作出精品来。

相关热词搜索:余庆廷 意境是诗联创作的灵魂 创作体会

上一篇:王振权:形体单联续对例说
下一篇:对联:文学·人学·心学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