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清代对联技法探微之八——言情
2017-03-11 19:03:14   来源:    评论:0 点击:

清代对联技法探微之八——言情文 张兴贵言者,说也、抒发也;情者,情感、情志、情趣也。言情,是艺术创作的元素种类之一,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唯言情体物,穷极工巧,故不失为第一流之作者。朱光潜在《谈

清代对联技法探微之八——言情
文\张兴贵

言者,说也、抒发也;情者,情感、情志、情趣也。

言情,是艺术创作的元素种类之一,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唯言情体物,穷极工巧,故不失为第一流之作者。”朱光潜在《谈文学·情与辞》中说:“文字有言情、说理、叙事、状物四大功用。”

中国是诗的国度,《左传·襄公二十七年》记载赵文子对叔向谈论诗的本质特征时曾说过“诗以言志”。从此以后,“诗言志”一说深入人心。诗言志,最初的含义是抒发志向、抱负,《毛诗序》说:“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之后,诗言志的含义主要倾向于抒发情感了。其实,我们没必要区分的这么认真,志向与抱负,本身就是人类的一种情感。

对联,是从诗中脱胎而来的,因此,联言志、言情也就不足为奇了。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是文学创作的普遍特征,对联也不可能例外,于是,言情也就成了对联的价值取向了,作为对联史上辉煌时代的清代,言情也是那个时代许多对联最打动人心的一个因素。


一、清代对联言情最是挽联令人动容

吴恭亨在《对联话》中说:“挽联以言情为上,言情而奇气轮囷,尤为诣极。”遍观清代挽联,情真意切是最明显的特点之一,请看:
一饭尚铭恩,况保抱提携,只少怀胎十月;
千金难报德,论人情物理,也当泣血三年。——曾国藩挽乳母
 
同侪只几辈仅存,那堪雾黯星沉,南岳又惊奇士殒;
隔岁向三潭小住,际此风和日暖,西湖应盼主人回。——陈士杰挽彭玉麟
 
因御灾捍患致疾而亡,成此一生宁不幸;
以弱息孤雏遗累于老,定知九死有余哀。——张啬翁挽侄子:
 
是吾佳妇佳儿,石火光中弹指过;
愿汝他生他世,莲花界里并头开。——高棠挽子及子妇

挽联是生者对去者寄托悼念之情的对联,理应以情为主。挽联从宋代产生以来,历代文人为我们提供了许多挽联佳制,其中尤以清代挽联为难得。清代挽联没有假大空的形容词,没有不切实际的颂扬,大都从寻常事例切入,在娓娓叙说中表达浓郁的感情。曾之挽联,从“一饭尚铭恩”落笔,堪为“凤头”,简短而精彩,寻常话里情无限,令人油然想起“滴水之恩,当思涌泉相报”这一古训。其余几个分句同样字字句句饱含深情,不愧为经典挽联;陈之挽联,从感叹同仁越来越少起笔,融入景物描写,特别是两结的“又惊”和“应盼”两个词语,跌宕起伏,令人唏嘘不已。张、高二人之挽联,都是对至亲骨肉的哀悼,张的联从追溯死因说起,使得“一生不幸”水到渠成,没有强说之嫌,再从凄惨境况而说,让“死有余哀”成为定局,催人泪下;高的联挽的是儿子儿媳,没有太多的语言,已经到了欲哭无言的地步了,而一句“莲花界里并头开”又没有沉溺于一味的哀伤之中,用寄托祝愿落笔,回味无穷。以上几副挽联,仅是我随手拿来的几个例子,遍观清代的许多挽联,大都是在寻常字句中寄托不尽的哀悼之情,情浓郁、情动容、情真切,绝不是极尽无原则颂扬与空洞的强说悲哀之风格,实在值得学习借鉴。


二、清代对联言情善于在景物描写中渗透

任何文章的景物描写,都不是单纯的景物描写,而是为表情达意而服务,而贯穿其中的文学理念就是“一切景物皆情语”。这情,是情趣、是情志、亦是情感与情思。对清代对联景物描写中渗透情感的技法,吴恭亨在《对联话》里边总结的很好,我们不妨用吴恭亨极其简洁的点评去欣赏。

他对写景联的第一句话是:写景而不走浮艳一路。浮艳一词的含义是华而不实,也就是对联中的写景,应该追求朴实自然,例如陶澍题上海豫园得月楼:
楼高但任飞鸟过;
池小能将月送来。

这副联中的景物是楼、鸟、池、月,语言非常平实,情趣毕献,但给人留下的影响却是很深刻的;

他对写景联的第二句话是:写景而不落恒蹊,故佳。恒蹊的本意是恒定的小路,意思就是对联写景,不能人云亦云,只有独辟蹊径,才能有佳作。这是为文的情怀,更是为人的情怀。因为世间景物,都有各自的独特之处,即便都是苍松翠柏郁郁青青的两个地方,个性也是十分明显的,只有写出个性来的写景句子,才是“不落恒蹊”,例如江苏镇江南山竹林寺联,作者不详。
 
振锡冈前猿献果;
挈瓶泉畔鹭翘沙。

第三句话是:写景如摄影之器。其意是指联中写景要形象逼真,活灵活现,就像摄影机拍照一样,做到景物如在眼前,切忌泛泛之语,例如镇江焦山板桥读书处联:
回看佛国青螺髻;
误入仙人碧玉壶。

第四句话是凡流连风景语,最忌无寄托、无注射、兀然空做一摄影器。这一句话应该与前面的第三句话和第五句话结合起来去理解,第五句话是:写景中暗喻言情,款款如揭,名作也!整体理解这三句话就是,写景的形象逼真仅是绘形,它不是最终目的,最终的目的在于为抒情而服务,当然这种情,以不直白为上策,也就是情要让读者意会而得,例如谭嗣同联题兰州夕佳楼联:
夕阳山色横危槛;
夜雨河声上小楼。

这副联除了因为“危、小”二字,特色明显之外,最关键的是融入了作者的浓郁感情,又一切尽在不言中,作者的情感是什么?只有了解作者的为人特点和写这副联的时代背景以后,才可以说大抵明白了。正所谓“一切景语皆情语也”

吴恭亨关于写景联的第六句话是:写景亦栩栩欲活,意思就是善于让景物在联语中富有动感才是“活”的景物,要做的这一点,善用动词是最有效的手段,例如杨升庵题昆明华亭寺联:
一水抱城西,烟霭有无,拄杖僧归苍茫外;
群峰朝阁下,雨晴浓淡,倚栏人在图画中。

该联除了抱、有、无、柱、归、朝、倚、在本身就是动词外,雨、晴、浓、淡这几个名词或形容词也都动用了,因此全联给人呈现的是一幅运动中的画面。

第七句话是:写景能以笔杖竞胜。杖者,棍棒也,将手中的笔,当做棍棒使用,其气势与力量不言而喻,这其实也符合中国传统文学理论中的重视文气的观点,为人有气节、为文有气韵、气脉等,能够体现这些的写景联,必然能在竞争中取胜,例如恩诰题成都望江楼联:
阁势峥嵘,我来更上一层,览尽锦江春色峨眉秀;
人文炳蔚,天将迭兴后起,有如升庵大节子云才。

综合理解吴恭亨关于对联写景的简短论述,我们不妨总结为以下几个特点:一要逼真、二要新颖、三要鲜活、四要寄情、五要养气。在清代对的写景联中,我们读到了作者们的情志、情趣、情感与情思,这就是看字为景,寻意为情,堪为言情而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三、清代对联的言情在题赠联中趣味盎然

但凡文人雅士,少不了自勉自嘲和社会交往,或题或赠而成的对联统称为题赠联。在题赠联中抒发情感,清代联家同样为我们提供了学习的范例。
客来醉,客去睡,老无所事吁可愧;
论学粗,论政疏,诗不成家聊自娱 。——梁章钜

这是梁章钜68岁时自题草堂的一副联,全联上下两比采用句脚押韵的方式,读起来朗朗上口,形成一种情趣,这还不是主要的。最为关键是作者在这里用谐趣的手法,将自己步入老年以后将万事看淡,洒脱处事,痴迷文字的淡泊情怀表述的活灵活现,未直接言情,但字字含情。
 
宦况非甘,休忘却书生面目;
民生甚苦,要存些菩萨心肠。——潘世恩

这是潘世恩为陈泰来写的一副为官赠联,该联突破了狭隘的你我朋友之情,两起融合了对宦况与民生的阐述,境界已出,后面两个分句带有谆谆劝勉之情,一是不要忘记当年书生苦读的情形,要珍惜今天的来之不易,保持清廉的书生本色;二是不要欺压百姓,像菩萨一样存一点慈悲心肠,是充满挚情的赠联,志存高远,情在真诚,发人深思。
 
两登耆宴今犹健;
五掌乌台古所无。——刘墉

这是刘墉赠给纪晓岚的一副联,当年乾隆皇帝举办“千叟宴”,纪晓岚两次参加,可谓德高望重。乌台,是御史台的代称,御史官可不好做,稍有不慎就会声名落地,而纪晓岚曾五次执掌乌台,可见其才学品质都非一般人可比。刘墉给纪晓岚写这副赠联,无疑是要表达欣赏与敬慕之情,可贵的是作者丝毫没有阿谀奉承之嫌,全联都是客观的叙述,选择事例上独具慧眼,由衷的钦佩与祝福之情尽在其中。
 
才大须知难做吏;
心虚何患不能文。——王闿运

这是清代末期王闿运赠给好友王叔文的一副联,这联区别于前几副对联的特点是以直抒胸臆为主,作者在这里先是对尔虞我诈的官场容不得真正的大才进行了直接的鞭挞,然后对能以文修身的虚心君子表达了敬仰之情,在赞颂好人的同时表达了作者不屑俗世的高洁情怀,看似没有抒情,其实字字在寄托情感与情志,是难得的一副赠人寄情联。

清代对联善于言情的类别远不仅以上几类,事实上清代联家无论在什么题材的作品创作中都十分善于运用诸多手法去言情,需要我们在阅读的过程中认真品味,虚心学习。

相关热词搜索:清联 探微 张兴贵 言情 联艺

上一篇:略谈对仗中的语法结构
下一篇:理解联语说通感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