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对联立意之“四贵”
2017-06-06 16:02:06   来源:    评论:0 点击:

对联立意之四贵时习之创作文学作品,意图表达什么样的思想,是相当重要的。中国自古以来就主张诗言志,文以载道,就是说主张文学作品要有正确的思想内容。对联作为文学作品的一种,当然也不可能例外。所谓对联的

对联立意之“四贵”

时习之

创作文学作品,意图表达什么样的思想,是相当重要的。中国自古以来就主张“诗言志”,“文以载道”,就是说主张文学作品要有正确的思想内容。对联作为文学作品的一种,当然也不可能例外。

所谓对联的立意,就是在准备进行对联创作时,先确定所要表达的思想内容。

可以这样说:立意好,固然不见得作品就好;但是如果立意不好,那么无论作品的其他方面如何,再好也有限得很了。


一、立意贵高

所谓立意贵高,就是说对联所体现的情操、境界要高,所表达的见解、主张要高。当然,这种“高”不应该是当作标语口号那样硬塞到对联中去的,而应该是与整个对联自然地联系在一起的。

下面看一些例子:

秋瑾题浙江天姥山动石夫人庙联
巍巍肝胆女儿,有志复仇能动石;
衮衮须眉男子,无人倡义敢排金。

此联有感而发,借题动石夫人庙而抒发“倡义”、“排金”的革命豪情,境界极高,也极富现实意义。

清人余应松题广西伏波庙联
铜柱镇鸢飞,顾盼生风,意气真能吞浪泊;
金门留马式,男儿报国,姓名何必与云台。

马援是东汉光武帝刘秀手下的开国功臣。当汉明帝在排名云台二十八功臣时,由于马援的女儿是皇后,为了避嫌而没有把马援排进去。作者就此事立论,一句“男儿报国,姓名何必与云台”,体现了崇高的精神境界,也是全联最为出采的地方。

清人成格题广东巡抚署厅联
花竹一庭,是亦中人十家产;
轩窗四壁,可无广厦万间心。

此联小中见大,化用唐人诗句,表达了做官的人应该具有关心百姓疾苦之心的希望。

与其相似的还有清人鄂尔泰题菜圃门联:
此味易知,但须绿野亲身种;
对他有愧,只恐苍生面色多。

清末民初人吴熙题学校饭厅联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时事迫艰危,今日朝廷方旰食;
学人志康济,此时粗粝亦民膏。

两联一个紧切“菜”字,从菜而想到老百姓是不是面有菜色;一个紧切“饭”字,从饭而想到朝廷正在宵衣旰食。都是以小见大,联系得相当自然,是极高明的写法。

从看似平常的题目里想到国家人民,并恰当地表现出来的还有一些例子:

清人张绍华题镇江多景楼联
杯酒吊南朝,空余半壁残山,长向江流作砥柱;
梯云登北固,愿借一杯甘露,化为霖雨洒苍生。

镇江北固山有甘露寺,因为甘露寺而联想到“愿借一杯甘露,化为霖雨洒苍生”,非常自然地引出了关心天下“苍生”之意。

清人钟云舫题客栈联
国今尚有人乎?夜半鸡声,劝英雄莫忘起舞;
我亦非无意者,雪中鸿爪,是佳客只管题诗。

此联从客栈老板的角度,希望还有闻鸡起舞的英雄,表达了作者忧国忧民的情怀。

以联表达高明的见解的也不少:

清末民初人赵藩题成都武侯祠联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
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作者从诸葛亮的史实出发,强调“攻心”和“审势”的重要性,得出“知兵非好战”的结论,为“后来治蜀”者留下了很好的座右铭。

清人杨芳自题联
忌我何尝非赏识;
欺人毕竟不英雄。

把“忌我”看成也是一种“赏识”,这是何等的见识,又是何等的胸襟气度。

佚名自题联
傥来富贵皆庸福;
除却疆场不善终。

把“傥来富贵”看作“庸福”,把战死“疆场”看作“善终”,这是何等的英雄气魄,豪杰心胸。


二、立意贵新

“劝君莫奏前朝曲,听唱新翻杨柳枝。”写出新意是对联创作中很重要的事情。如果一味地人云亦云,尽写些陈词滥调是不可能使作品出采的。特别是一些早有不少前人写过的题材,能否出新几乎就是创作能否成功的关键所在。

当然,出新并不是故作惊人之语,更不是信口雌黄地乱说一气。下面也来看例子:

佚名题潮州韩愈祠联
天意起斯文,不是一封书,安得先生到此;
人心归正道,只须八个月,至今百世师之。

韩愈因为上表谏皇帝“迎佛骨”而“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被贬本是韩愈的不幸,人们一般是表示同情。但是作者却别出心裁地认为这是“天意”要振兴潮州的“斯文”,才让韩愈上了这“一封书”的。虽然是道前人所未曾道,但是却完全能够言之成理,这正是作者的高明处。

佚名题谪仙楼联
荐汾阳再造唐家,并无尺土酬功,只落得采石青山,供当日神仙笑傲;
喜妃子能谗学士,不是七言感怨,怎脱去名缰利锁,让先生诗酒消遥。

李白被“赐金还山”是其仕途上的一件倒霉事,到了作者的笔下,却成了“喜妃子能谗学士”。一个“喜”字出人意料,但是细想却不无道理。如果李白从此仕途顺利,一直当着翰林供奉,写着《清平调》,那还是诗仙李白吗?出新而能够言之成理,甚至是写出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东西,那就是出新的成功。

清人梁章钜题苏州况钟祠联
姓字播弦歌,韦白以来成别调;
功名起刀笔,萧曹自古是奇才。

况钟不是进士出身而是县吏出身,这在科举时代常常是被人瞧不起的。但是梁章钜用一句“萧曹自古是奇才”举重若轻地变贬为褒,是深明“翻案文章易出采”的道理的。

与之相似的还有清人纪昀挽岳起联:
刚峰原不随流俗;
孝肃何须有后人。

岳起为官清正,身后无子。在崇尚“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封建时代,无子总不是好事。

但是纪昀用两个大清官——无子的海瑞和儿子早死的包拯与岳起相比,一下子就改变了事情的性质。

历代文人一说到李广总离不开因为“李广难封”而为之扼腕,但是佚名题卢龙李广楼联却另出新意:
遗迹剩卢龙,滦水平山,想曩时结发从戎,争传飞将;
残年射猛虎,短衣匹马,动异代执鞭欣慕,何必封侯。

一个人能使得后世的人都动了“执鞭欣慕”之念,那是何等的成功,区区封侯又算得了什么?佚名挽温才生联生经白刃头方贵,死葬黄化骨亦香。这副挽联使我们明白,原来挽联也不一定要写得悲悲切切。

棺材铺的春联很难写。说恭喜发财固然要被人指责为没有良心,不说点吉利话又不符合春联喜庆的气氛。仲子湘的题棺材铺春联极好地解决了这个难题:
梦且得官原瑞物;
呼之为寿亦佳名。

解决的办法就是说棺材也有吉利的一面。而吉利的原因其实是尽人皆知的:梦见棺材要升官发财的传说和棺材又称“寿材”的事实。别人想不到,说不出的,作者想到了,说出来了,如此而已。

立意新,也包括对联要恰当地反映时代新风貌,不能说来说去都是些老古董。请看熊希龄题长沙时务学堂联:
八星谈天,三带说地;
四宗异教,五族同人。

长沙时务学堂成立于戊戌变法前夕的1897年,是完全不同于旧式教育的新学校。此联上联写自然科学,下联写社会科学,在当时还相当闭塞的长沙,实在是惊世骇俗。


三、立意贵真

言为心声。只有真实地反映了作者思想情感的东西才具有打动人的魅力。因此对联的立意一定要是作者自己的真情实感,一切言不由衷的东西,“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东西是没有生命力的。下面也来看例子:

清人唐景崧题郑成功祠联
由秀才封王,为天下读书人别开生面;
驱异族出境,语国中有志者再鼓雄风。

唐景崧是清朝最后一任台湾巡抚,在清政府签订马关条约割让台湾后,曾以“台湾民主国”总统的身份领导抗日,失败后回大陆。相信当他站在郑成功像前,写出“语国中有志者再鼓雄风”时,必有万千感慨在心头。

清人汪廷珍题金陵试院联
三年灯火,原期此日飞腾,倘存片念偏私,有如江水;
五度秋风,曾记昔时辛苦,仍是一囊琴剑,重到钟山。

作者记得自己当年曾“五度秋风”参加乡试,好不容易才得以中举的经历。因此当他说出“倘存片念偏私,有如江水”的誓言时,相信大多数人会觉得这是真实可信的。

昔人有言:“一死一生,乃知交情。”挽联是最能写出真情的。下面来看几副真情流露的挽联:

孙中山挽秋瑾联
江户矢丹忱,感君首赞同盟会;
轩亭洒碧血,愧我今招侠女魂。

此联是孙中山先生在辛亥革命胜利后所作。上联追忆当年的革命友谊,下联表达今天的哀悼之情。一个“感”字,一个“愧”字写尽了作者的心情。

蔡锷挽黄兴联
以勇健开国,而宁静持身,贯彻实行,是能创作一生者;
曾送我海上,忽哭君天涯,惊起挥泪,难为卧病九州人。

作此联时,蔡锷远在日本,已经病入膏肓,八天后自己也去世了。下联的“惊起挥泪,难为卧病九州人”完全是写实,此情此景,读来令人心酸。

挽自己亲人的联,当然更容易写出真情来:

清人梁绍壬挽妻联
四千里累尔远来,父在家,母在殡,翁姑在堂,属纩定知难瞑目;
廿三年弃余永诀,拜无儿,哭无女,继承无侄,盖棺未免太伤心。

上联写生前的艰难,临终的遗憾;下联写身后的萧条,死别的伤心。“贫贱夫妻百事哀”的情景如在目前。

清人俞樾的挽妻联也写得悲哀悱恻:
四十年赤手持家,君死料难如往日;
六旬人白头永诀,我生谅亦不多时。

全联用语平实,不作缠绵语,不作哀痛语,但最后一句“我生谅亦不多时”,感人至深。

而清代某林姓妇女的自挽联别具一格:
我别君去,君何患无妻,倘异时再叶鸾占,莫谓生妻不如死妇;
儿随父悲,儿终当有母,愿他日得酬乌哺,须知养母即是亲娘。

作者不伤心于自己的去世,而设身处地地为丈夫和儿子着想,名虽自挽,实为遗嘱,除了体现出作者崇高的精神境界之外,其深厚的夫妻母子之情也流露无遗。


四、立意贵雅

这里说的雅不是单纯地指字面的雅,而是指立意的雅。即怎么把一个原本平常甚至不登大雅之堂的题目写出雅意来,而不是肉麻当有趣地写得粗俗不堪。

下面就来看一些俗题雅写的例子:

清人魏善伯题厕联
成文自古称三上;
作赋于今过十年。

厕所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地方,但是这一联用了两个与厕所密切相关的典故:欧阳修说自己的文章大多在马上、枕上和厕上构思而成;左思花了十年时间作《三都赋》,在厕所里都准备了纸笔,以便随时记下创作灵感。把一个厕所联写得如此境界高远,文字雅致,确实十分罕见。梁章钜评论说:“厕不必联,然如此雅切大方,亦自可喜。”将此联与现在网上可以看到的某些厕所联相比,其立意的雅俗,可说是有天壤之别。

清人钟遇宾题京寓厨房联
长安本是贵米处;
天下当如宰肉观。

除了厕所,厨房也是一个算不得高雅的地方。但是此联抓住“米”和“肉”这两个厨房的常用物品,上下联各用一个典故,上联用白居易“长安居,大不易”切地,下联用《史记》中陈平借分肉言志,以小喻大,极有豪气。

与之相似的还有清人李瑞清题某餐馆联:
宰天下有如此肉;
治大国若烹小鲜。

上联也是用陈平的典故,下联则用《道德经》的文字。以经对史,小题大做,如果这个餐馆经常接待达官贵人的话,那真是再合适也没有了。

监狱也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地方,但是也有把监狱联写得十分雅致的。

清末民初人陶在东题鄞县监狱联
受刑人且莫伤怀,此中有羑里琴弦,龙门史笔;
典狱官最难称职,须要兼金刚面目,菩萨心肠。

上下联各从一面着笔。上联认为犯人中既有人才,也有冤案;下联承接上联,要求管理者除了有“金刚面目”,还要有“菩萨心肠”。即使从今天的角度来看,也是相当“人性化”的。而全联用典贴切,自对工整,极富才情。

清人吴可读题刑部提牢司春联
五载郎曹,窃比冯唐犹未老;
一官狱吏,若逢周勃也称尊。

所谓“刑部提牢司”就是刑部里一个专门管理监狱的部门。作者久居下僚,怀才不遇,但是遇到春节,春联的调子就不能写得太低沉,于是借古言今,聊作知足常乐的语言,而用典极为贴切,是典型的俗题雅作。


五、结语

前面我们分别说了立意的几个方面。这些方面并不互相矛盾,互相排斥,而是互相联系,互相融合的。一个好的立意,往往可能既是“高”的,又是“新”的,或者既是“新”的,又是“雅”的,等等。这一点也是对联的创作者在确定立意时应该注意的。


【此文系时习之在中楹论坛学堂的讲义】

相关热词搜索:对联立意 联艺 时习之

上一篇:成联创作初期要注意这几个问题
下一篇:对联立意之“四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