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当前对联文学的历史高度与拓展维度(下)
2017-01-15 16:15:11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三、当前对联文学可能突破前人的几个维度。当前,中国社会的变化可谓日新月异,这为对联文学在前人基础上进行突破提供了前提。那么,从对联界近四十年的实践经验中,我们是否能找到几个维度,结合一些有价值的案

三、当前对联文学可能突破前人的几个维度。

当前,中国社会的变化可谓日新月异,这为对联文学在前人基础上进行突破提供了前提。那么,从对联界近四十年的实践经验中,我们是否能找到几个维度,结合一些有价值的案例,使联友们在以后阶段的对联文学实践中自觉地进行突破性的尝试呢?我这里只能举例性的讲几条,供大家参考。

(一) 题材拓展

当代社会生活的丰富程度,应该说是远超古人的。这为对联文学的题材拓展提供了充分的条件。我还是举一副本届“中国百诗百联大赛”的获奖作品为例。安徽合肥的鲍余华先生这次得了三等奖,他的作品是《题农民建筑工》 :
身离故土,头顶新天,筑万丈琼楼,抓片白云揩苦累;
朝念妻儿,暮思父母,编几行情语,发条短信报平安。

农民建筑工作为一个数量庞大的群体是改革开放以后形成的。为这样的群体撰联,我以前没有见到过。此联不但关注到了这个群体,更写出了这个群体的心声。我想这副对联之所以能够获奖,其在题材拓展方面的大胆尝试一定是与有力焉。我甚至认为,这方面的意义超越了获奖本身的意义。

(二) 主题升华

中国近四十年的改革开放,首先是思想的解放。这种解放对于传统文化既有冲击,也是机遇。中西文化的交流、碰撞和融合,必然产生不同以往的思想,更何况,中、西方的文化思想都在不断发展中。这为对联文学创作主题在古人基础上有所升华提供了源泉。我在“中国百诗百联大赛”的获奖作品中找到了一个例子,这就是湖南株洲易庚山先生的作品《感哥伦比亚航天飞机失事》:
七英遽陨,悲歌自天外回旋,四海五洲,悲绪未因疆界隔;
百折不挠,壮举在人间传颂,千难万险,壮心仍向太空飞。

此联关注的是本世纪初美国哥伦比亚航天飞机失事这一事件。其题材是以往的对联文学中没有涉及过的。但我更钦佩的是作者在主题表达方面的突破。从上联“悲绪未因疆界隔”这句可知,作者是站在人类的高度来关注和悲叹这次航天史上遭遇的重大挫折的。下联“壮心仍向太空飞”则更将感情基调提升,表达出人类直面挫折、迎难而上的壮烈情怀。这样的作品、这样的情怀应该是值得当代联坛给予更多关注的。

在主题升华方面,我也做过一些努力。比如,两三年前,中国楹联学会约我为钟云舫撰联。我想,为钟云舫这样划时代的对联大家作联,一定会激起广大联友的兴趣。怎么能写出与众不同的作品呢?我考察了钟云舫的生平,发现他不但是“长联圣手”,诗文高手,而且是一个颇具现代意识的教育家和思想者。他的作品表达的感情的总基调,是身处晚清 “三千年未有之变局”背景下一位清醒的知识分子的无比悲愤。我想,如果能从这样的时代背景中,去挖掘钟云舫的独特价值,也许在主题表达方面能有所升华。于是我写了这样一联:
较太白更怀忧愤,比少陵尤显峥嵘,信知司马是前身,炼狱中铸成雄笔;
金瓯九万里多虞,变局三千年未有,誓作啼鹃醒汉胄,涅槃处奋起神州!

此联发到网上后,有些联友认为此联在立意方面有所超越,但我自知这只是大家的对我一种鼓励。要使对联文学在主题上有真正质的提升,还有待更多有识之士不断探索。

(三)风格和语体创新

在中国传统格律文学中,对联是最晚成熟的品种。这使得对联可以吸取其他各种文体的养料为我所用。在晚清时期,就已经形成了各种语体风格的对联类型,诗味的、词味的、曲味的、赋味的、古文味的,八股文味的,不一而足。五四新文化运动后,白话对联又兴盛起来。二十一世纪以后,随着网络媒体的发展,一些网络联家又进行了新的尝试。我曾在“白藏阁”和“对联中国”等微信公众号中读到过一些风格和语体与传统对联完全不同的作品。如:
红枫沙沙作响,你跣足行来,终是个凄凉的过客;
夜雾冉冉上升,谁鼓翼飞去,追随着困倦的波澜。

这是署名“孜孜”的网友的作品,题目是《秋思》。全联呈现的是现代诗的风格。让人叹服的是,此联竟然是完全的集句联。集句的出处分别是:特拉克尔的《在秋天》;李金发的《温柔》;歌德的《幸福的憧憬》;歌德的《中德四季晨昏杂咏》;拜斯的《流亡》;阿波里奈尔的《密腊波挢》。这样风格的对联也许不能成为对联的主流,但谁能否定这种尝试的意义呢?

(四)理论完善

对联文学理论的完善和拓展是当代对联界最显著的成就之一。我粗略地梳理了一下本世纪以来对联理论方面的新成果,觉得有下面的四个方面尤其具有开创性的意义。

首先是创建对联学科体系方面。其代表性著作是余德泉教授四十年研究对联的集大成之著作《中华对联通论》。以前,提起余教授的贡献,对联界瞩目的多是他所总结的以“马蹄韵”为核心的声律规则。其实,余教授有更加宏大的理论构想,那就是要建立起对联学科体系。余教授在这部一百多万字的《中华对联通论》中,系统论述了对联的发展史、对联的基本规则、对联的写作技巧、对联的书写、非汉语汉字对联研究、对联的外语翻译、对联的教学以及征联等等方面的内容。纵观中国文化史和文学史,还没有一部理论著作如此系统而深入地论述对联。例如,这部书中,余教授系统研究了对联的写作技巧,一共列举了60多种技巧,每种技巧都结合实例进行了切实的分析,不但全面周至而且准确深入,可谓集古今对联写作技巧之大成,单是这个方面,恐怕就没有其它著作,哪怕是专论对联写作的著作能与之相比。

其次是对于对联文体关键问题的深入探讨方面。除了余教授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总结的以“马蹄韵”为核心的对联声律规则,还有近十多年不断深化的围绕对仗展开的“词性”、“对类”理论的争论和研讨。在这方面,湖南益阳的孙逐明先生的研究尤其深入,其成果已经得到了中国楹联学会的重视。

第三是从文艺学角度对于对联进行研究的方面。比如中国楹联学会刘太品副会长的一系列论文,以及河南的李文郑,湖南的任先大、鲁晓川,等等高校教师对于《楹联丛话》、《对联话》的研究等等,都主要着眼于对联的文学特质方面,这正是与以往研究对联的语言学、文献学不同的文艺学角度。而美籍华人蔡维忠于2011年出版的《动人两行字》,从人生、心灵、语言、意象、风格诸方面来论述对联文学,更是一部初具规模的对联文艺学专著。

第四是对联文献整理方面。江西龚联寿教授继2000年主编出版国家九五规划重点图书项目《联话丛编》之后,又推出了规模更大的《楹联纪事》。龚教授的弟子张小华博士则出版了《全民国联话》(第一辑),刘太品先生近十多年来陆续推出了《名家联集丛编》、《楹联丛编》等等。而2016年最值得关注的对联典籍是孟繁锦、蒋有泉主编的《中国对联集成》,全书为大16开精装八卷本,每卷约1000余页,平均收入联语2万多副。这部大著是中国楹联学会集合全国及海外对联工作者经过二十多年不断积累,最终编纂完成的。在中国楹联发展史上,这项工程的完成无疑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另外,值得特别提出的是,网络联家在近十多年以来日益成为对联理论界的生力军,上述《动人两行字》这部著作的作者蔡维忠就是其中的一位代表。对于网络联家的理论贡献,还须这方面的有识之士进一步加以梳理和总结。

以上,我仅仅举例性的谈谈自己的粗浅认识,不免挂一漏万,但在对联文学必将进一步突破前人而达到新的历史高度这一点上,我是充满信心的。

四、对联工作者在理论学习方面的当务之急

对联文学的进一步繁荣离不开广大对联工作者的不懈努力。当然,对联工作者是个笼统的称呼,其中包括对联创作者、理论研究者、活动组织者等等群体。但既然与对联打交道,掌握基本的对联理论知识应该是完全有必要的。那么,该从哪些方面去着手呢?下面,我也简单谈谈个人的建议。

(一) 掌握和普及对联的基本规则。

对联最基本的规则,无非就是对仗和平仄方面的要求。但就是掌握这个最基本的要求,在当前还须狠狠补课。例如,近年高考试题中,常常出现有关对联的试题。这对于对联界来说,本来是令人鼓舞的——对联终于成为高考这根指挥棒上的元素了。但当我们仔细审查这些相关试题及其标准答案时,又不由得颇为沮丧。请看“2004年高考试题全国卷第二套”,其24题正是最传统的对联题:

不说所出的两个上联在文采方面 “略输”,风骚方面“稍逊”,且来看看其给出的标准答案。第一题分别是:瑞雪满乾坤和正气满乾坤;第二题的参考答案则是“勤劳可兴家”。有基本对联格律常识的人大概都能挑出这几个答案的问题。第一题中,“大地”为偏正式词组,如果按传统“对类”理论来分析,则是“虚字”加“实字”型。参考答案用“乾坤”与之相对,明显是对仗不工。因为“乾坤”为联合式词组,按“对类”理论,则是“实字”加“实字”型,如果再深钻一下,可知“乾坤”为传统对仗中的“互成对”,而“坤”本身即表示“地”。按一般标准来说,对联的某些局部成分对仗宽泛一些也是允许的。但前提是整副对联意境比较高妙,或是有特别的艺术效果。在这里并不存在这样的前提。况且这是五言短联,居然有两个字对不起,也就是说,不合格部分占了五分之二。这样的参考答案,其参考的价值恐怕是只能存疑了。

第二题参考答案为“勤劳可兴家”,问题更加明显。全联仅仅一个平声字,“兴”字和“劳”字,平仄失替。以上所举绝非特例。2008年重庆高考试题中,要求考生以新闻报道中“奥运祥云火炬登顶珠穆朗玛峰时出现白云和彩虹”为内容,撰写一副对联。其所给出的标准答案是:
珠峰白云含情迎圣火吉祥;
碧空彩虹有心祝奥运成功。

上联以仄声收尾,下联以平声收尾,这是对联最基本的平仄要求。但这个所谓标准答案却是“平起平收”。至于所谓句中平仄,更是全无讲究。如果是考生写出这样的对联,倒也可以理解,但作为参考答案,则无论如何是不适合的。

(二)了解古代对联理论

辩证分析古今对联理论的优劣异同和适用范围,从中找出能够切实促进对联文学发展的理论因子,加以提炼和论证,以免为西方语法理论所囿而导致评析对联时胶柱鼓瑟。这方面的问题更值得对联理论工作者进行深入探讨。不妨也举一例。清代大学者阮元曾经为杭州贡院作了一联:
下笔千言,正桂子香时,槐花黄后;
出门一笑,看西湖月满,东浙潮来。

此联意境优美,可算传世名联。但当代有位对联研究者却将之列为“病联”,其依据是:

因“言”是名词,“笑”是动词,这两个词性不同的词又不处在相同的句子成分位置,此联失对。

看到这个评价,我不禁想:难道一百多年来公认的传世名联竟然真的“失对”了?何以一百多年来竟然没有其他的对联研究者提出这个问题呢?于是我的心中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后来我读到了孙逐明先生的《<民国名联三百首>词性异同统计报告书》,中间有这样的结论:

本人详细分析了《民国名联三百首》,不遵守“词性一致”的对联达266副之多,占89%。

我这才认识到,原来真正有病的并非这些名联,而是“词性一致”这条被对联界普遍认同了几十年的评判规则。根据孙先生的提示的方向,我在研读了相关书籍后发现古人评判对仗与否根本不是以“词性”是否一致为标准,因为在1898年马建忠根据西方语法体系写出中国第一部现代语法专著《马氏文通》之前,国人根本没有“词性”这个概念。古人评判对仗的根据是传统“字类”理论。比如成书于清代雍正年间的《缥缃对类》是这样划分“字类”的。首先将字分为虚字和实字两大类,然后分别按照字义进行细分。如虚字中又分生虚字和死虚字,实字则分为天文、地理、人事等等若干门。前述按照词性划分,分别属于动词和名的“笑”和“言”,用字类理论来衡量,则都属于人事门,不但不存在“失对”问题,而且对得十分工整。我们不妨再引孙逐明先生《弘扬古法是完善对偶理论的必由之路》一文中的一段话,供大家进一步思考:

(脱胎于印欧语系理论的) “词性”理论一直是当代评判对联是否合律的标准。但“词性一致”的要求使得古代偶句千姿百态、灵动飞扬的艺术风格退化了。这种违背艺术规律的举措,培养出只会写貌似工整的“死对”的一代人。

在这里,孙先生对于多年以来存在的僵化运用“词性”理论所造成的弊端进行了一针见血的批判。但如果您研读孙先生的另一篇文章《论古今对偶形式理论发展史的三个阶段》,则会发现,他对于“词性”理论也不是全然否定的。该文引用了余德泉教授在2008年呈交中国楹联学会的对联法度意见:字类相同者可以相对;词性相同者可以相对;语法作用相同者可以相对,并表示了赞赏之意。不妨再借用孙先生该文中的话做一个总结:古法新法平权互补,是完备对偶理论的有效途径。

(三)钻研权威著作和经典好联

《论语》有云:“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取乎其下,则无所得矣。”要使自己的对联文学素养有所提升,最好的途径就是抓住历代的权威著作和经典好联下功夫进行钻研。那么,哪些可算是权威著作呢?这并不难找。如果要举例,我首先想到的是梁章钜的《楹联丛话》、吴恭亨的《对联话》和蔡东藩的《联对作法》。除了这些晚清、民国的著作,我刚才特别提到了余德泉教授的《中华对联通论》。这些都是值得反复研读的。至于经典好联,那就更加不胜枚举了,上述权威著作中都搜集了不少。此外,岳麓书社出版的《清代十大名家对联集》,中国诗词楹联出版社出版的《清联三百副》等等都可作为参考。至于当代的对联精品,则可参看中国楹联出版社出版的《百家联稿》、中国诗词楹联出版社出版的《中楹百家》等等。最后,我们一起来诵读两副传世长联,领略对联文学的魅力吧。联曰:

云南昆明大观楼长联  孙髯翁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洲,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苹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莫孤负四围香稻,万顷晴莎,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侭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湖南岳阳楼长联      窦垿
一楼何奇!杜少陵五言绝唱,范希文两字关情,滕子京百废俱兴,吕纯阳三过必醉。诗耶?儒耶?吏耶?仙耶?前不见古人, 使我怆然涕下!
诸君试看:洞庭湖南极潇湘,扬子江北通巫峡,巴陵山西来爽气,岳州城东道崖疆。潴者,流者,峙者, 镇者。此中有真意,问谁领会得来?


鲁晓川简介:

鲁晓川,男, 1977年生于长沙。中国第一位对联学硕士,中国楹联学会常务理事、会长助理,湖南省楹联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对联学刊》执行主编,社科联湖南第一师范学院对联研究基地负责人,湘江书画院副院长。“中国百诗百联大赛”对联终审评委。参编《湖湘文库?湖南楹联》、《湖南对联大典》等著作,独撰论文40余篇。曾担任CCTV-3、中央数字电视书画频道、安徽经视等媒体对联文化节目的主讲嘉宾。所撰书的对联在岳麓山、湖南科技馆、贵州苗王城、四川叙永春秋祠等地镌刻悬挂。

 

相关热词搜索:对联文学 鲁小川 联艺

上一篇:名人故居联之管见
下一篇:当前对联文学的历史高度与拓展维度(上)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