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胜古迹 > 正文

檀道庙里的雌雄双柏
2016-01-19 09:49:06   来源:   评论:0 点击:

 

檀道庙里的雌雄双柏


核心导读

在中国人的文化认知中,但凡有古树的庙里,两者都是无法割裂的。尤其是千年庙宇与千年古树,各自的历史交相辉映,为人们呈现出一段值得称道的故事。

在芮城与平陆交界有一座供奉观音的庙宇——檀道庙,该庙一半属于芮城,一半属于平陆。而庙里的两棵柏树,当地人称“周柏”,意为周朝的柏树,也分属不同的行政区域。4月9日,记者前去寻访这两棵千年柏树。

从运城出发,沿通往垣曲的盘山路,翻过中条山,到达陌南镇。之后,朝檀道村方向行进。还没到达目的地,同行的陌南人张健指着不远处说,那就是你们要找的古树。记者向前望去,果然有树“鹤立鸡群”。

从“虞芮让畔”到《诗经》里记载的伐檀道路,从千年檀道庙到千年“周柏”,走近“周柏”及檀道庙,这里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值得今人细细品味。


《诗经·魏风》里伐檀的发生地

“周柏”所在的庙宇为檀道庙,缘何被称为檀道庙,是因为这里古为伐檀的必经之地。

历史的车轮行驶至春秋时期,今芮城境内的芮、魏两国的疆域发生了变动,今芮城县的大部分领土为魏国地域,今天的檀道庙一带亦属魏国。

当时檀道庙南边的中条山一段,盛产檀树。檀树分为青、黄、紫三个品种。青檀木质坚硬,为建造宫殿的上等木料,更是古代制作车轮的绝好材料。在今中条山东端的沁水县还有少量的青檀。


▲高大挺拔的“周柏”  景斌 摄

黄檀在今北方已不存在,仅生长在福建、江西一代,形状类似于今天的古槐。紫檀为贵重的木料,目前只生长于亚热带气候的广西南部。

当时的中条山上主要有青檀和黄檀。魏国的国君经常派人去山上伐檀,久而久之,就有了伐檀之道,故有“檀道”这个名字。而檀道庙就取自此名。

关于伐檀之举,在《诗经·魏风·伐檀》上有记载: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坎坎伐辐兮,置之河之侧兮。河水清且直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亿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特兮?彼君子兮,不素食兮!坎坎伐轮兮,置之河之漘兮。河水清且沦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囷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鹑兮?彼君子兮,不素飧兮!

译为白话文为:叮叮当当砍檀树,把树堆在河岸上。河水清清起波纹。既不耕种不收割,为何取稻三百束?又不上山去打猎,却见庭中挂貉肉?那些贵族大老爷,从来不会白吃饭。叮当砍树做车辐,把树堆在河旁边。河水清清起直波。既不耕种不收割,为何取稻三百捆?又不上山去打猎,却见庭中挂兽肉?那些贵族大老爷,从来不会白吃饭。叮当砍树做车轮,把树堆放在河边。河水清清起环波。既不耕种不收割,为何取稻三百束?又不上山去打猎,却见庭中挂鹤鸿?那些贵族大老爷,从来不会白吃饭。


“虞芮让畔”里的和合文化

“周柏”所生长的地方,是古时“虞芮让畔”发生地,这一故事亦被司马迁写入《史记·周本纪》中,演绎为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虞芮让畔”的故事发生在商末,今芮城境内有个芮国,今平陆境内有个虞国。如今的檀道庙附近古为虞、芮两国的分界。古芮、古虞两国在其交界常常发生土地纠纷,甚至兵戎相见,久争不绝。

此时的周文王因为政绩颇佳而做了商朝西方诸方国的方国之长,芮、虞两国的君主便同行到周国,请周文王评理。二人进入周国的地境后,发现路上的年轻人帮助头发斑白的老人拿东西,男女各走一边,分开而行。又见路边耕田的农夫们,相互让畔。二人夜宿周国,发现周民们夜不闭户,道不拾遗。进入周的朝廷,发现地位低的官员,礼让地位高的。于是两人大为感动,以争为耻,便不再找周文王评理,相约而返,来到争畔处,变争为让,结果将两国原来接壤的这个垣,全部闲置起来,皆不在这里收税,此地百姓无不感激二君的洪德。后人将这道垣称为“闲原”,也称“闲田”。

关于闲原的范围,北魏的郦道元在其《水经注》里作过结论:为东自平陆县南候沟涧,西至芮城县浢水涧,东西十五里,南北二十余里。

时间过去两千多年,至今当地百姓介绍自己时,还会说,我是闲原人。

当时的政局,百里为国,方国林立,其中有的奉行传统的伦理道德而依旧顺从商纣王,有的则倾心于周文王的“仁政”“和合”精神。和合的和,指和睦、和谐、想和,合指合作、合力、融合。当时更多的方国都持举棋不定的观望态度。

虞、芮二君由争变让的消息传到周国后,周文王对二君的和合精神大为褒奖,将其精神弘扬天下。这件事在当时产生了巨大的轰动效应,一时间,归顺周文王的方国多达四十多个,于是虞芮二君便成了拥周弃商的榜样。


雌雄双柏曾现“雄狮”奇观

刚入檀道庙,就见到了两棵挺拔的“周柏”,檀道庙的管理员孙政波说,两棵“周柏”分雌雄,西边的柏树为“雌”,东边的柏树为“雄”。看记者有些好奇,他解释,西边的柏树每年结籽,有时树籽被风刮到屋顶,就在屋顶生根发芽。而东边的柏树因为不结籽被称为“雄柏”。

孙政波指着树冠让记者看,他说以前两棵树冠相合的形状像一头雄狮,狮头朝东,由东边柏的树冠组成;狮尾朝西,由西边柏的树冠组成。“很漂亮,风一吹,树冠摆动,树上的‘狮子’摇头摆尾。”孙政波语气中有自豪,也有无奈,这样的景象,自1973年之后就见不到了。

千百年来,“周柏”同檀道庙一样,同属于芮城、平陆管理。民间约定成俗的是,西边的柏由芮城人照看,东边的柏由平陆人照看。1973年,芮城县一名官员想要用柏木改板,便派人前去伐树。此举遭到平陆人民的强烈反对,在村民的干涉下,伐树行为被制止,两棵千年柏树得以幸存。

当年伐树的行为让东边的柏树大伤元气,如今这棵巨大的古树紧靠当年幸存的一小块树皮生存。“太可惜了!”孙政波抚摸着树身说。

每年农历三月十八,檀道庙举行盛大庙会时,都会吸引来自周边省市的上万人,上香祈福,抚摸“周柏”,以求得好运。细心的孙政波还在树身上缠了一圈红布,用以保护树身。

这两棵历经千年风雨的柏树,已被当地人作为一种神祇,用来寄托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所以对柏树的保护,已经渗透到当地人世世代代的骨子里。

孙政波指着脚下的格子砖告诉记者,几年前,村里人为方便香客祈福,将脚下的土地铺成柏油路,可是没几个月,发现柏树的树叶开始发黄、掉落。孙政波说,“就像病了一样”。村里人请来林业专家过来给树“看病”,专家建议将树下方圆十来米内的柏油路拆掉,因为密不透风的地面,阻止了古树吸收水分,也妨碍了古树的“呼吸”。

于是,村里人将路面换成既方便游客行走,又利于古树生长的格子砖。孙政波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没几个月,柏树又焕发生机,“病”好了!

上千年的“周柏”与檀道庙里新栽的柏树相比,越发显得高大挺拔。如果说站在远处不能强烈感受千年光阴在古树上留下痕迹的话,那么站在树下,抚摸树身,仰望头顶遮天的树冠,你会惊叹时间的伟大,你会惊叹生命的雄伟,你会惊叹岁月的古老。时间更迭多少代人,而树却像一个永恒的存在,尽览世事。

 

相关热词搜索:檀道庙 雌雄双柏

上一篇:天下都城隍
下一篇:石评梅纪念展馆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总排行
频道本月排行