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联艺探讨 > 正文

曹克定:读乔阁老“偶感”联
2009-05-04 13:19:45   来源:运城市楹联学会   评论:0 点击:

见到乔阁老(乔应甲)的《半九亭集》残卷录,让我震惊。之前,我很少看到古人的对联专集,更何谈洋洋千余副。读了集中大部分联语后,我感叹生在明朝的乔阁老的作品,竟完全与现行的《联律通则》相合,大部分的作

见到乔阁老(乔应甲)的《半九亭集》残卷录,让我震惊。之前,我很少看到古人的对联专集,更何谈洋洋千余副。读了集中大部分联语后,我感叹生在明朝的乔阁老的作品,竟完全与现行的《联律通则》相合,大部分的作品中规中矩,不仅平仄、词性、句式都很合现律,并且平仄间替也很规范。如两个分句的句子,断句处上为平仄,下为仄平。但也有例外,那就是他的“偶感”联。部分“偶感”联不仅不拘平仄,而且重字满篇,甚至整句相重,规矩大失。如:“顾泾阳名流也,一时依草附木者止于本处,犹可曰驱而强纳其中,此仅止于失言;李三才贪抚也,一时蜂屯蚁聚者遍及海内,岂可曰驱而强纳其中,此不免于失人。”不但重字重句,平仄失对,并上联落脚为平,与下联落脚平平相对,严重犯规。然而,我就是在这些不规范的“偶感”联中看到了作者丰富深邃的思想和作品广泛的社会空间。

    料想乔阁老的“偶感”联多为他请告家居期间所作,是偶而感之,率而成之,一吐块垒,不计工拙。乔阁老所处的年代,是明朝末年政治腐败,官吏多弊,民生多艰的年代。他虽在朝为官,但他刚正不阿,体恤民情,痛恨腐败。在他感到自己与腐败的政坛相抵牾的时候,个人的力量又无法回天,干脆请告回乡闲居。即使被起用升迁而数次力辞不就,甘愿沉寂十三年之久。正是在这期间,他作了大量深人的社会调查,和冷静的政治思考,使他对民生人权有了一个更透彻的了解,他的亲民反腐的思想更进一步得到了坚定。他的“偶感”对联可能就是在这一期间的心理记录,感联即感言。他虽然选择了对联这种文学形式作感想的记录,但他侧重的是感悟本身的意义,是思想的分量,而没有过多地去计较对联的格律,从而作品显得率真、自由而厚重。只有我们通读了乔阁老其他的对联作品,才不怀疑他对联的艺术含量和写作技巧。
  “偶感”虽是不定期的率尔操笔,但所涉内容之广,思想之深,不是轻易可以说透的:下面就几个方面试作探讨。

  一、世象。林林总总的社会现象,是社会的本质表现,乔阁老所感受的世象,就是那个时期的社会状况,当然也包括人的本质所暴露的迹象(这一部分是永恒的存在,随社会改善而改善,但有极大的不稳定性)。
  强暴横行孤短气;
  富豪通贿弱吞声。
    这副对联就是那个腐败社会最突出的现象,也是一切腐败社会最普遍的现象。联语深刻地揭示了社会弱势群体生存空间逼仄的因由,从“横行”和“通贿”两个方面,读者可以纵观古今与作者共鸣。
  小人骗钱,累父揞兄恣骂詈;
  君子知道,装聋作哑见含容。
  这副联不但在当时有其深刻的社会意义,而且如今也有其现实意义。联语表明道德的缺失,造成了社会的不和谐,并深层揭示出助长邪恶的因素之一:缺乏扬清激浊的力量,哪怕是社会的精英阶层,也失去了社会责任感而装聋作哑。可谓一针见血,人木三分。尤其用“含容”一词,真是讽刺得到位。
  逞势者力能罢市;
  吞声者唾可漂人。
  此联更见弱势被欺压的严重程度。
  立身有本等职分,东结拜,西攀援,徒刺着别人耳目;
  凡事有恰好道理,假廉恭,乍寒暖,掩不得自己肺肝。
  作者站在人民的立场上,对官场上的钻营谋私的丑恶现象,表示出极大的厌恶。
  还有如:
  车载斗量奴仆使;
  面是背非禽鸟心。

  那个人谁不知底;
  这样事何必问他。

  多歧世路知交少;
  减事门庭厌客频。
  等等。所有这一类作品,作者以深邃的眼光,洞察世态万象,明确地表达自己的善恶观,对社会的丑恶现象给予了毫不留情的抨击,对世态炎凉作了透彻地分析。虽然作者走人仕途,身为官僚,但他的立场始终是站在人民大众这一边而定是非的。

  二、时政。明神宗朱翊钧自万历二十四年起,派遣宦官到全国各地任矿监、税监,对人民疯狂地掠夺,引起激烈的社会矛盾。
  神宗晚年因立嗣又酿成党争。乔阁老就是在这么一团糟的政治环境里走在仕途上的。他欲力挽狂澜,在他以铁的事实参倒了大贪官李三才之后,面对朝廷朋党之争日渐加剧,他因坚持正义几遭诬陷,深深感到“一介书生十手指,独力难支”。(乔阁老联语)便采取了回避,以丁忧请告回乡家居。他的“偶感”联中,有很大一部分内容表露了对当时腐败政治的不满情绪。直言不讳地写道:
  予恨李三才,为淮抚贪横无两;
  更恨张问达,为吏部流祸于今。

  某人结党害良民,明欺天日;
  若个阴谋篡揭帖,暗泣鬼神。
  后一联虽然没有像前一联直接指名道姓,在当时的政界,笔锋所指,应该是很清楚的。
  贪边庭,饷缺兵骄,蹈海鲁连肠欲断;
  嗟言路,党奸害正,忧天杞国涕何从。

  灯节之后人寻我,十室九空难度日;
  春分之后我求人,青菜遍地易充饥。
    以上两联表明了朝廷因奸党乱政,政治腐败,造成了国力衰弱,民不聊生的政治局面,从而表达了作者沉重的忧国忧民之心。尤其有一组联,连发十问,词锋尖锐、涉及面广,大胆无情地揭露了官场各个方面营私舞弊的腐败现象,把整个一个大明帝国揭得底朝天,腐烂的五脏六腑暴露无遗。十问之后,紧接着一副:
  总之中外贪黩,纸上陈言有据;
  究竟彼此朦胧,帑金到底成空。
    对其腐败政治作了一个总结。这些联语,给他几次起用而不就作了很好的注脚,他对朝中的积弊失去了信心,对大明王朝已经失望了。尽管如此,他作为一个朝臣,为国为民的责任心没有失,他以对联的形式表达了他独力难支的忧愤。

  三、胸次。乔阁老襟怀磊落,为人为官正大光明,在朝廷上下巨大的污流浪潮中截然渭泾分明。对功名仕途看得透,看得淡,对个人祸福得失能豁朗坦然。一如他在联中写道:
  勘破世事,功名路上三杯酒;
  广开胸次,生死关头一局棋。
    他极力反对蝇营狗苟,钻营谋私,主张:
  官可阶升须渐次;
  人当品别莫钻营。
  他又在联中写道:  三才忌满满招损,惜福者不可少此警戒;
  四道好谦谦受益,进修者不可无此襟怀。
  要求人之修养须谦虚谨慎,戒骄戒躁,这样才有利于己也有利于人,这也是构建和谐社会所必需的品德。
  宦途末路难持,须朝乾夕惕,莫学那不知休,不知足,遗讥当世;
  朽质馀生有几,愿厚友懿亲,成就个不放债,不说情,谨守终身。
  这一副律己联也是劝世联。一说为人要知进退,不要贪得无厌,知足而休。一说为人要友善,要保持晚节。全联表明了作者胸怀大度,提得起放得下,仁爱大义,洁身自好的高风亮节。
  壮志未酬,西巴空自怀张咏;
  忠言无补,南渡教人忆李纲。
    这是作者的一声长叹,虽有满腹报国之壮志,但奸佞当朝,未能实现。每有忠言力谏,终因复杂的政治背景而无济于事。他把一种失落的心情与古人对接,充满了无奈嗟叹之感。
  密尔鹾池,念我父无营无染;
  廿年田里,愿后人知足知休。
    作者不但自己一生保持廉洁,还欣慰父辈清清白白做人,也希望后人谨俭不贪,真是一门明洁如月。

  四、警世。警世联充分表明了作者的社会责任感,以深刻的思想,精警的语句,引导人们认识社会,认识生活,警示人们认真面对社会和生活中的严重问题。如:
  财尽民穷,好将国事当家事;
  信心任运,莫把冰山作泰山。
  提醒人们在国家衰微的时候要关心国事,要有社会危机感,有正确的忧乐意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人有败兴,莫云作孽空过眼;
  天能计算,几见行凶没对头?
  提醒人们不要作恶,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做坏事的人总有遭到惩罚的时候。又如:
  多减少增,常使权衡在我;
  循规蹈矩,莫教笑骂由人。

  干好事莫需莫让;
  知小人无近无亲。

  治家无忽眼前事;
  守夜当防脚底人。
  这些联教人们怎样做人处世:警惕防人,他的这类联就是一句句醒世箴言。

  五、说理。说理是乔阁老联作中的重要部分之一,以他深厚的学识,丰厚的生活,敏锐的洞察,深沉的思考,创作出了很多理联,把哲理寓于常理之中。在“偶感”中就有一部分是属于这一类的。如:
  忍字难看,刀下四点,则割心之事方见能忍;
  容字大看,谷上冒头,则穷谷之处何所不容。
    用拆字联把容忍之事说到了极处,既意蕴深刻,又趣味横生。
  学堂内难于得道;
  衙门中易以溺人。
  一联说了两个理,上联说死读书,没有社会实践,没有生活和生产知识是很难有真正本事的。下联写做官有权的人,手中操着生杀大权,很容易置人于死地。这不仅代表了社会的认识,读书人自己也要认识到这一点,不要死读书,在学习文化知识的同时,要注重实践知识。做官的人要正确认识自己所在的位置,不要滥用职权,否则,最易给人民造成伤害。
  六月风霜,老少难期生死路;
  百年花月,循环断送古今人。
    此联写的是灾祸难以预料,和生死不由人的自然规律及祸福无常的道理。
  君子出言心是口;
  小人说话口非心。
    此联的观点是以诚信评定一个人,乃千古不易的道理。
  踬马愤辕缘力竭;
  恶妇破家为舌长。   借踬马愤辕来说明一个深刻的道理,凡事都不能超出极限,承受力是有限度的,如统治者对人民的压迫,越出了老百姓的承受力必然会引起反抗,诸事一理。“恶妇破家”是因为无端搬弄是非而引起家庭不和睦所致。家庭的和睦和社会的团结是全面和谐的保证。
  因怒生疑,惹出千般懊恼;
  回嗔作笑,堪消万种忧愁。
  此联写的是一个宽容的道理,有宽容才有和谐,退一步海阔天空,这是至理名言。
  青要食虎,狼虱啮鹤;
  玄龟制蟒,飞鼠断猿。
    用四种现象证明不要轻视弱小,社会的各个阶层都有其各自的力量,都可以对社会的建设或破坏产生影响,如果忽视了社会的弱势群体,将会铸成影响全局的大错。

  “偶感”联只是乔阁老对联作品的大厦之一角,他的对联作品洋洋大观,其内涵丰富,思想深刻,个性鲜明,笔笔见人品,处处见襟怀,作品与他的政治见解,为官作风,为人品格和人生轨迹是相印合的。乔联不仅有很强的社会性和艺术性,而史料丰富,知识渊博,生活面宽,思想性厚,在联坛上其文学价值和历史价值,我们应予以一个极高的定位。
    我认为乔阁老以联写史,以联论政,以联叙事,以联说理,以联警世,以联明志,以联言情,如此全面的内容借重对联表现出来,就已经在文坛上把对联艺术推上了很高的地位。他对联坛的贡献就是第一个把对联摆在了文学的正位,是为数不多的用对联的形式进行文学创作的作家。

相关热词搜索:乔应甲 半九亭集 曹克定

上一篇:陈树德:从“是不是对联”说起
下一篇:“两行文学”的发展与繁荣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