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曹文献:“错位重字”该不该判为“不规则重字”
2017-08-21 10:31:06   来源:    评论:0 点击:

《联律通则》第十条中,明确指出对联应避忌不规则重字。不规则重字的样式很多,总的来讲就是在毫无规则的情况下,出现了重复使用的字眼。这种情况的出现,无疑会破坏一副联作的美感。而规则重字,用得好的话,不

《联律通则》第十条中,明确指出对联应避忌“不规则重字”。不规则重字的样式很多,总的来讲就是在毫无规则的情况下,出现了重复使用的字眼。这种情况的出现,无疑会破坏一副联作的美感。

而规则重字,用得好的话,不但不感觉刺眼,还会产生强烈的艺术效果。如这副耳熟能详的对联: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声”和“事”字在上下联中反复出现,读起来朗朗上口。

还有一种重字方式为异位互重,如张定才所撰1991年春联:
一阳吐瑞九州暖;
九岭流丹一国春。

再如下面这副佛教联:
万法一心,空不异色;
一心万法,色即是空。

这种重字手法也经常为联家们采用。

还有一种重字形式如:
虎贲三千,直扫幽燕之地;
龙飞九五,重开尧舜之天。

上下联在同一位置用到了“之”字,这样的形式只允许是“之、而”之类的虚词。如有集字联曰:
一树梨花一溪月;
一段江山一片云。

上下联同位重用“一”,这样实词在上下联中同位出现是不被认可的。

下面所要提到的是另一种重字形式,笔者暂称之为“错位规则重字”。

笔者在几年前的一次小范围比赛中,写过一副关于苏轼的对联:
不合时宜贯一生,既非新党,亦非旧党;
独将声誉传千古,诗曰苏黄,词曰苏辛。

得到的评语是:重字位置不对。

那么,类似这样的重字到底可不可以接受呢?先从清联中找一下这样的先例:
1916年荣庆挽邓季垂联:
继忠节壮节家声,允称无愧;
与文正文襄同志,胡又云徂。

“忠节、壮节” 重后字,“文正、文襄”重前字。

再如万台赠潘奕隽联:
泮藻重游,苹笙重听,琼林重宴;
老子寿星,哲嗣德星,贤孙文星。

上联“重游、重听、重宴” 重前字,下联“寿星、德星、文星”重后字。

叶景葵贺马相伯80寿联:
言满天下,行满天下;
八千为春,八千为秋。

上联为后三字重,下联为前三字重。

类似这样的用法,书中还有很多,这里不再一一列举。

当代联家作品中也不乏这样的例子。如贾雪梅题秦始皇联:
六王臣服,四海宾从,车同轨书同文,威满天下、功满天下;
贾傅三篇,史公一纪,兴有凭亡有据,遗憾千秋、遗鉴千秋。

上联“威满、功满”重后字,“遗憾、遗鉴”重前字。

再如秋重生题溥仪联:
为帝乎辱国,为民乎辱志,数十年晦雨经营,有何为也;
吊宋者崖山,吊明者煤山,三百载清风过去,无以吊之。

“辱国、辱志”重前字,“崖山、煤山”重后字。以上两联也曾被多次转载推介,其错位重字不但没有影响其美感,反而颇觉灵动。
这种形式因为其自身存在另一种规则:当某一字在上联或下联出现时,在对应的相邻位置,一定可以找到与之对应的另一个字。并且也做到了两两照应,无一字落单。从其意义上看,这样应用也增强艺术效果。如果这种形式能够得到合理运用,相信会让联家取材更加广泛,语式更加灵活多样,会给楹联以鲜活的生命力,创造出不一样的艺术美。

所以,笔者认为,这种“错位规则重字”不应该判定为不规则重字。

不知道联友方家意见如何?

相关热词搜索:曹文献 错位重字 不规则重字 联艺

上一篇:嵌名对联的写法及思路
下一篇:王家安:我国楹联报刊现状及发展问题之探讨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