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工而见巧 对且能联
2017-07-17 17:35:54   来源:    评论:0 点击:

工而见巧 对且能联对联,又称对子、对句、楹联、楹帖……一般由上、下联组合,是一种悬挂或粘贴在壁、柱上的一种应用性与艺术性并存的语言艺术,广泛应用于节庆、祝贺、题赠、哀挽等诸多方面。对联已经成为是中

工而见巧 对且能联

对联,又称对子、对句、楹联、楹帖……一般由上、下联组合,是一种悬挂或粘贴在壁、柱上的一种应用性与艺术性并存的语言艺术,广泛应用于节庆、祝贺、题赠、哀挽等诸多方面。对联已经成为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作为一门对仗特征极为鲜明的古典文学艺术,同时是中国文化中独一无二的一种文学体裁。今天,我将结合自己在创作中的一些体会及思考,从两方面来和大家交流探讨对联艺术的创作观,如何工而见巧,何为对且能联。


一、工而见巧

对联作为一种极为讲究对仗的语言艺术,极为讲究对仗之“工”。联话书籍《楹联丛话》在论及对联创作时,提到“工而切”、“工丽”、“工切”、“工稳”、“工绝”、“工敏”“工妙”、“工巧”、“工整”等与之相关的创作与批评理念有几十处之多。另一部影响深远的《对联话》常用“工伟”、“工合”、“工浑”、“工谐”、“工雅”、“工绝”等与“工”有关的理念来指导对联的创作与批评。这些都充分印证了“工”是对联创作与批评的重要立足点。

何为“工”,如何“工”,我认为这主要体现在对仗“工”。中国楹联学会前几年推出了《联律通则》,为大家提供了不错的创作标准,值得我们学习借鉴。这是我参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现代杯”海内外诗词楹联书法大赛的一幅作品:
首义扫龙庭,帝制崩摧,辛亥群雄腾豹变;
先驱开虎步,共和激越,武昌一役起鸿篇。

这副对联中“首义”的对“先驱”、“龙庭”对“虎步”、“群雄”对“一役”、“豹变”对“鸿篇”都体现了工对。

我认为对联创作立足于“工”,在创作时要注意以下两点:1.充分了解并认识古代语音体系与现代语音体系的异同。古代汉语语法体系和现代汉语语法体系还是有细微的差别的。比如在古代音韵对语音平仄的认识和现代音韵对语音平仄的认识就有很大的差别。2.在词类和词性的认识上,古人与今人也有很大的不同。进行对联创作时,就要认真梳理古人所讲的虚实死活、词类活用等现象,,要充分认识这些异同,才能更好地进行创作。

无题
前世认沧桑,浊酒三杯,八千里外云和月;
南山为事业,浮名一笑,五百年中我是谁。

这是我2016年写的一副对联。其中“浊酒三杯”中的“三杯”是数量词对“浮名一笑”中的“一笑”是副词加动词的状中结构,如果按照用现代汉语的词性分析就好像都不工,但是按照古人汉语虚实死活的理解去看则并无不妥。再如“八千里外云和月”中的“云和月”,按照现代汉语语法来分析起结构是并列结构,而“五百年中我是谁”中的“我是谁”则是主谓宾结构。这种结构对仗可不可以呢,我看来应该是可以的,不要太拘泥,太拘谨,死板地去对仗。

再如我写的这一副对联:

无题
眼前多俗事,远足同谁,还凭红叶招秋雁;
物外且清游,乘风有我,来向青山做主人。

这幅对联中上联“远足同谁”中“远足”是名词,有“游玩”、“旅游之意”。而下联的“乘风有我”中的“乘风”但看应该是动宾结构。但是在这里,我们其实它可以看作是词类活用的名词,乘风的人。如果你要是死扣上联“远足”偏正结构的名词,下联“乘风”是动宾结构,那肯定是不行的。还有“多俗事”是动宾结构对“且清游”是状语加动词,也是这样的。其中“清游”在这里应该是名词转化为了动词。

对联作为一种争奇斗胜的语言艺术,极为讲究对仗之巧。翻阅《楹联丛话》《对联话》等楹联典籍甚至是诗话词话类文论批评典籍,“巧不伤佻”,“巧不可阶”、“巧莫与阶”、“巧若天成”、“巧合”、“巧绝”、“巧思”、“巧切”、“工巧”、“巧对”、“巧隽”、“巧俪”、“新巧”等文论理念屡见不鲜。归纳起来,我认为这些文论批评带给我们的启示主要有两点:

1.用语巧。

用语巧,主要是指对联创作中要重视词语运用之巧,在“工”中见“巧”才为上乘。《对联话》的作者吴恭亨特别注重语言新巧,构思奇巧:“工于翻新,力辟庸熟,必如此方当一‘作’字”;“按必作此奇辟语,方可免千首雷同之诮”;“衙署对联最忌板滞语、谀颂语及了无身份枯寂禅语与一切语录中陈语”。我认为对联创作就应该在平易浅显中力求熟语翻新,陈语出新,用巧妙的语言准确的表情达意。

这是我2011年参加中国地质图书馆海内外楹联大赛的获奖作品:
芸编罗地质,溯琳琅万卷源头,向青原上、绿野间、白云下;
萍迹到天涯,添缱绻千行注脚,任风雨急、山川静、岁月匆。

其中“芸编”对“萍迹”、“地质”对“天涯”、“源头”对“注脚”就体现了这一点。另外“青原上、绿野间、白云下”、“风雨急、山川静、岁月匆”这个鼎足对的使用,也有新巧之处。

这里我特别要提到对联和诗钟里面有“嵌字格”。这个嵌字一定要嵌的恰如其分,浑然天成,毫无斧凿之痕迹,也就是极为巧妙,极见巧思为上。《楹联丛话》中提到了嵌名联佳作频出:如“小姑”,云:“小乔夫婿英雄裔;姑射仙人绰约姿。”“秀云”,云:“南部烟花谁夕秀;东坡侍妾是朝云。”“转好”,云:“对月转思残醉后;看花好待晚妆时。”“琴仙”,云:“琴心未许调司马;仙骨何缘肖媚猪。”“连彩”,云:“连环唐苑绸缪印;彩缕齐宫续命丝。”这也是用语巧的一种表现。我曾经为网络好友写过好多嵌名联,自己感到用语巧的也蛮有几个。

2016年,我有一网络好友名叫“九后”过生日,我就曾经送过一副嵌名的生日联给她。因为和她交往不多,但是多年来一直在中华国粹网网校共事,一起教过好多学生。我对她不是很了解,只是知道她诗联写的好,是江南人士,所以就偷懒嵌字“九后”。

祝九后芳龄永继
九如颂鹤龄,坐闻笔下,可咏可觞,我辈来从文字寿;
后土植梅本,居卜江南,依风依月,伊人已在画图看。

应辽宁省联友陈在强先得之邀书为其写嵌名联,我也是用了嵌字格。

赠陈在强先生
在我三思心致远;
强人一步品当先。

另外,对联创作中中还有集句一格,也要集的巧妙工巧为上。徐花农太史示予《集句楹联》,为丹徒邹宝僡镜堂作。虽为楹联,而集古句,一如己出,自可入巧对也。即如北固山联云:“我辈复登临,旧业已随征战尽”;对以“大江流日夜,天风常送海涛来。”彭玉麟也曾写过泰山:“我本楚狂人,五岳寻仙不辞远;地犹鄹氏邑,万方多难此登临。” 此联是个集句联,上联集自李白的《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下联分别集自李隆基的《经邹鲁祭孔子而叹之》和杜甫的《登楼》。从联语上看,上联虽集于同一首诗,但其取意不同,如从己出。“楚狂人”本指讥笑并不下车搭理孔子的楚狂士接舆,这里是彭刚直自拟为楚人来鲁地,需要说的是,此等语非人人可以适然,以彭之气度方配之。

苏州静思园全国征联大赛中,我曾经集句一联参加比赛,虽然没有获奖,但是我自己感觉集的很不错,非常切合这个地点。

题鲈香阁
迁客去乡思,会有梅花堪寄远;
鲈鱼消宦况,何妨吟啸且徐行。

注:上联集自宋胡寅《古今豪逸自放之士鲜不嗜酒》、宋陈与义《次韵光化宋唐年主簿见寄二首》;下联集自唐顾况《南归》、宋苏东坡《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2.立意巧

立意巧,指的就是在对联的创作中,下笔的角度要巧妙新奇,能够推陈出新,言前人所未言,意匠新巧为上。吴恭亨在对联创作中提倡:“措语要不凡熟”、“未经人道”、“语无泛设,洗尽庸常”、“洗尽铅华”、“扫尽一切习惯语”、“摆脱一切俗调”、“扫尽一切门面语,斯为杰作”。这些多是针对立意而言,立意新巧是对联创作提升境界的重要途径。

我曾经组织网上联友给电影《肖申克的救赎》写过一组成联,题材相同,每个人的立意和角度可以说是各有千秋,也算是立意“巧”之佐证吧。

十月格林

题安迪
二十年炼狱生涯,竟凭经济长才,坐拥半壁图书,一樽热酒;
三千里连天海域,更约尘寰旧雨,消受九霄白日,万古清风。

阿蒙闲评:整体夹叙夹议,奕奕有神,格调超逸。上比写其狱中经历,下比写其自由旅程,平浅而字字见道。唯觉结语自对数字过多,稍觉意象过窄,结语未见振起。

大明锦衣卫

写给安迪
经千重痛苦,渡孽海灵光未泯;
留一段历程,证生命潜力无穷。

阿蒙闲评:写安迪而未涉及其言行经历,过于空浅,徒生慨叹。两分句成联其最初源于辞赋之排偶,句角平仄或为“仄+平;平+仄”,或为“平+仄;仄+平”,今人少有人寻其句角平仄源头。此一联若改为“经痛苦千重,渡孽海灵光未泯;留历程一段,证生命潜力无穷”,句式更多变数,未知可否?

清泉

题安迪
籍希望之锤,凿破阿鼻地狱,风兮雨兮泪兮,一洗奇冤劫后我;
秉自由之念,叩开胜进天堂,孽者责者仇者,孰非沤泡影中身。

阿蒙闲评:用语坚卓,一言希望,一言自由,借题发挥,立意寄托独别。上比写主人翁于逆境经历风雨,籍希望而翻身;下比承此而来,言自由为人所向往,催人奋进,惟结语过于。“一洗奇冤”似与故事不符,改为“蒙受奇冤”未知可否。

又见一滴水

題安迪
难逃命运安排,廿载深知监狱苦;
不弃心头希望,一朝终见自由蓝。

阿蒙闲评:扣题准确得当,起笔言命运多舛,二十年牢狱苦累,转而写心头希望之火未熄,终于的见天日。承转自然,层次分明,炼字精准。

小风

寄安迪
不白狱古今多矣,事迹从西伯爻象、南宋忠英,藩篱可与唯心论;
励志人中外有之,文章自史记以来、春秋而后,囹圄须当过眼看。

阿蒙闲评:文行议论,浩气淋漓,酷似一则史评。恣肆之中有悲愤之气,幽怨呜咽,令人唏嘘。

不论是注重对仗之“工”,还是立足立意之“巧”,大量的阅读借鉴,丰富的生活阅历以及个人的胸次情怀往往起到重要的作用。其中,我认为读书借鉴化用是我们丰富自己词汇量,做好创作的重要途径。读书多了。创作时便于运用的词语自然便可信手拈来,自有浑然天成之效果。去年电影《大鱼海棠》热映,因为里面传统文化因素比较多,我就关注了下,顺便在中华国粹网组织联友写过一期与这部电影有关的对联活动。下面是我在活动中创作的一副对联作品。其中“为你千千万万遍”就是从自己当时阅读的《追风筝的人》中借鉴来的。

题电影《大鱼海棠》
邂逅如冥冥定数,一从海底,一在人间,一念愚顽,为你千千万万遍;
缠绵有汩汩真情,不计沧桑,不竭思念,不无执拗,因谁世世生生来。


二、对且能联

我所提到的“对且能联”,其实也是针对对联创作中的下笔涉题而言,也就是说看到创作主题,你应该能下得了笔,切得了题,不至于茫然不知所从。好多联友在创作中,往往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有了一副联的上句后,下一句要不就对的合掌,要不就对的太隔,让人读后感觉不知所云,生硬拗口。所以,我在这里特别提到“对”。我认为一副联的上下句,要切得了题,放得开手,收得拢笔,入得了心。

拟题青城山
苍黄有五千年变数,峥嵘一脉,耸此西南,大好泥丸,曾共谁人同豹隐;
青翠隔十万丈尘埃,缥缈三山,与其仿佛,风云际会,问从何处授龙跻。

至于如何切得了题,当时我还是顺着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黄帝联想,想到了中华五千年的历史文明,才有了“苍黄有五千年变数”一句。句子中的“龙跻”、“西南”就是为了切题,因为传说黄帝曾在青城山得授龙跻之术,而“西南”则是为了点出青城山的位置所在。“豹隐”既是为了与“龙跻”工对,同时也是为了表现青城山曾有多少仙人隐居于此,切其道教名山之身份。有了第一比做基础,第二比我就放开手来写,接着其道教名山之身份,写其高,以“三山”映衬,紧扣青城山,紧切黄帝。这样两句就不远不近,若即若离,没有生硬之气。

再如我挽永川来苏谭笑先生的一联:
一生事可与人知,愿有真心,愿有真情,得闻倔强言行处;
数面缘偏能哭我,不言太速,不言太晚,常忆当初谈笑时。

和谭笑先生仅仅见过几面,了解不多。先生一生耿介直爽,个性十足。先生突然离世,我就写了这幅对联,上比写其倔强真性情之一面,下比则写我俩只有数面之缘,认识一年多,凑来一副,勉强也对的恰当。

至于“联”,我想讲的是在对联创作之中,一副联的中用语涉趣要浑然一体,不可词语、意境过于跳脱,上下两比大相径庭。一些联友初学对联多是从对句学起,所对之句子往往不够自然,上下句缺少关联,气脉不相连属。我们一起来品评一下下面这几个对句感受一下吧

古凤:不畏浮云遮望眼;【王安石】

新凰:皆欣伯乐识良才。【和西典】

不畏浮云,是因独具慧眼。据典、构思好,“皆欣”在关联上别扭,费解。

古凤:不畏浮云遮望眼 [王安石]

新凰:只缘圆月动思心 [冰天雪]

评:两句间的关系逻辑有问题,不过立意取材不错,“不畏浮云遮望眼,是愁明月动思心”我觉得这样表达关系会更加流畅。

古凤:不畏浮云遮望眼 [王安石]

新凰:但凭笃志守清心 [江苏张修顺]

评:立意淡泊笃定,行文老练稳妥。

古凤:不畏浮云遮望眼 [王安石]

新凰:几经沧海笑红尘 [笑辑清风]

评:洞穿世事,看透红尘,有禅意的一对。沧海一声笑,是一种境界。

在这四个对句中,明显后两个的对句要好一些。对句如此,我想成联创作也要如此,不可上句写春景,下句写秋景,两比不相关涉;也不可出现像“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这样意思相近的明显合掌对联。在这里我主张三点:一是立言,也就是说上下联语言风格要一致;二是立象,指的是上下联的意象要浑然一体,或者在一个时间,或者在一个空间,不可不相关联,旁涉太远;三是立境,一副联要和创作主题相合,不可不知所云。

相关热词搜索:工而见巧 对且能联 联艺

上一篇:写解放门春联,是心底情感的自然流淌
下一篇:陈志伟:简谈比喻也谈联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